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前狼后虎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龙华大酒店位于东瓯市闹市区最繁华的地段,最初开门营业的时候,生意之好可以用门庭若市来形容,但20年后,这间屹立在城市心脏的酒店,几乎就要到倒闭的边缘。这位酒店的老板,输就输在足够聪明,但又聪明得不够妖孽。他在东瓯市地价尚便宜,并且餐饮业极不发达的时候买地建楼,却又万万没预期到社会发展的速度。随着东瓯市城区的迅速扩张,以及随之而生的全新商业模式的开启,龙华大酒店的地理优势在短短十几年时间里就被蚕食得一干二净,在人人有车的年代,对于爱吃的人来说,他们才不在乎多花几个油钱蹦跶到老远的地方去尝鲜。龙华大酒店没能跟上时代的脚步,其结果就是被时代一脚踹飞。

    秦风驱车来到龙华大酒店,好不容易才找到停车位之后,脑子里飘过了以上这段内容。

    05年的龙华大酒店还不像10年后那么萧条,过年期间灯火辉煌的样子,别说是酒店老板本人,就算是秦风这个重生者,也无法用肉眼看出它的经营中存在什么致命的漏洞。

    在温煦如春的暖气中,秦风直奔江耀华所在的包厢。

    几分钟后,当他推开包厢的门,差点没当场被里头的二手烟给熏死。

    秦风丝毫不掩饰地以手作扇,在鼻子前扇了两下。

    “来了啊,阿海,这是建业的侄子。小风,这是你海叔,跟你小叔是初中同学。”江耀华笑着招呼秦风,不等秦风坐下来,就先给秦风和江滨街道的这位老爷互相做了介绍。

    秦风走上前,喊了声海叔,透过屋子里那层蒙蒙的烟雾,他飞快地打量了海叔一遍。

    如秦风想象中的一样,海叔的外形和绝大多数中年基层公务员一致,有着典型的生活惬意但又不失工作强度的中年男人应有的身材。圆脸,好气色,以及长着一个微凸但又大得不算厉害的肚子。

    海叔手里夹着根烟,半点没有要照顾秦风的意思。笑盈盈地继续抽了一口,正对着秦风的脸就把废气从鼻孔里排出来,然后用充满烟味的口气问道:“刚才谁去查的你的店啊?”

    “不认识。”秦风道,“领头的那个名字叫阿楚。”

    “阿楚今晚加班啊……”海叔微微点头,也不知是在自问还是在回答秦风。然后接着又道,“你的店被查出什么问题了?”

    秦风言简意赅:“违建,说让我拆了。”

    “违建?”海叔乐呵呵地笑了,“面积大不大?”

    “楼上楼下加起来,估计有五六十个平方吧。”秦风回答道,紧跟着又自我辩解道,“不过我那家店的位置很偏,违建的地方也不妨碍交通……”

    “你不用跟我说这个。”海叔不等秦风说完,就摆了摆手,打断道。“真要有人要拆你的房,你就是再多理由和借口都没用。你这个东西是违章了,查到了,就算你自己倒霉。”

    秦风闻言一怔。

    海叔马上又说:“不过你放心,你这家店轮不到街道来拆。出今天是去你那里查消防的吧?”

    秦风点了点头。

    海叔呵呵一笑,掏出手机,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这个阿楚,手这么长。”说着,就当着秦风的面,拨出了一个号码。

    秦风转头看看江耀华。

    江耀华含笑不语。

    等了三五秒。海叔拨的号接通,秦风便听他大声说道:“阿楚,你现在在外面检查是吧?我这里有个熟人,刚才被你查了。地点……那个……”海叔用眼神向秦风示意。

    秦风赶紧道:“十八中后巷62号。”

    “十八中后巷!”海叔得了准信。继续朝阿楚喊话。

    电话那头,阿楚站在路边回忆了半天,才回想起来秦风的那家店,回答海叔道:“严主任,那家店违建啊,私建了后院。楼上也私自加盖,最离谱是居然在路边搭了一间小屋……”

    “这些不用你管,他消防有没有问题?”海叔很霸道地问话道。

    阿楚不甘心地支支吾吾回答:“消防倒是没什么问题……”

    “没问题就过!违建关我们综治屁事啊!”海叔冲阿楚喊着,然后朝秦风咧了咧嘴。

    “那我们不用上报了?”阿楚弱弱地反问。

    “报个屁,年前搞强拆,良心还要不要了?”海叔玩笑道。

    郁闷的阿楚挂断手机,边上马上有人问道:“阿楚,严主任说什么,让我们下班吗?”

    “下个屁。”阿楚把手机往口袋里一塞,朝左侧一位临时工招招手,吩咐道,“把刚才十八中后巷那家店的东西拿出来。”

    临时工单手捧着赶紧找,一边问道:“出说明问题了?”

    阿楚淡淡道:“关系户,主任不让查,直接给绿牌过了吧。”

    临时工又问:“那违建还报不报?”

    阿楚呵呵一笑,有样学样道:“年前搞强拆,你良心还要不要了?”

    ……

    秦风既然来了,就不能说走就走,无奈地陪着严晓海和江耀华吸了半个多钟头的二手烟,听他们吹牛逼吹得脑子都犯晕乎了,严晓海才总算放过了秦风。临走前,严晓海还拍着秦风的肩,让秦风有空和秦建业一起去他家里坐坐。秦风点头应是,还不容易终于送走了这尊大神。

    严晓海一走,秦风立马把包厢里的窗户全都打开。

    江耀华笑道:“街道的人,权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像你开这种烤串店的,最需要的就是和他们打好关系。县官不如现管,有的时候,他们说话比你小叔都有用。”

    秦风嗯了一声,坐回到江耀华跟前。

    微风从窗外吹进来,吹散房间里的烟霾,让秦风的呼吸道轻松畅快了不少。

    江耀华忽然又站起身来,走过去关上了包厢的房门。

    秦风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疑惑,就听江耀华用很小的声音道:“你小叔过年后也许又要提干了。”

    “这么快?”秦风满眼难以置信。

    江耀华道:“区工商局的一把手,今年年龄到了,等过完年,不是退休就是调去人大或者政协,你小叔是现在的第一副局长,往上再挪一下,也就是上面一句话的事情。”

    秦风微微点头,却不知道江耀华和他说这件事是什么用意。

    江耀华似是看出了秦风的心思,缓缓说道:“如果你小叔真的上去了,在区里的分量就不一样了。他让我提前跟你说一声,你开店的那间房子,明年估计要拆。如果你小叔当了局长,你瑞阳叔那边,肯定不会让区里再按着他的地。我的意思,你能听明白吧?”

    秦风当然能听懂。

    他的面色瞬间就凝重了。

    事情很简单,秦建业如果升官,就是区里的一号人物,到时候再说些什么,一般的副区长根本hold不住他。再者说那边两位副区长斗法,硬生生按住了人家刘瑞阳的合法用地,本来就理亏,如果被秦建业横插一脚,把事情闹大了,到时候那混乱场面,简直可以酿出一场官场地震来。而以秦建业和刘瑞阳的交情以及官商勾结的合作模式,这个忙,秦建业绝对是忙定了。

    “麻痹的,前脚刚送走街道的预备拆迁队,后脚就跟来了正主房开公司,说好的2年免费房租呢?还让不让人好好做生意了?”秦风心里抓狂地嘀咕着。

    江耀华见秦风面色不对,笑着拍拍秦风的肩,随口宽慰道:“赚钱的机会有的是,好好听你小叔的,以后不愁没路子。”

    秦风嘴角抽抽,问道:“耀华叔,我那边的房子,估计什么时候会被拆?”

    “这个啊……”江耀华挺认真地算了算日子,“等过完年,差不多都到3月份了,你小叔要是提干,文件正式下来,少数也得到4月份。你瑞阳叔那边开工,前期工作也得准备半天,估计最快大概也要到5月份或者6月份吧。”

    “5月份或者6月份?”秦风微微皱着眉头,轻声叹了口气。

    刚刚好满一年,只可惜——浪费了下学年宝贵的暑假。(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