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不知道这家店的日本料理是否正宗,因为他也没真的去日本吃过,不过不管真假与否,不得不承认,味道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店里做的天妇罗,质量要比小赵做的高出不止一个档次。几个人心情都不错,加上饿了半天,结果一顿饭吃下来,生生花了将近400块。不能说贵得像是在宰猪,但确实不算便宜。秦风精明了一整年,到年底终于当了回冤大头,付了钱赶紧领着一家人出门,也省得苏糖和王艳梅被人绵绵无绝期地围观下去。

    “现在去哪儿?”坐上了车,秦建国问道,“去机场买票吗?”

    “哪用得着去机场啊!”秦风发动车子往外倒,笑着解释道,“代售点咱们家附近就有一个,你平时肯定看到过。”

    王艳梅戳了戳秦建国尴尬的脸。

    秦建国死要面子地死撑道:“我当然知道那个,我的意思是……今天是正月初一,那些窗口肯定都关门了!”

    “哦……这倒是……”秦风轻轻点头,然后随着车轮滚下马路牙子,轻轻一个颠簸,紧跟着便又说道,“没事,打电话也能订,要不我再上网瞧瞧,现在不知道有没有开始网上订票了,估计应该是有的……”

    “小风,你都没出过门,这些事情是从哪儿知道的啊?”王艳梅不逗秦建国了,问秦风道。

    秦风笑了笑,把“高级”的见识全都往哥们儿身上推,回道:“平时跟李郁他们聊天的时候,听他们说的。”

    这答案毫无破绽,王艳梅点点头,叹道:“李郁家条件不错吧?”

    “什么叫不错,简直是生生世世不愁吃喝好不好,全家都是在金融系统干的,一窝子的硕鼠,专吸穷苦大众的钱。”秦风打了个夸张的比喻。

    王艳梅显然双重标准,半点没觉得秦风这话有什么不对劲。笑道:“你们两个能交上朋友,也算是投缘啊。”

    秦风不要脸地说:“关键是李郁继承了他家的基因,能通过直觉看出哪个人日后有前途。”

    秦建国受不了秦风这种说话的调调,咳嗽两声强行要让对话正经起来。硬扯话题道:“我们接下来去哪里旅游?”

    “随便吧。”王艳梅接过了话茬,“先去杭城看看吧,老听别人说那边好玩,今年去也看看也不错。阿蜜,你说怎么样?”

    苏糖转过头。看秦风一眼,正想说句肉麻话,身子却猛然朝前一倾,差点撞上车窗。她正心有余悸着,刚刚猛踩了一脚刹车的秦风,已经破口大骂起来:“操,会不会开车啊!”

    只是这话实在没什么用处,前头忽然变道的那个傻逼,早就开出几十米远了。

    “真是什么傻逼都有,路这么空还这么开车。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秦风皱着眉头碎碎念着,刚打算发动车子,王艳梅却忽然推开车门,探出头去张嘴就吐。

    “怎么了,怎么了?”秦建国手忙脚乱的,还当秦风这一脚刹车把王艳梅的胃给刹出去了,轻拍着王艳梅的背,急切地问道。

    秦风无语地看着自己的车停在路中央,走也不是、停也不是,直到王艳梅吐够了。才重新发动车子,然后拿出一瓶矿泉水,还有纸巾递到后面,说:“妈。漱漱口吧。”

    王艳梅吐得浑身无力,接过矿泉水喝了两口。

    苏糖转身看着她,神情有点紧张道:“妈,你没事吧?”

    “没事。”王艳梅摇了摇头,擦干净嘴巴,然后贴在秦建国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两句。

    她刚一说完,秦建国瞬间就露出了狂喜了神色,喊道:“小风,先别回家了,咱们去医院!”

    “去医院?”苏糖慌了,“妈,你很难受吗?”

    “淡定。”秦风瞥了眼后视镜里秦建国那表情,抽空一拍苏糖的腿,语气颇为作死道,“我爸只是想去找一个证据,能证明他还没老。”

    王艳梅听得扑哧一笑。

    苏糖一头雾水道:“到底怎么了啊?”

    秦风呵呵一笑:“阿蜜,估计我们家又要多个人了。”

    ……

    市区的医院很多,不过怀孕这种事,秦风还是比较相信以妇幼保健闻名的专科医院。开车到了三医,秦建国火急火燎去挂了个急诊号。等了差不多有20分钟,完全用不上急救的王艳梅,才终于见到了医生。医生明显忙得想死,听王艳梅和秦建国你一句、我一句乱哄哄地扯了半分钟,搞清楚状况后,二话不说给开了个B超单子,然后愤愤地表示这种事情完全可以等到初七或者初八再来检查,反正肚子里的孩子又跑不掉。这大过年的跑来,简直是耽误别人的性命。

    秦建国和王艳梅被说得不好意思了,但大喜的日子,却听什么话都不觉得生气。

    拍B超的人不少,需要拍个长队。秦建国这会儿就跟伺候王母娘娘似的,生怕被那医生乌鸦嘴言中,连站都不敢让王艳梅站,很凶狠地吩咐秦风好好看着他丈母娘,自己跑去给王艳梅占位排队。王艳梅满脸幸福地坐在边上的椅子上,看着秦建国的位置一点点往前挪,心里头想法很多。如果他在之前的半年时间里,她给自己的定位一直都是秦建国的续弦,秦风的继母,那么现在,她才是真的把自己当成秦建国的老婆了。

    可是在此时此地,想的最多的却不是王艳梅。

    苏糖盯着王艳梅的肚子,微微嘟着嘴,有点接受不来这个现实。不管王艳梅这回要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她都觉得同样郁闷。财产之类的问题,苏糖倒是完全没考虑,她只是骨子里觉得,自己似乎是被抛弃了。不过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可那种莫名的失落感,却怎么自我安慰都消散不掉。

    “阿蜜,你也不舒服吗?”秦风忽然问道。

    “啊?”苏糖回过神来,看秦风的表情显得有点迷茫。

    王艳梅默默地转过头,用相当诡异的目光看了看秦风,秦风微微一笑,贱贱地对苏糖来了句:“我明明什么都没做过……”

    王艳梅嘴角一弯。

    苏糖听懂了,娇嗔着拍了秦风一掌:“讨厌!”

    王艳梅适时提醒道:“你们两个给我注意点啊,结婚之前不许乱来知道吧?”

    苏糖脱口而出:“不是说好的订婚之前吗?”

    王艳梅忍不住对苏糖的脑门十八连戳,边戳边道:“害不害臊,害不害臊?你盼着等着早点把自己交代出去是吧?整天都在想什么呢?昨天是不是又在小风房间里睡觉了?”

    苏糖红着脸道:“哪有……只有前天而已……”说着,刚才那点小心思早不知跑哪儿去了。

    秦风抓了抓头,“那啥,我去上个厕所……”

    “艳梅,到你了,到你了!”秦建国忽然从远处嚷嚷起来。

    苏糖赶紧挽起王艳梅的胳膊,作势要扶她起来。

    王艳梅哭笑不得地拍开苏糖,说道:“扶个屁,我怀你的时候每天还去井里挑水呢!”

    苏糖震惊道:“你怀我的时候……那是差不多18年前吧?”

    秦风呵呵道:“恭喜你,答对了。”

    苏糖满脸难以置信道:“想不到隔了18年还能再生,感觉真怪啊。”

    王艳梅转头给她一记爆栗。

    苏糖委屈道:“妈,你不爱我了。”

    “恶心不恶心,多大的人了都?要爱找你的小风去!”王艳梅对着亲女儿一通毒舌,脚步轻快地跑去了秦建国身边。

    苏糖郁闷地转过头,看着秦风嬉皮笑脸的样子,脑子一抽,大声说道:“秦风,要不我们现在私奔吧!”

    话音落下,满大厅的人全都盯了过来。

    苏糖自知失言,顿时满脸涨得通红,赶紧扑进秦风怀里装死。

    王艳梅远远看着自己秀逗的女儿,心里暗暗嘀咕:“肚子里这老二,千万要比姐姐多长点脑子啊……”(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