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年会在晚饭结束后才算真正开始。这天晚上,一群年轻人闹到将近快12点才收场,而抽奖箱里的纸条,却早在10点左右就被瓜分干净了。

    最后抽到头奖的人是静静,这姑娘运气有点爆棚,现场领走了一张银行卡,价值人民5000。静静拿到卡后投桃报李,给了秦风一个大大的拥抱,看得苏糖差点没当场翻了醋罐子,不过终归还是看在现场人多的份上,硬生生给忍了。

    年纪稍大一点的大妈眼见没钱分了,第一波先离开,然后就是秦建国和王艳梅,还有王安和谢依涵这两对儿。过了12点,等该聊的话聊得差不多,该喝的酒也已经喝到往外吐了,静静神情淡然地看了眼手表,起身走到秦风和苏糖身旁,小声向两人道别:“小老板,小老板娘,我先走了,赶3点的火车呢。”

    苏糖被静静这一声小老板娘喊得心花怒放,肚子里的那股子郁闷劲儿瞬间消散,满脸高兴地笑问道:“你怎么坐这么晚的车回去啊?”

    “能买到票就算不错了。”静静微笑着说道。

    “现在还能叫得到车吗?要不要我送你去火车站?”秦风没怎么多想,纯粹就是想帮个忙。可话刚说出口,他忽然就感到身旁传来了一阵杀气。转头望去,就见苏糖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连“给你个表情你自行体会”的机会都不给。

    静静哑然失笑,朝秦风摆手道:“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现在还不晚,路上多的是出租车。”说着,就转身走进前台,从前台的柜台下面拿出了两个大皮箱。

    “静姐,要回家了啊?”汪晓婷脚步不稳地走过来,满嘴酒气地说道,“我送送你吧。外头都下雪散子了,你一个人提这么多东西走不方便。”

    静静平静而倔强地回答:“没事,我能行。”

    汪晓婷却是个直肠子,根本不给静静逞强的机会。硬是要去提箱子。只是她今晚实在喝得有点多,而静静的箱子又重得超乎预料,汪晓婷拉着把手腰马合一一下,当场就闪了腰,哎哟哟叫着。扶着腰给跪了,嘴里一边喊道:“静姐,你真是女中豪杰啊,这么沉的箱子都能提得动。”

    静静哭笑不得抽出拉杆,道:“不是拿来提的,是用来拉的……”

    汪晓婷满眼都是纠结。

    “大家明年再见!”静静拖着行李,跟屋里的大伙喊了一声。

    然后不管是喝醉的还是没喝醉的,都大声回了一句。

    秦风笑着对苏糖道:“静静人缘不错啊。”

    苏糖嘟着嘴挂酱油瓶,心里不爽、脸上不服。

    秦风却忽然拉着苏糖手站起来,不等小妮子回过神。两个人就走到静静的身边。

    “还是送送你吧,外头雨大。”秦风对静静说道,转头转头看了眼苏糖。

    苏糖瞪着大眼珠子愣了足足有2秒,等秦风都拉起静静的一个皮箱往外走了,才慢半拍地跟上一句:“嗯,我们送送你吧……”

    静静嘴角一弯,道了声:“麻烦你们了。”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了,雨水中的小冰块,也比之前密集了许多,噼噼啪啪地落下来。动静着实不算小。秦风家的车子就停在不远处,三个人冒雨把静静的行李塞进后备箱,刚坐进车里头,穿得太少的苏糖估计是被冻坏了脑子。居然直接抱住秦风,瑟瑟发抖地颤声道:“今晚我抱着你睡好了,我要生物能取暖。”

    秦风回了句很有歧义的:“你怎么不说摩擦生热?”

    “去死!”苏糖啐了一口,紧接着忽然想起车后座还有个外人,赶紧又把秦风松开,再偷偷瞥一眼后视镜。见静静相当淡定,总算松了口气,很多余地解释道:“静静,你别误会啊……”

    静静道:“误会什么?”

    苏糖耿直地解释:“就是我和秦风……”

    “姑娘,你别说了,越描越黑,真的。”秦风笑着打断了苏糖的话,发动车子,顺便打开了暖气。

    苏糖这会儿倒是听话,乖乖闭上了嘴。

    大半夜的,又是这样的下雨天,马路上车子很少,行人就更没影。秦风开车比做生意还稳,车速不快不慢,遇到红绿灯,也是宁停一分不抢三秒。车里的温度慢慢升上去,裹着秦风的外套的苏糖,渐渐也不哆嗦了。身子一暖和,她的话就跟着有点多。

    “静静,你家住哪里的啊?”苏糖表情很天真地问道。

    静静轻声说了一个地名,地方很偏,苏糖表示没听过。

    静静接着解释道:“北方一个小县城,现在还很穷。”

    苏糖继续天真:“有多穷?”

    静静想了想,打了个让苏糖很感慨的比方:“我们县里最穷的那个村在山里头,山里头有所小学,那里的学生吃一顿午饭,都是自己带饭,然后花一毛钱,就能买个菜。”

    苏糖眨了眨眼,完全想象不出一毛钱的菜长什么样子。要知道,虽然她前些年和王艳梅过得也算清贫,但在吃饭这件事上,却从没委屈过。王艳梅纵然没办法让她大鱼大肉,可每天也是荤素齐全,三菜一汤地把她养成现在这个人见人爱的样子。

    秦风也沉默了。

    沉默了好长时间,才好奇地问道:“那你家呢?”

    静静犹豫了一会儿,用很平静的口吻,第一次和秦风说起了她家里的事情:“我小的时候,家里条件不错,爸妈都在国有企业上班,收入不算多,但日子过得很安稳。后来国家搞改革,我爸妈就下岗了。我爸有手艺,刚下岗的时候,我家赚的钱反而比以前更多,然后大概过了有半年吧,有一回我爸在给人干活的时候,不小心从很高的地方摔了下来,刚好摔倒脖子,人是抢救过来了,不过脖子以下的地方,全都不能动了。”

    苏糖弱弱地问道:“这算是高位截瘫吗?”

    “嗯,就是高位截瘫。”静静说着,深深地吸了口气,把眼泪憋回去后,才继续说道,“我妈每天都陪在我爸身边,喂饭喂水,把屎把尿。我读完初中就出来打工了,以前我上学的成绩还算可以,我的班主任说我有希望上本科的,中考我考了全县第56名……”

    她说着,轻轻抬起手,撇去了眼角的一点泪花。(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