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总算来了!你姐一家子都来了半天了!”秦建国敲开老太太的房门,老太太见到他,张口就带着些抱怨,再扭头瞧见秦淼,态度立马一变,笑问道,“阿淼,你爸妈呢?”

    “他们还在楼下停车!”秦淼说着,自顾自已经走了进去。

    老太太同样不知道秦风家已经买了车,想当然地以为秦风一家是坐秦建业的顺风车来的,不由奇怪道:“他那辆车能坐得下这么多人吗?你们不觉得挤呀?”

    王艳梅没听秦建国说起过老太太一直以来的偏心,对老太太的思维方式颇有些无法理解,她笑了笑,放下手上沉甸甸的见面礼,轻声说道:“妈,我们是开自己的车来的。”

    老太太闻言一怔,刚好从里屋出来的秦建华听到,立马就打听起来:“建国,你买车了啊?”

    秦建国憨厚地笑了笑,一五一十道:“10月份买的,驾照也才刚考过来没几天。”

    “生意不错嘛,小风最近学习怎么样?”李兴东用两句毫无逻辑联系的话,当作了新年的第一句问候。事实上他根本就是没话找话——前几天他就打电话专门找魏校长问过,秦风今年期末考只考了语数英三门,总分加起来是不上不下的349分,如果这就是高考分钟,文综再发挥得正常一些,上二本倒是还有点可能。只可惜秦风这回根本连五中的文综期末考试都没参加。而且话说回来,李兴东心里头其实严重怀疑五中的批卷水平,在他想来,以秦风的底子,如果把他这回做的卷子交给二中来批,语数英三门顶多也就能拿个330,光作文这一块,二中的改卷标准就能逼死他。

    秦风完全懒得和李兴东打马虎眼,直接就说了实话,道:“我现在基本上就是在家里自学。学校的课没怎么去上。”

    “这怎么行呢!你自学再认真,也比不过去学校听课啊!”李兴东果不其然地当场就炸,然后很习惯性地瞪着眼珠子指着秦风的鼻子教训,“下学期一定要去学校上课知道吧?底子又不厚。自学能学出什么来?”

    秦建华也跟着附和:“对,对,自学的话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去学校。”

    秦风呵呵笑着,敷衍道:“行行行,下学期去学校。”

    可苏糖却不干了。刚才上楼时还有点小紧张的她,袒护起秦风就忘了怕字怎么写,气嘟嘟地插了句嘴:“秦风的水平比你知道的高多了,让你去做生意,你做得到半年赚一百万吗?”

    李兴东被苏糖呛得有点不知所措,犯傻的时候,秦建华却抓住了这话里真正的重点。

    “半年赚了一百万?”她惊愕地看了看秦建国和王艳梅。

    王艳梅连忙补救,笑着说道:“孩子胡说的,钱哪有这么好赚。”

    秦风当然也不想露财,紧跟着说:“没那么多。缴了税,再扣掉一些乱七八糟的钱,一年下来也就二三十万。”

    秦建华像是松了口气,心理顿时平衡了许多,微笑道:“一年能有二三十万也很不错了,建国在工厂里上班,一年到头满打满算全加起来也就五六万。建国,是吧?”

    秦建国不置可否地咧了咧嘴。

    站在门口闲扯了半天,等到秦建业和叶晓琴上来,一大群人才进了客厅。

    坐在沙发上的李欣然起身挨个喊了一遍。最后轮到王艳梅和苏糖的时候,却有点认生。

    新加入这场饭局的娘儿俩,显然给在场的女性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秦建华和叶晓琴,坐了一小会儿后。索性就给老太太打下手去了。

    王艳梅倒也犯不着巴结老太太,坦坦然地坐着没动。

    秦建业呵呵笑着没话找话地跟秦建国和王艳梅瞎掰扯了两句,然后不动声色地轻轻一碰秦风,走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秦风起身跟了上去,叔侄俩一进屋,就关上了房门。

    秦风见状笑道:“小叔。你想说什么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也没什么,就是有件事,想问你个意见。”秦建业难得收起满脸假笑,表情相当认真地说道,“我这边有个项目,投资不用很大,利润肯定能保证,一单下来起码能挣个十几二十万,你想不想做?”

    秦风马上问道:“什么项目?”

    秦建业道:“江滨街道要做一批宣传品电器,不过名义上是用水笔之类的东西报的。”

    秦风为难一笑,说:“我又不是开电器工厂的,怎么做这个啊?”

    “生产的事情你不用管,工厂流水线这种事很容易弄的,你只要注册一个空壳,让人家给你代工就行。只要做出来的成品,以你这个空壳公司的名义卖给街道,这钱不就归你了吗?”秦建业轻轻一拍秦风的胳膊,给他使了个“你懂的”眼神。

    秦风皱眉道:“违法吗?”

    “违个屁的法!”秦建业道,“要不是我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你婶婶不能直接出面,这单子生意我就自己接了。我们这可是走的正规程序,有审批、有复核,最后那笔钱拨出来,也得他们街道主任签子。你注册一个公司,也是走我们工商这边过,证件齐全,手续完整,不过就是找人给你代工,价钱稍微卖得比别的地方高一点,他们街道那边,政府的钱不花白不花,怎么违法了?”

    秦风听得有点凌乱,心里总觉得这么大张旗鼓占国家便宜有点不对劲。

    考虑了几秒钟,秦风还是摇头道:“算了吧,我现在也不缺这十几二十万。”

    秦建业怔了怔,问道:“你去年赚了多少钱?”

    秦风笑道:“比二十万稍微多一点。”

    秦建业点了点头,又不笑了,秦风这回还真看不出他的心思。

    沉默了一会儿,秦建业忽然又道:“对了,小风,你那边的店面,估计很快要拆了。市里前些天开了个会,说明年年底之前,要彻底把西片翻新,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该搬迁的,早点搬了说不定还能拿到点优惠政策。”(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