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老太太今年买的菜一点都不比往年少,要做出一桌团圆饭,起码也得花上2个小时。如此漫长的等饭时间,自然是没法硬耗的。秦风和秦建业密谈完毕从小房间里出来时,客厅里已经支起了麻将桌。牌局三缺一,桌边只坐了李兴东、秦建国和王艳梅三个人。见到秦建业出来,在学校里绷了一整年的人民教师兼老党员李兴东同志,立马表态要做一个追求低级趣味的人,兴奋大喊道:“建业,就等你了,先来两圈!”

    先前一直阴沉着脸的秦建业,闻言马上露出了微笑。

    秦风见小叔这反应,真的很担心他有一天会面瘫。

    说真的,假笑一两天不难,但是假笑一辈子,真不是一般凡夫俗子能办到的。

    小孩子不准上麻将桌,秦风也没有兴趣看,自顾自坐上沙发,打开电视找了部新年必放的港产片,摸了把瓜子就安心等待开饭。苏糖乖巧地坐到秦风身旁,占了沙发另外三分之一的位置。秦淼和李欣然互相看看,都显得有点犹豫要不要也跟过去。秦淼这小子显然是心怀不轨又色胆不足,心里明明记挂得很,可偏偏又不敢往苏糖身边去蹭。李欣然则是纯粹的和苏糖不熟,外加不愿意坐到苏糖身边当对比参照物。两个人傻愣愣地站了一会儿,索性全都放弃了沙发的使用权,搬了条硬凳子,坐到麻将桌边看实况去了。

    “建国,咱们好像好多年没坐在一起打麻将了吧?”李兴东还是老样子,话多,而且说话还不过脑子,想到一茬是一茬,牌面刚刚洗好。正抓牌呢,他就不分对象地叨叨起来,“我记得上回和你这么坐在一起。那时候小风才丁点大,你和丽萍。还有我和建华,我们四个人打,晓琴和建业坐着看。哎呀,你看这个时间过得真是快啊,一眨眼,孩子都这么大了,欣然今年就要高考,转眼都读大学了。”

    秦建国听李兴东说起卢丽萍。不由尴尬地转头看了看王艳梅。

    王艳梅倒是好心态,笑着回道:“我家阿蜜也是今年高考。”

    李兴东职业使然,顺着这个话题就往下接道:“阿蜜成绩怎么样?”

    “还行吧。”王艳梅笑了笑,仿佛不经意地来了句,“前些天去东瓯大学报了名,那边的老师说,只要文化课考试不出太大的问题,上个二本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李兴东点了点头,心里多少有点吃味。身为重点高中的教师,他骨子里其实是看不上像苏糖这样的艺术生的。而对于那些能考上本科的艺术生。他更是认为这群靠脸吃饭或者靠混吃饭反正就不是靠脑子吃饭的人,是严重损害了高考的公正性,浪费了社会教育资源。不过想归这么想。李兴东好歹不是真的情商为负,他挤出一抹笑,说了句不咸不淡的恭维话,然后又对坐在身边的李欣然道:“看看,人家二本都稳了。”

    李欣然翻了个白眼,不服道:“我二本也稳的好不好?我二模都快600分啊!”只是这炫耀式的一句话,并没有引起什么反响。秦风和苏糖连头都没有回,小两口自己管自己淡定地磕着瓜子,秦淼则是事不关己地心想小爷今年才上初中。高考那是猴年马月的事情,再加上李欣然她亲娘不再身边。也没人引导话题,李欣然说完这句话后。竟没有一个人继续往下深入讨论,搞得当了多年学霸榜样的李欣然一时间失落不已。

    秦建业一直眯缝着眼,嘴角挂着微笑。

    不知怎么的,秦建业总觉得今天这牌局有点不对劲。

    在过去的将近10年时间里,这张桌上的面孔一直没变——秦建华、李兴东、叶晓琴还有秦建业他自己。可是现在,叶晓琴和秦建华显然是被王艳梅给逼走了,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秦建国,就这样顺其自然地坐上了牌桌。这让秦建业感到了一种别样的陌生感。仿佛某些东西,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握。

    秦建业整理好牌面,抬头看了眼面对的王艳梅。

    匆匆瞥了一眼后,就马上收回了目光。

    秦建业不得不承认,他这辈子虽然见过不少美女,可在40岁乃至30岁以上这个年龄段,比王艳梅漂亮的真没有几个——或者更确切说,是根本连一个都没有。至于苏糖——秦建业又把头转过去,看了眼苏糖的侧脸,然后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声。今天这家里能有这局面,唯有归结于秦建国和秦风这爷俩命好。

    秦建业心里东西乱想着,打了半圈,叶晓琴忽然从厨房里回来了。

    养尊处优了两三年,叶晓琴已经没办法连续2个小时都泡在厨房里。帮着收拾完几条鱼后,听到屋里“吃碰胡”的喊声,心里痒痒的她,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扔下了秦建华。

    秦建国见叶晓琴回来了,立马就要强退,喊道:“晓琴,你来吧。”

    “不用,不用,你只管玩,我看看就行。”叶晓琴嘴上这么说着,步子却已经迈到了秦建国身旁。

    可就在秦建国要起身的时候,王艳梅却忽然伸手拉住了他,笑着说道:“人家让你玩你就玩嘛,一会儿就吃饭了,站起坐下的不嫌麻烦啊?”说完,还朝叶晓琴笑了笑。

    叶晓琴脸上笑容瞬时一僵,愣了两秒后,才呵呵一笑,转到了秦建业身后。

    王艳梅见叶晓琴退开,嘴角微微一扬,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成分相当复杂。

    叶晓琴忍着气,盯着秦建业打完这一把,趁着洗牌的功夫,就走去坐到了苏糖身旁。

    苏糖礼貌地喊了声婶婶。

    叶晓琴却来了句:“你是因为你爸叫我婶婶,还是因为秦风叫我婶婶啊?”

    苏糖平时语文水平一般,可一旦涉及到此类家长里短的社会关系,理解力就能骤然上升到文学硕士的程度,她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听懂了叶晓琴的言外之意,双颊微微浮起了一片红晕。

    叶晓琴忽然大声笑道:“你们两个倒是方便啊,以后结婚见父母这一步都省了!”

    李兴东还不知道秦风和苏糖正在恋爱,奇怪地抬头问道:“谁要结婚见父母?”

    “这两个嘛!”叶晓琴指着秦风和苏糖道,“你说也真是缘分吧,建国和艳梅结个婚,顺带着把孩子的终身大事都解决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