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初级贫富差距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太阳出来了,冬日和煦的阳光,很快蒸发掉了晨间湿漉的雾气,体育馆完全露出其宽阔真容的时候,秦风所奋战的球场前后,不知不觉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几十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牲口,或刻意或假装无意地以苏糖为中心辐射散开,站定位置后,似乎就没打算再离开。所有牲口都在偷瞄苏糖——以看秦风打球的名义。

    秦风今天显然是打得欢乐过头了,出汗的感觉让他觉得通体舒透,最关键的是,随着他和袁帅还有阿菜的配合越来越好,基本上没有别的队伍能干掉他们。对于秦风来说,能在竞技场上取得如此辉煌的连胜,绝对有里程碑意义。他甚至有点感慨,为什么自己前世没有经常性跟别人去打球。只要给他几个大个子,外加一群平均身高相当不咋滴的对手,篮球还是很好玩的嘛!

    “真不要脸啊,出了空位还不投,一直这么往篮下打有什么意思?”

    “纯粹靠两个个高的嘛,单比技术,他绝对不是阿超的对手。”

    “这还用你说啊,运球动作都不连贯,只会传传球……”

    几个被打败了小屁孩,回到场下嘴里抱怨不断。

    在他们抱怨的同时,秦风已经和阿超开启了今天早上的不知道第几场。

    纵然秦风的打球方式和散步没什么区别,但以他的体力,此时也很明显地感到了吃不消。

    “乐乐,这把打完就回家。”秦风冲袁帅喊道,一边继续不要脸地把球传给他。

    阿超用一个近乎犯规的动作抵住袁帅的身体,从体型上来看,纯属螳臂当车地希望把袁帅拦下来,而他新找来的两个强力队友,也一防一地死盯着秦风和阿菜,绝不给袁帅把球传回来的机会。只是这种努力显然只是徒劳,当袁帅将球高高抛起,铿然撞向篮板。下一秒抢到篮板球的,依然是身高臂长的阿菜。

    场下顿时一片嘘声。

    然后在嘘声中,阿菜把球扔进了篮圈。

    5比1,秦风三个人。再一次轻松刷掉了对手。

    “走,回家。”秦风说话算话,径直走向苏糖。

    可没走出两步,却听阿超喊道:“喂,我们一对一打一场吧。”

    秦风转头看了眼阿超。略感疑惑地微笑问道:“你在跟我说话?”

    阿超点点头。

    秦风呵呵一笑:“我打不过你。”

    “呃……”阿超满肚子的憋屈,瞬间从肚子里往下蹿得更深了一些,心塞成了便秘。只是就这么让秦风走了,他又实在是心有不甘。

    一直以来,阿超都觉得自己的球技很不错,如果老天爷给他180公分的身高,他可以进国家队,如果是190公分,他就可以进NBA。他一直都是这么想的。然而今天,他却在大庭广众之下。输了一个菜鸟4回。阿超觉得,这简直有辱他毕生的声誉——虽说对于一个实际上连校队都没进过的家伙来说,他压根儿也没有什么声誉可言。

    “随便玩几个吧,就打3个!”阿超不依不饶,跑到秦风身边。

    “不打了,没气力了。”秦风丝毫没有给阿超面子,朝苏糖使了个眼色,苏糖立马乖巧地跟了过来,加上一旁的袁帅,三个人并排朝场外走去。

    个别拿苏糖意|淫了半天的牲口。这才恍然大悟,感情美女不是阿超的女朋友,而是那个利用高度干死技术流的秦风的。

    简直没天理啊!

    不是说好的,只有球霸才能找到美女女朋友的吗?

    死菜鸟破坏宇宙规则啊!

    秦风三个人径直往前走。阿超见没指望扳回面子了,只能退而求其次,问秦风道:“你明天早上来不来?”

    “看情况吧。”秦风道,又转头问袁帅,“乐乐,你明天早上还玩吗?”

    袁帅迟疑了一阵。摇头道:“不来了,先休息一天。平时每天都要训练,周末总该歇歇。”

    阿超闻言一怔,问道:“你训练什么?”

    憋了一个早上的袁帅,这下终于逮到机会,面露得色道:“篮球,我是校队的。”

    阿超不由心下感慨,轻轻点头道:“果然还是身体比较重要啊,我们就是把技术练得跟乔丹似的也没用。”说得好像自己真能把技术练到世界顶级一样。

    秦风乐呵着没有搭话,阿超却仿佛没有要停步的意思,竟跟着秦风三个人,一路走出了场馆。

    从大铁门出来,阿超忽然对秦风道:“哥们儿,我叫周超,认识一下吧。”

    秦风看他一眼,一边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对着停在路边的车子一按,哔哔两声响过,在周超愕然的目光中,秦风微微一笑,道:“我叫秦风,有空再玩。”

    说着,走到路边,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座。

    “我操……”周超张大了嘴,眼睁睁瞧着苏糖和袁帅前后进了车。

    他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秦风潇洒地调转车头开上马路。

    车子很快就驶出了周超的视线,当周超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时,刚才在篮球场上的那点心理不平衡,已然彻底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他对人生的思考。

    同样是人,为什么差别会这么大?

    周超紧皱着眉头,面对日渐拉大的社会贫富差距,内心中产生了深深的忧患和焦虑。

    焦虑了老半天,才拖着萧瑟的背影,慢步回头走去。

    走了几步,转头看了眼边上的小卖部,闪念间想给里面的朋友买几瓶水,可等他走到店门前,却脱口而出道:“给我一瓶醒目。”

    “还要别的吗?”老板问道。

    周超很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要。”

    ……

    “我们下次换个地方吧。”坐在车里,苏糖对秦风道。

    “怎么了?”秦风问道。

    “这个地方……不正规。篮架都这么破,也没有地方可以坐下来。”苏糖道。

    “行啊。”秦风对湖滨体育馆没有半点留恋,又问袁帅的意见道,“乐乐,下回去市体育馆吧,我去办张卡,你什么时候想打球,打个电话给我,我来接你。”

    “好。”秦风安排得这么妥当,袁帅当然一口答应,然后想了想,又问道,“办张卡得多少钱?”

    秦风淡然道:“撑死了也就几百块吧。”

    苏糖和袁帅更淡然地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