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七章 鸟人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静静离开后,苏糖连着发奋图强刷了好几天的题。

    秦风很能理解这种被心灵J汤或者心灵硫酸所刺激的心理反应,毕竟他也年轻过。

    两个人窝在家里做了三天的卷子,到了第四天,等苏糖的寒假作业都快做完一半了,她的期末考试成绩——也就是二模成绩终于也新鲜出炉。苏糖不多不少刚好考了450分,排名全段第17,学生生涯以来头一回达到了这种再百尺竿头一步就有望称霸学校的高度。王艳梅本着女儿考得好肯定是因为老师教得好的原则,狠狠犒劳了余晴芳一回,没能得到口头表扬的苏糖心里不平衡,于是第二天就结束了她的发奋模式,果断改看起了肥皂剧。

    秦风最终还是没让员工们新年加班,悠闲地过了将近一个星期,转眼就到了除夕。

    秦风还记得去年除夕,年夜饭是他掌勺的,吃完之后,他和老秦同时看完了整场春晚。

    不过今年情况变化多少有点大。秦风和秦建国除夕夜去了王艳梅父母家,王安还把谢依涵领去见了公婆,一大家子,忽然就过上了书里写的幸福生活。

    和和美美地吃过年夜饭,等回到家已经是10点出头。

    一家子排着队轮流洗澡,轮到秦建国的时候,屋里头的电话忽然响起,刚洗完澡的苏糖穿着睡衣,踩着拖鞋,啪踏啪踏地跑去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传出的,却是一个在她听来很陌生的苍老声音:“喂,建国吗?”

    “啊……不是,我爸在洗澡。”苏糖转头朝王艳梅看了眼。

    王艳梅问:“谁?”

    苏糖摇摇头,就听电话那头的老妇人用奇怪的口吻道:“小风,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跟女孩子似的?”

    “不是,我不是秦风,我是他……姐姐。”苏糖急忙解释。

    那头恍然拉长了声音:“哦——你是阿蜜吧?我是小风的乃乃啊!”

    “乃乃?啊……乃乃好。”苏糖怯生生地问了声好。

    王艳梅闻言,立马把话筒从苏糖手里夺过来,笑盈盈地说道:“妈。我是艳梅。嗯,他正在洗澡。店里啊?店里生意还可以……明天是吧,好,那明天见。”

    苏糖眨巴着大眼睛盯着王艳梅。等王艳梅挂了电话,苏糖幽幽飘出一句:“叫妈叫得这么顺口。”

    王艳梅弯起食指指节,在苏糖脑袋上来了一记爆栗。

    苏糖揉了揉脑袋,转头朝秦风房间大喊:“秦风,妈打我!”

    秦风手里拿着条换洗的内|裤从房间里招摇而出。走到沙发前,很懂事地对王艳梅道:“妈,你随便打,教育好了再交给我。”

    苏糖抓起靠垫就往秦风脸上砸,王艳梅哈哈大笑。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秦建国推开卫生间的门,带出一阵热气。

    王艳梅收住笑声,说起了正事:“妈刚才打电话给我,说让我们全家明天去她那里吃午饭。”

    秦建国显然是有了老婆忘了娘,压根儿没往自家老太太那边想。还以为又是王艳梅她妈的召唤,惊道:“明天还去?”

    一旁的秦风无语解释道:“爸,妈说的是我乃乃。”

    秦建国这才反应过来,直拍脑袋道:“对对对,明天是正月初一!”

    ……

    秦风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更谈不上有什么家族传承。唯一称得上是传统的,也就是正月初一全家人去老人家那边吃顿团圆饭。不过在秦风前世,这个传统到了差不多2010年的时候,就被酒店的团拜会取代了。

    秦风家的另外两支,也就是秦风他二大爷和姑乃乃那大家子。在秦建业的穿针引线下加入了这个饭局。半生不熟但又确实血缘相近的几十号人凑在一起,连名字都不一定叫得齐的情况下,原本就寡淡的年味,越发被冲刷得像白开水。唯有秦建业长袖善舞。借此拉拢起了渐渐疏远的亲戚关系,四处借着力,生活过得越发滋润

    ——这里需要提一句的是,秦风姑乃乃的两个儿子,赚钱能力比叶晓琴还夸张。一个搞出口外贸,一个在国内擦法律的边各种搞风搞雨。年收入晒出来能眼红死一群diao丝。面对这样背景的亲戚,别说是秦风和秦建国坐在席上浑身不自在,就算是秦风的姑妈秦建华一家——好歹也是正式的双职工了,面对两位财大气粗的土豪,心里也难免发虚。秦风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因为有着他姑乃乃这一层关系,他前世除了陪着老板四处见客户,其余时间,是根本没可能和这些人坐在一桌吃饭的。

    而现在,他其实也不怎么想和这些人搭上关系。没意思,真的。

    第二天早上,秦风大清早被苏糖叫醒。

    小妮子上一回见到秦风的乃乃时,还没正式和秦风勾搭成J。

    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怀着见长辈的心思,苏糖内心充满了紧张情绪,所以她很介意自己今天应该穿什么。

    “这件,这件怎么样?”

    “好看。”

    “那这件呢?”

    “也好看。”

    “你认真点啊!”苏糖满脸纠结地冲秦风喊道。

    秦风无奈地回答道:“我是真心的!”

    屋外头,正在吃早饭的王艳梅和秦建国无语对视。

    苏糖试了半个小时,终于搭配出一套在她自己看来既端庄大方又带点小可爱的衣服,结果刚走出房间,王艳梅冲她发了一记大招:“还是最开始那套比较好看。”

    苏糖立马虚心反问:“真的吗?”

    王艳梅正要点头,却收到了来自秦风的“妈,算我求你”的眼神,及时把话又咽了回去,回答道:“不过这身也不错。”

    苏糖终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秦风呼出一口长气。

    挑衣服耽误了早饭时间,秦风一家子出门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到9点半。

    往年这个点,秦建国和秦风早在老太太家里,茶都喝了一壶了。直到这时秦风才忽然意识到,难怪秦建业一家每年都最后一个到场,感情家里条件好的人家,日子就是这么过的。只有像曾经的那个自己,衣柜里永远就只有那么几件勉强能穿得出去的衣服,省去打扮和扯蛋的时间,自然去哪儿都快人一步。

    这不叫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叫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从这个角度来看,原来有钱人全都是鸟人……(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