第二百八十七章 我做了什么吗?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太阳还没完全升起的时候,东瓯市市区一片朦胧,冬季早晨薄薄的雾气,让秦风在即便没有交警的情况下,也不得不把车子开得死慢。苏糖坐在副驾驶座旁,悠然地吃着早饭,这种大白天坐车外出的待遇,她早就想试试看,只可惜王艳梅和秦建国永远只在下午驾车外出,所以直到今天,苏糖才总算过了一把有钱人早起自驾行的瘾。

    “地上都湿乎乎的,你们怎么打球啊?”苏糖喝着温热的牛奶,随口问秦风道。

    今天苏糖穿得很严实,浑身上下能遮住的地方全都遮住了,只是最近这段时间新买的衣服实在是一分钱一分货,保暖之余还有贴身塑型的作用,相比平时多穿了两件,反倒更加突出她的身材,照样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秦风眼神很贼地从苏糖的胸前扫过,无意识地做了个舔嘴唇的动作,淡淡回答道:“天气预报说今天大晴天。”

    “天气预报的话你也信?幼稚不幼稚?”苏糖果断用她正处在青春叛逆末期的思维反驳道。

    秦风满脸从容地耍贱道:“我幼稚,我还小,大姐姐,我要吃奶(nie)奶(nie)。”

    苏糖听得一笑,一只手拿着牛奶瓶,嘴里咬着吸管,另一只手想都不想就抬起来,重重地在秦风脑袋上按了一下。秦风猝不及防,车子在路上来了个S形走位,差点开到墙上去。

    好在早上路况不错,秦风有惊无险地稳住车子,转头看看苏糖,见她脸色煞白的模样,满肚子的火气顿时没了,唯有无奈道:“大姐,咱们能不能别老玩这种殉情的游戏?”

    苏糖嘟了嘟嘴。

    秦风叹了口气。

    都说年龄大的男人养女人就像养女儿,可到了他这儿——秦风觉得自己就像是在照顾宠物,任由苏糖怎么乱来。就是没办法骂出口。

    车子继续前行,很快就来到了湖滨路。

    秦风倒不是来接袁帅的,只不过袁帅刚巧把地点约在了离他家很近的湖滨体育馆。

    对于秦风和苏糖来说,湖滨体育馆应该是一处非常熟悉的地方。东瓯市的老城的文体基础设施建设极其薄弱。以秦风所住的城西这一片来说,2000年之前,一直就只有这一处可用于举办综合性体育比赛的场馆。秦风从小学到高中,每一年学校都会租用这里的场地办校运动会。

    没一会儿,车子就到了体育馆门前。

    秦风像这年头绝大多数司机一样不讲公德。直接把车停在了人行道上。

    苏糖披上外套从车里下来,看着体育馆入口处那两扇小得可怜的铁板门,轻声叹道:“我都没从这里进去过。”

    “你以前没参加过比赛吗?”秦风问道。

    “没有。”苏糖摇了摇头,“我都是在看台上看别人的。”

    秦风听苏糖这么说,忽然间恍然意识到——好像自己也是当了整整12年的观众。

    体育馆的铁门旁开着一扇小门,秦风和苏糖从门里进去,马上就被一个大概60来岁的大爷喊住,每人2块钱交了门票钱,这才得以体验一下“运动员”的感觉。

    走进场馆,仿佛盆地的体育场比外头更加雾气蒸腾。

    秦风抬眼四望。愣是没瞧见半个锻炼的人影。

    不过想想也是,大冷的冬天,又是这种年久失修的体育馆,谁会大清早特地跑来遭这种罪?

    正想着,不远处却传来了篮球砸篮板的声音。

    秦风和苏糖循声望去,只见飘渺的雾气中,一个硕大的块头,正动作相当蹩脚地在玩着球。

    “我去,你来这么早?”秦风大喊道,然后慢慢走近。发现果然是袁帅。

    袁帅拿住了球,走到秦风和苏糖跟前,不敢直视越发显得漂亮的苏糖,笑着对秦风道:“我刚到没一会儿。你们走路过来的啊?”

    “开车。”秦风道,“停在门口了。”

    袁帅笑道:“哪天被交警抓了,我看你怎么哭。”

    秦风玩笑道:“被交警抓有什么好哭的,顶多就是罚款,爷有钱,不怕。”

    苏糖这时环顾四周。见四下没人,颇觉扫兴地说道:“这里人好少啊,一点锻炼的气氛都没有。”

    袁帅道:“等一会儿人就多了,我最近几个星期都在这里打球。”

    秦风上下打量了袁帅一遍,奇怪道:“你这个月好像也没瘦下来多少嘛,你减掉几斤了?”

    “唉,这事就别提了。”袁帅道,“我们学校教练,让我先别急着减肥,他说最好是先把体力练上去,这样等到明年打比赛的时候,身体优势才能发挥出来。我这个月一直跟着学校的田径队在练呢,每天就是跑步,体重没减掉多少,不过我自己觉得肉变得结实多了。”

    秦风笑道:“要不要我帮你给静静汇报汇报?”

    “汇报什么啊……”袁帅立马扭捏起来,运着球跑到篮下,冲秦风喊道,“来,来,咱们先一对一来一把!”

    ……

    秦风和袁帅,一个毫无身体天分和竞技精神,一个从小到大连球都没摸过几次,玩起一对一的画面有多难看,简直用小脑都能想象出来。可偏偏苏糖在一旁看得还挺高兴,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冲进场中央,和两个人一起玩起了砸篮筐的游戏。

    可怜那年久失修的篮板,本来就摇摇欲坠,这几天碰上气温骤变,木板的脆性一上来,每被秦风他们仨砸到一下,就仿佛有塌下来的危险。

    三个体育盲本着强身健体、重在参与的心情乐乐呵呵地玩了十几分钟,体育馆里终于又迎来了另一批年轻人。

    “胖子,今天带朋友来玩啊?”隔着五六米远,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年轻朝袁帅喊道。

    袁帅停下来,满脸憨厚地回答道:“是啊。”

    可秦风和苏糖却像是恍若未闻,秦风把球扔给苏糖,苏糖双手托着球,兴高采烈地重重推了出去。砰的一声响,篮球重重砸在篮板上,反弹向了跟袁帅说话的那个小年轻。

    小年顺手一伸。轻轻接住球,然后动作轻盈而娴熟地运球过来,很质朴地来了个三步上篮,把球搁进篮筐后。扭头一看苏糖,忽然懵逼了。

    他盯着苏糖,失神了整整3秒有余,旋即露出非常夸张的表情,转头大声问袁帅道:“胖子。这个美女是你朋友?”

    “我朋友的女朋友。”袁帅指了指秦风。

    小年轻闻言一怔,这边他的一群同伴已经走上前来,跟看国宝似的打量起了苏糖。

    苏糖皱了皱眉头,走回秦风身边。

    那四五个小年轻倒也不好意思表现得太过火,互相之间眉来眼去地传达了一下各自内心的猥琐心思,就装作不在乎地把视线从苏糖身上移开。

    领头的那个小年轻马上嚷嚷着要打半场比赛,不过算上秦风和袁帅,人却多出一个。

    秦风没兴趣玩,就主动让出位置,只打算看看。

    场上6个人。3对3玩5个球一局。

    袁帅被分到领头小年轻的那一组,听几个人叫喊着,秦风知道了那个小年轻名字叫“阿超”。

    阿超的球技显然是这群人里最拔尖的,而且身体素质肯定也比秦风高出几个档次,能跑能跳,能突能投,加上还有袁帅时不时给他当挡拆的肉盾,没一会儿功夫,阿超就一个人拿下4分,零封了对手。因为没有替换的队伍。袁帅他们打完一局,就能马上接着开第二把。阿超带队连胜5把后,自己也觉得没劲了,便喊秦风道:“帅哥。要不要来玩一会儿?我跟你换!”

    秦风笑着摆摆手。

    阿超笑道:“放心,我不会趁机把你女朋友抢了的!”

    秦风呵呵道:“我不会打球,你们玩吧,我看着就行。”

    正说着,外头又来了两个人。

    一高一矮。高个子倒也不算顶高,身高和袁帅比还是稍差一点。但目测至少185的高度,在这里依然是稳稳当当的第二海拔。不过体型就弱了很多,精瘦精瘦的,纯粹就是一竹竿。竹竿兄见到袁帅,不由露出震惊的神情。他边上那位身高还不如秦风的小矮个,更是忍不住用夸张的语气叹道:“我靠,这体格太强了吧。”

    阿超见到来人,立马来了精神,喊道:“刚好,可以组三队了!”

    瘦高个和小矮个敏锐地发现了站在场外的秦风,以及秦风身边的苏糖。然后他们俩很有男人风范地直接无视了秦风,盯着苏糖看了几秒后,转头高低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发出了一个音:“哇……”

    秦风无语地苦笑了一下。

    阿超却迫不及待地要重新组队。

    秦风架不住场面热闹,无可奈何地上了场。

    9个人围成一个大圈,阿超捧着球转,篮球上的针孔转到谁,谁就出列,半分钟的功夫,三支队伍就被重新分了出来。秦风走运,和袁帅还有竹竿兄分到一组,然后通过罚球,先滚下场等着。

    竹竿兄的交际能力不错,回到场下,很快就和秦风攀谈起来。面对苏糖,也不像袁帅那么不好意思,只是那种莫名其妙的,仿佛能分分钟把苏糖拿下的自恋,让秦风觉得有点好笑。

    “风哥,你什么学校的?”自称“阿菜”的竹竿兄,在跟秦风自报家门后,问起了秦风的来路。

    秦风想了想,回答道:“五中。”

    “五中?那是职高吧?”阿菜眼中多了一丝得色,又指着苏糖问,“你女朋友也是五中的?”

    苏糖觉得智商受了侮辱,马上抢着回答道:“我不是,我是十八中的。”

    阿菜点点头,然后自以为是地推测道:“那你们是从初中就开始了?”

    “对。”秦风随口扯谎话。

    阿菜表示羡慕道:“感情这么好,在两个学校也能坚持……”

    秦风笑道:“又不是两个城市。”

    阿菜还想接着问,秦风却先转头问起了袁帅:“你和他们认识?”

    袁帅看着打得比平时不知道卖力多少倍的阿超,回答秦风道:“不算认识,就是最近这几个星期六、星期天,偶尔在这里碰到。”

    “你平时是自己一个人来的?”秦风又问。

    袁帅摇摇头:“平时我都是和班上的同学一起来的,今天他们说不来了,我才叫的你。”

    秦风表示理解地微微点头,打球这种事,他确实还是当备胎比较好。

    底下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时候,阿超正开着鸡血模式,靠单打能力肆虐四方。

    防他的那个小矮个几乎起不到作用,阿超每打进一个球,就故作潇洒地做点小动作,当中难免也有发力过猛的,比方很夸张地把他的那一头长发往后梳,看得秦风忍不住在心里锤地。苏糖就更看不下去,干脆把头撇到一边,小声跟秦风嘀咕道:“真受不了啊,比我学校里那些男的还傻……”

    阿超一边耍帅,一边切菜,分分钟就让矮个子那一对下了场。

    “艾佛森,你今天水平没打出来啊!”阿菜笑着对下场的矮个子说道。

    矮个子摆摆手,指着阿超道:“这家伙风格克我。”

    阿超闻言,相当臭屁地说道:“不是风格克你,我是技术和身体全面压制你。”

    矮个子表示不屑地呵呵一笑。

    阿菜上了场,袁帅紧跟其后,秦风磨磨蹭蹭地到了位。

    出于控球后卫必须是矮子这种错误的观念,秦风一上场就拿到了球。

    阿超显得相当兴奋,上来就一对一单防秦风。

    然则秦风丝毫不爱惜球权,拿球运了两下,直接扔给了袁帅。袁帅技术糙归糙,可好歹也听过几节比较专业的战术课,一看自己位置不好,又传给了阿菜。阿菜虽然不是高手,但好歹是老鸟。仗着身高优势,他贴着防守人就往篮下硬挤,打算来个生吃。阿超见状,赶紧回去包夹。却不想阿菜眼疾手快,又把球扔回给了秦风。

    “空了!”阿超假装自己很专业的样子,大声喊道。

    话音刚落,对方三个人全都扔下自己的防守对象,朝着秦风扑了过来。

    可秦风压根儿就没打算投篮,简简单单一个基地传球,篮球直奔篮下,袁帅捡到了球,轻轻松松朝篮板上一砸,皮球应声蹦进了筐里。

    阿超被秦风的反应吓到了,他转过身,愕然问秦风道:“你跟我装不会玩是吧?”

    秦风有点不理解,很认真地反问道:“我刚才有做了什么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