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章 违章建筑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你这里得多放一个灭火器。”

    站在厨房前狭小后院的水泥流理台前,街道领头的年轻人指着墙面说道。后院的门边,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食客,把进门的路堵得严严实实。显然刚才“店长vs街道”的戏码并不好看,这会儿秦风这个正主来了,才真叫戏剧高|潮。

    “这里还用放灭火器?”秦风颇有些无法理解,解释道,“我这边两个厨房里都有放灭火器了,这里干嘛还要放?而且也没地方可以放啊!”

    “怎么没地方啊?挂墙上不行么?不就是打个钉子的事情?”边上一人插话道。

    领头的也跟着补充:“你这个玄关是连通两个房间的地方,属于逃生过道,除了灭火器,还得装个应急灯。”

    秦风多看了这哥们儿一眼,无语道:“同志啊,我这边每天晚上都开着照明灯,那盏照明灯的功率很强,能从外面照到里面来的。你看,我这门上都还有监控探头,要是这里晚上看不到光,我也不会把探头装在这里是不是?”

    “这不是看得到、看不到的问题,这是要求你知道吧?文件上写了的,我们也是按照规矩来办。”领头的人倒是态度不错,语气上很平和。

    秦风磨了磨牙,“同志……那个,你叫什么什么名字?”

    “我?”领头小年轻微微一怔,道,“叫我阿楚就行。”

    “楚楚动人的楚。”街道一行人中有人贱贱地来了一声,引起了一阵轻笑。

    阿楚表情扭曲地两下,秦风问道:“楚哥,我这么叫你行吧?”

    阿楚点点头,秦风赶紧接着说:“楚哥,就应急灯和灭火器是吧?没别的问题了吧?”

    “别的问题啊……别的问题……”楚哥怀里捧着一大摞也不知道是干嘛用的表格,另一只手拿着笔,跟敲木鱼似的在表格上敲着,然后御步轻移,往门外走去。围在外头的食客们相当给朝廷鹰犬面子。非常懂事地让开一条道来。几个街道办事的人从院子里鱼贯而出,秦风紧跟在他们身后,刚走出院门,忽然就听阿楚迟疑地来了句。“你这个后院是自己搭的吧?这边的墙和屋子,我记得不是连着的啊。”

    秦风心里咯噔一声,旋即矢口否认道:“我这店是租的,原来是什么样子,我也不太清楚。”

    阿楚却完全没把秦风的话当回事。而是转头问身边的同事:“这墙和房子,原先确实没有连着的吧?我以前读初中的时候,都是从这边的小巷子里走的。”

    几个街道马仔中有土著点头附和道:“对,没连着的,这个后院的门是他自己搭的。”

    阿楚闻言,马上就对秦风道:“你这个是违章建筑啊,要拆掉的!”

    秦风惊声道:“你们不是查消防的吗?”

    阿楚呵呵笑道:“都是街道工作嘛,看到了我们当然要汇报上去,举手之劳。”

    劳你妹妹啊……

    秦风心里直犯嘀咕,阿楚身边的土著又用东瓯方言问秦风:“你这二楼也是自己搭的吧?那个多出来的房间。我以前都没看过。”

    秦风道:“楼上装个卫生间都不行?”

    土著回答:“建设局没批过就不行。你楼上也要拆。”

    秦风深吸了一口气,没有马上回答,与此同时,脑子里飞快翻转着,寻思着该怎么应付街道的这群老爷。阿楚眼里没有秦风,自顾自地走到前台,他抬起头,多看了静静一眼,然后把怀里的表格往台前一放,从中抽出一本。喊秦风道:“老板,过来签个字吧。”

    秦风走到阿楚身边,低头看了那表格一眼,皱眉问道:“这是什么?”

    “责任书。”阿楚回答道。

    “什么责任书?”秦风追问。

    “就是消防安全的责任书。”阿楚说明道。

    秦风想了想。犹豫着接过阿楚递给他的笔,盯着那责任书问了句废话:“签这个有什么用?”

    阿楚笑道:“这就相当于一个声明,万一你这里着火了,可以证明我们街道是来检查过的。”

    “哦……”秦风恍然大悟,感情这玩意儿不是业主的责任声明,而是街道的“合法合理推卸责任证明单”。话说这年头在机关单位里混口饭也是不容易。时时刻刻都得提防底下的小民有意或无意的作乱,砸了他们饭碗。

    “喏,这里,这里,还有……哦,这里不用签了,你们店长刚刚签了。”阿楚翻着那订成整本的表格,指引着秦风签字画押。

    秦风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旧社会,机械地把这几个字签完。

    阿楚收回这本完工的表格,交给边上另一个人另作保管,心满意足地当着秦风的面对自己的同事道:“今晚收获不错啊,搞定好几个了。”

    秦风听得嘴角抽抽,目送这几个人拐过前台,还没缓过劲来,就听小店另一侧又传来他们的声音。

    “这间小房子也是违章的吧?阿楚,这个也要报上去吧?”

    “当然报啊!”

    秦风面无表情地站着没动,木然接受着来自客人们眼神略显幸灾乐祸的目光。

    几分钟后,等送走这批基层老爷,秦风一声不吭,默默地上了二楼。

    他把所有的门窗全都关好,然后给江耀华打了个电话。

    江耀华现在就是秦建业的直属马仔,他们中间大致上存在这么一个关系——秦建业身为区工商局的副局长,职务级别是副科级,也就是理论上最低级的正式国家干部,正宗的九品芝麻官。照理说这么低级的官员,是没资格配秘书或者助理的,但偏偏身为区政府下属一个重要部门的副官,秦建业平时要管的事情又很多,所以秘书或者助理,又是不配不行。于是在这种需求和规矩的矛盾下,局办公室副主任,好歹也是堂堂的副股级,就应势成了秦建业的隐形秘书和助理,既巧妙地避开了国家规定,又满足了秦建业的工作需求。不得不说,这样的职务设置,确实体现了政治智慧。

    “华叔。”秦风拨通了江耀华的手机,简单地用三两句话把事情讲明白。

    江耀华听完,马上就问:“你那边是属于江滨街道吧?”

    “是。”

    “你马上来我这儿,我现在在龙华大酒店,正在和他们街道的人的吃饭。”(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