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艺考报名(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相较于螺山大道的“逼不死”路痴,东瓯大学的复杂路况就是大相径庭的能逼死快递小哥。

    东瓯大学面积很大,撇开被旁边医学院买下的大螺山不谈,瓯大差不多占了大学城总面积的七成,光是住宿区,就分了东南西三处,至于教学区,更是变|态地被划作好几个有自己独立领导班子的独立学院。很难想像,就这么一所在东瓯市都没办法排到第一的三流大学,硬件上居然这么不惜血本,可见2000年大学扩招之后,大学的收入情况是多么振奋教育部老爷们的信心。

    余晴芳身为名义上的地头蛇,平时却并没有到艺术学院这边遛过弯儿,她硬着头皮装东道,领着秦风几个人瞎转了将近20分钟,才好不容易找到报名的地方。就这还得归功于人家报名处的招牌立得极大,一块3*4米的大喷绘,只要视力正常的人都能看见。

    秦风和苏糖他们到地方的时候,报名处大喷绘下的长桌旁,正围着三两拨人,秦风他们走上前,就听见学校和家长双方正操着一口纯正的本地方言,絮叨着入学考试是怎么一个程序。

    “让一下,让一下……”秦风拨开人群,走到长桌前。

    坐在长桌后身穿便装的中年妇女随意地抬头看了秦风一眼,淡淡道:“你来报名吗?”

    “不是我,是她。”秦风把一进校门就变得怯生生的苏糖从人群外拉进来。

    那中年妇女一瞧,表情瞬间就凝固了。她用比男人还男人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苏糖,上中下三路来回打量。边上站着的几个女孩子和她们的家长,同样也没能镇定到哪儿去,脸上写满了“你为什么不去北影中戏却跑来这山脚下和我们抢名额”的困惑。

    “孩子,你报什么专业的?”中年妇女盯着苏糖瞄了整整十几秒后,才想起来问这个问题。

    苏糖低着头,一改平日里穿着吊带在秦风跟前活蹦乱跳的德性,大家闺秀得不行不行的。含羞带怯地回答:“音乐表演。”

    中年妇女点点头,又接着问道:“你还报了别的什么学校吗?”

    苏糖道:“没有,就报了瓯大。”

    中年妇女闻言,脸上竟露出狂喜之色。噌的一下站起身来,弯腰给苏糖指路道:“你去那边那幢楼102办公室,找钟初惠老师。”

    “啊?”苏糖微微一怔,奇怪道,“不是这里报名吗?”

    中年妇女飞快道:“我们有两个报名点。我这里现在忙,你先去那边。”

    边上几个家长听着虽然吃味,却也没有吵闹。毕竟苏糖这张脸摆在这儿,如果非要刨根挖底地问,最后尴尬的终于还是他们自己。

    王艳梅和秦建国向这位姓李的女老师道过谢,一家子心情大好地朝教学楼方向走去。

    如果没有猜错,苏糖应该是刷脸成功,赶上特招或者内定之类的潜规则了。

    进了大楼,很容易就找了办公室。

    秦风敲了敲房门,屋子里传出了一个很好听的女声:“请进。”

    秦风把门推开。朝里头看了一眼。这间办公室大得令人发指,属于十八大之后必定会被和谐的类型。偌大的房间里,只摆着一张小小的办公桌,办公桌后的女人摇动椅子转过身,露出了一张精致耐看的面孔。

    8分。

    秦风时隔多年,第二次给除苏糖之外的第二个女人打出了这种高分。

    钟初惠和秦风对视一眼,微笑问道:“有什么事吗?”

    秦风忙收回眼神,拉着苏糖走进来,王艳梅和秦建国还有余晴芳也跟着鱼贯而入。

    “钟老师,我们来报名的。”秦风拉着苏糖的手走上前。

    钟初惠见到苏糖。细看了两眼后,微微扬起了嘴角。然后也不废话,直接就问道:“现在主要练的是哪个方向?”

    “舞蹈。”苏糖细若蚊声地回答。

    钟初惠伸手一指办公桌前方,来了句:“做个下腰看看。”

    秦风抬眼望去。这才发现办公桌前的地板是木制的,感情这里不单纯只是办公室,看样子还是专门用于面试的“面试房”。苏糖脱下外套交给秦风,又回头看了看钟初惠,见钟初惠微笑颔首,才迈步走到了练功区。在秦风他们的注视下。苏糖轻松地完成了这个基本功动作。

    钟初惠让苏糖保持了三五秒不动,才让她站起来。

    苏糖直起腰后,钟初惠起身走到她跟前说道:“你转个圈给我看一下。”

    “转圈?”苏糖脑子有点当机,想不出基本功里怎么还有“转圈”这么个动作。

    钟初惠笑了笑,道:“人,人转个身。”

    苏糖这才听明白意思,娇俏地吐了吐舌头,在钟初惠跟前转个了身。

    苏糖原地转了一圈,钟初惠微微点头,又面带一丝犹豫,轻声说道:“身形比例倒是很完美,就是胸太大了点了……”

    苏糖被钟初惠说得脸上一红,余晴芳这位平胸姐却是忍不住嚎起来:“女人还有嫌胸大的?”

    钟初惠居然笑着回答道:“胸部太大会影响重心,学跳舞的人,最好不要胸太大,够看就行。”

    秦风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然后惹来苏糖一记白眼。

    “钟老师,那我家阿蜜还能不能……”王艳梅担心地插嘴道。

    “放心吧,顶多是以后的专业方向不朝舞蹈这块发展,你女儿的条件还是很好的。应该说……论外形条件,算是我教书这么多年见过的最好的了。”钟初惠很坦诚地说道。

    王艳梅顿时听得眉飞色舞。

    钟初惠又接着对苏糖道:“你入学考试的时候,直接来我这个办公室考就行。对了,你乐器学的是什么?”

    苏糖老老实实回答:“学校教的是钢琴。”

    钟初惠再问:“钢琴你能弹到几级?”

    苏糖摇了摇头,“没考过,不知道。”

    “平时练的呢?”

    “平时练的都是比较简单的曲子,我们学校的艺术老师,主要是负责形体训练的。”

    “哦……这样啊……”钟初惠打了个停顿,然后在苏糖紧张纠结之前,又继续说道,“这样吧,专业入学考还有差不多2个月,要么你这两个月先找个好的钢琴老师,让人家专门教你弹一曲6级水平的曲子,不要求弹得有多好,能完整地把曲子弹下来就行。形体方面的考试,差不多也就是看看基本功。”

    “好。”王艳梅抢着回答。

    钟初惠又问:“你文化课没问题吧?”

    “应该……没有吧。”苏糖跟鹌鹑似的弱弱道,“我应该能考400分以上。”

    “能考400分就没问题了,钢琴要学,形体和文化课也不能落下。”钟初惠叮嘱道。(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