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叶晓琴仿佛言者无心的话,深深刺激到了李兴东那颗为人师表的心。然后接下来的时间,秦风和苏糖就没有安生了。房子毕竟就这么丁点大,秦风吃下窝边草的消息,在几秒钟后就传进了老太太和秦建华的耳朵里。老太太为人相当封建,根本见不得这种弟弟对姐姐的逆袭,她扔下手里的食材,火急火燎匆匆跑到秦风和苏糖跟前,扯着嗓子就喊:“你们俩怎么能做这种事呢?传出去脸还要吗?”

    苏糖被老太太这反应搞得有点懵,显然对局面还有点搞不清地弱弱反驳道:“奶奶,我和小风没有血缘关系啊……”

    苏糖不说话还好,这一张口,立马让老太太有了发飙的切入点,老太太尖声嘶吼起来:“怎么没有血缘关系?你们爸妈结婚了,你们两个就是姐姐和弟弟!怎么没有血缘关系了?啊?”

    “妈,你消消气,消消气,孩子也不是故意的,住在一起这么久,难免生出感情嘛,小风都这么大了,以前这么大的人,当爸爸的都有了。”始作俑者的叶晓琴,倒先第一个劝起老太太来。

    秦建国这下也跟着回过神,赶紧扔下手里的牌,走到老太太身后轻抚她的背道:“妈,你生这么大的气干嘛,阿蜜和小风是可以结婚的,我专门找人问过,这事法律上都能走得通,以后去民政局领证都不用办额外手续……”

    老太太听秦建国这么一说,倒是消下来一点气,可转头一瞧秦建国满脸呆样,心底里莫名又涌起一股火来。这算是多年攒下的老习惯了——

    话说当年秦风他祖父走得早,老太太一个人又当妈又当爹,辛辛苦苦拉扯三个孩子长大。大女儿秦建华工作得早,是家里的半个顶梁柱,小儿子秦建业嘴巴甜,老太太最是心疼,唯有秦建国这个老二夹在中间。既没什么本事也得卖不了萌。

    老太太年轻时脾气爆——当然现在也没好大哪里去——每每在单位里受了什么窝囊气,回到家后总是要拿秦建国当宣泄对象。偏生秦建国打小就老实,莫名其妙挨了骂,也不知道要叛逆一回。明明屁点错都没犯,但就是傻站着挨训,连还嘴都不敢。这样一来二去,老太太越骂越上瘾,到了后来甚至养成了一见秦建国就必须没事找事教训几句的习惯。就这样窝囊着。秦建国这老实货上班后居然还一直上交工资收入,直到和卢丽萍结了婚,才总算经济独立。

    可以说,正是秦建国自己的性格,才造就了今天这种奇葩的母子关系。

    “什么手续不手续?现在是说手续的事情吗?还说结婚,孩子这才几岁呢?学都没上完呢,你跟我讲这个?”老太太瞪着秦建国,随口就喷,“我说你也是,现在工作也辞了。整天待在家里,结果连个孩子都看不住。你怎么当爸的?我跟你说,这种事情,放在以前要被人拉去游街的!你别当我乱说,我以前就见过,叔叔跟嫂子乱搞,活生生给人浸了猪笼,乡政府的人见了,连个屁都不敢放!”

    秦建业听到老太太这句话,下意识就抬头扫了王艳梅一眼。

    好在叶晓琴这会儿的注意力全都在老太太身上。没能及时捕捉到秦建业的思想动态,不然今天回去,秦局长免不了要跪搓衣板。

    秦建国这边哭笑不得,解释道:“妈。这是两码子事……”

    “什么两码事?就是一码事!自家人乱搞,这不是**吗?”老太太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情绪越显高企,“建国,趁现在孩子还没弄出什么事来,你得好好跟孩子说说。”

    秦建国为难道:“我说什么呀……”

    “说什么还用我教?就是……你们两个。现在马上断了关系!传出去多让人笑话,你们一家子的脸还要不要了?”老太太又转移了对象,很有点“骂乌及乌”的意思。

    秦风皱着眉头没说话,他一直在忍耐。秦风发誓,如果这会儿站在他跟前的人不是他祖母,换了其他任何一个老娘们儿,他肯定已经一巴掌呼过去了。这种咋咋呼呼、没头没脑的颐指气使,唯有武力才能终结。可现在的问题是,站在他跟前的,恰恰就是他的亲祖母。作为孙子辈,对待老人家,动手是肯定不行的,而且以目前的场面,就算还嘴,也绝对需要三思。

    秦风不说话,老太太也总算消停下来。

    所有人都没再说什么。

    老太太平复下心情,嘴里碎碎念着,又回去厨房干活。一场伦理梗的家庭暴风说去就去,等气氛稍微缓和下来时,叶晓琴已经坐到了牌桌边,占了秦建国的位置。只是她刚一坐下来,王艳梅就起身而去,来到苏糖跟前。

    苏糖委屈得要死,抱住王艳梅就哭。

    王艳梅哪受得了这个,转头就对秦建国道:“我下午还有点事,要不我先带阿蜜回去吧。”

    “啊?”秦建国一愣,顿时就纠结了,结结巴巴道,“这都要吃饭了,吃了再走吧……”

    王艳梅淡淡一笑:“外面店这么多,去哪里不是吃。”

    “妈,我开车。”秦风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包纸巾,抽出来两张,把苏糖从王艳梅怀里带出来,轻手轻脚地给她擦掉眼泪,笑着说道,“老人家跟我们有代沟,别伤心了,我从来也不是乖孙子,不会乖乖听话的。你放心等着过几年和我去民政局领证,到时候谁要敢拦,哥绝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苏糖破涕为笑,抽着鼻子道:“什么哥,你是弟!”

    “行,行,你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秦风拉着苏糖的手,正大光明地跟秦建业他们招呼道,“小叔、小婶,姨夫,我们先走了啊,欣然、阿淼,有空来我家坐坐。”

    “诶诶,这走什么啊!”李兴东喊道。

    秦建业却道:“兴东,别留了,待会儿吃饭再吵起来多难看。”说着,又对秦风道:“小风,后天小叔在天都酒店有一桌,晚上6点,3楼A08房间,要过来吃饭知道吧!”

    “好。”秦风淡淡说了句,便和苏糖、王艳梅一起走出了房间。

    秦建国这下才被逼上梁山,没法子地和屋里的几个人点头致歉,然后急急忙忙地跟了出去……(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