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艺考报名(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一月份过半,连续阴沉了将近半个月的东瓯市市区终于又开出了太阳。秦风坐在车后座上,看着前头稳稳地开着车的老秦同志,一直不算太好的心情,也渐渐舒畅起来。

    以前秦风听一个学医的朋友说过,当医生的时间久了,见的生死多了,也就渐渐不拿生命当回事了。在某些经验丰富却内心麻木的医生看来,躺在病床上的不是病人,而只是一个功能不济的器官。其实仔细想想,这世上何止医生这一份职业会让人麻木,久入鲍鱼之肆而不知臭,无论哪个行业,干得久了,总会染上一些心理职业病。比方秦风自己,做生意久了,难免就会钻进钱眼里拔不出来。

    前些天街道突击检查的事,在严晓海的关照下随风飘散得比屁还干净,无色无味,让人甚至会心生怀疑这件事是否真的曾经发生过。只是小事已矣,江耀华说的大事却一直萦绕在秦风心中挥之不去。

    一年啊,店面拆迁的时间,提早了整整一年时间,按照现在每个月将近20万的纯利润,12个月就是整整240万,再加上有袁庆松打点税务那边的关节,这笔钱足抵得上半张500万的彩票。而以国内彩票行业的尿性来看,一般人想中这500万的巨奖,差不多需要一次性付出一辈子的所有运气。所以站在人性的角度来看,秦风的轻度抑郁绝对是情有可原的。

    毕竟当卡上的钱还没多到可以纯粹地视为数字之前,这世上没几个人可以云淡风轻地接受数百万的损失。视金钱如粪土这种境界,终归只是道德追求。在金本位的社会现实下,贫贱不能移的圣人早就死光了。

    好在,秦风对人生的体验,比一般的圣人还要更深切一些。

    再世为人的人,才能真正明白,人比钱更重要的道理。

    钱嘛,没了就没了,不愁吃喝。生活质量足够让人活得有尊严就够了。

    “唉……”秦风微微叹息了一声。

    “怎么了?”盯着窗外的苏糖转回头来,轻声问道。

    秦风摇摇头,微笑回答:“想多了。”

    苏糖努努嘴,挽住秦风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王艳梅在后视镜里看了眼宝贝女儿和预备女婿,嘴角微微上翘。说起来,有一个像秦风这样的女婿,确实算得上福气。既能赚钱养家,而且还对苏糖好。知根知底的,放心又舒心。

    “从桥下面开过去吗?”车子驶近由东瓯市市区连接南部县级市的立交桥,秦建国忽然问道。

    秦风略回过神,朝窗外飞快一瞥,回答道:“对,桥下面拐进去,走前面那条小巷。”

    苏糖微微嘟着嘴,望着周边一大片田地,不禁生疑道:“大学城怎么这么破啊?”

    “还没到大学城呢,这里是双鹅镇。再进去是螺山镇,大学城在螺山镇边上。”秦风给苏糖解惑道。

    王艳梅好奇地问:“小风,你以前来过这里?”

    “嗯,跟同学到大螺山玩过。”秦风道。

    “哦!我知道,我知道!”苏糖忽然雀跃起来,高喊道,“山上有百鸟园是不是?”

    “百鸟园啊……”秦风有点不确定道,“现在估计没了吧,听说山上的鸟都运到景山动物园去了,我上回过来。就是爬爬山,自己弄了点烧烤。”

    苏糖听得好生遗憾,怅然叹道:“这么说我来晚了啊……”

    秦风抵着她的脑袋瓜,柔声道:“这里没有可以去别的地方看。等你今年考完放假了,咱们出去旅游,总能找到类似的地方的。”

    “真的?”苏糖眼睛一亮。

    秦风点点头,态度相当宠溺。

    车子一路前行,沿着河道旁狭窄的公路,慢慢开出了双鹅镇。穿过一座年久却未失修的石桥。一行人便进入了螺山镇地界。螺山镇比双鹅镇更破旧,如果说双鹅镇还有点城郊结合部的味道,螺山镇就绝对是顶着“镇”的名头的纯农村。要不是市里头这些年一直在重点打造城市南部的这片地区,螺山镇根本没资格称镇,因为就算按照面积来看,这里顶多也就只是一个村,又或者是北方地区所称的“屯”。

    05年的螺山镇只有一横一竖两条笔直的公路,就算是方向感差到能逼死驾校教练的路痴来这儿,也断然不至于迷路。公路两旁还没得到完全的开发,许多在秦风印象中本该是某家餐饮店的位置上,这会儿还都只是空荡荡的荒地。

    秦风看着这些荒地,脑子里忽然飘过一个念头,轻声问了句:“这里的地应该是论亩卖的吧?”

    “这些地都是集体的,除非政府征收,不然人家肯定不会卖的,租还差不多。”秦建国以过来人的经验,给秦风解释了这个问题。

    秦风微微点头,感慨地说:“再过几年,等这里整片开发起来,住在这里的人就发财了,靠房租就能过得很滋润。果然还是当包租公最舒服啊,生活没压力,赚钱又轻松。”

    苏糖笑道:“等你赚够了钱,多买几套房,你也可以当包租公啊!”

    秦风叹道:“不过年纪轻轻就当包租公,太毁人生了……”

    王艳梅笑盈盈道:“说东是你,说西也是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秦风自己也挺无语道:“我就是……有点无聊……”

    螺山镇的螺山大道一望而尽,基本上就是两脚油门的事儿。从大道的中断拐进大学城的入口,四周的环境,陡然间给人一种穿越感。平整如水面的马路,干净得连半张纸头都找不到,两侧大片的绿化带,修剪得整整齐齐,绿化带一侧,是绵延向远方的大学校园的高墙。高耸的楼宇伫立其中,严谨的规划布局,使得学院的气息扑面而来。

    螺山镇和大学城的环境反差让苏糖颇有点惊叹,她微微张着嘴,脸上满是人生初见的惊艳。

    一辆公交车飞速从秦风他们的车旁超过,秦建国被吓得赶紧放慢车速,就在这时,苏糖的手机忽然响起,她拿出来一看,是余晴芳打来的。正要接通,秦建国却又踩下了刹车,苏糖无意间抬头朝前一看,就见到余晴芳站在公交车站旁,手里举着手机,另一只手正朝着他们挥舞。

    “芳姐!”车子多往前开了几米,在公交车的停靠点前方停下。苏糖下了车,便大喊着朝余晴芳跑去。

    “你们怎么来这里了啊?”下午本该给秦风和苏糖上数学课的余晴芳,对秦风全家人出现在大学城,很是有点不解,她微仰着头,看着苏糖问道,“今天下午不用我去你们家了吗?”

    苏糖显得很兴奋道:“不是啦,我是来报名的。艺术生自主招生的考试报名啊!”

    “星期天来报名?”余晴芳眨了眨眼,对东瓯大学的日程安排,有点摸不着头脑。(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