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四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初三,天彻底晴了。清晨醒来就是好久不见的一缕朝阳。虽然这点热力完全经不住东瓯市的大风吹几下,可对于心情好的人来说,冷不冷根本无所谓,关键是那天空海阔的感觉。

    秦建国缓了差不多48小时,可早上开车出门的时候,脸上依然挂着傻笑。

    王艳梅怀孕这件事,已经坐实了。“妊娠6周”,这是前天B超报告单上的内容。

    前一天初二,秦风一家子去二大爷家拜年的时候,二大爷一家说了不少好听话——不得不说,同样是亲戚,做人的差别确实挺大的。秦风二大爷家一家子,和秦建国属于堂亲关系,满门都是在机关单位里混饭的公务员,这种不算疏远但又绝非至亲的血缘,让两家人在交流的时候,既不会显得生分,而他们平日里修炼出的见人说人话的本事,又能完美地把握住了话题的分寸。

    这种饭局,秦建业和秦建华一家自然也去了,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则,他们吃饭的时候倒是没再说些有的没的。老太太也很克制地保持了忍耐,只是秦风几个堂姑姑拉着苏糖一通夸奖,几乎要把她说成天仙下凡的时候,表情显得相当生硬,时不时装作鼻孔不透气的样子,哼哼两声表示不满。

    二大爷的小儿子秦晨林去年刚考了律师资格证,秦建国趁着没人的时候,特地跟秦晨林问了秦风和苏糖将来的婚事。秦晨林当场就拍着胸脯说绝对没问题,只要年龄到了,该干嘛就干嘛,完全不用有什么顾虑,说完之后又嘿嘿笑着问秦建国,是不是家里那俩小的已经提前做了些风花雪月的事情,说得秦建国心里也直犯嘀咕,暗道秦风这小子到底有没有已经把苏糖吃进肚子了。看这小两口平日里的腻歪劲儿,这事儿还真挺难说。

    心里头想起这件事,秦建国忍不住瞥了眼后视镜。

    车后座上。苏糖正在和秦风玩着背不出英语单词就要弹一下额头的幼稚儿童游戏,秦建国微微摇了摇头,只盼家里这两个小的千万别太快给他整出孙子来,不然以他养孩子的经验。同时照顾两个小婴儿,那可是要老命的。

    车子飞快地从瓯江大桥上驶过,出了收费站,前方两百米处,就是今天秦风他大舅公设宴的东方明珠酒店。秦风一家人来得稍晚。酒店外的停车点已经密密麻麻泊了不少车,秦建国绕着酒店开了一圈,最后把车子停在了酒店后门的巷子入口。

    一家子从车里下来,说说笑笑地走到酒店门口,迎面就遇上了秦建国的表兄李敬山一家。

    秦建国和秦风父子俩,和李敬山一家的关系其实一直都不错,只是近几年来少了见面的机会,感觉上难免生疏了一些。去年来拜年的时候,也只是寥寥谈了几句,秦风和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哥李快。似乎也没了共同语言。

    “老大!”秦建国拿出了对李敬山的专属称呼,高喊了一声。

    李敬山满脸胡子拉碴,但脸色却是红光满面,挺着滚圆的大肚皮走到秦建国跟前,看了王艳梅和苏糖一眼,憨厚质朴地笑了笑,随口扯蛋道:“本事挺大啊,东瓯市第一美女让你娶回来了。”

    王艳梅莞尔一笑。

    秦建国却显得挺不好意思,连忙给两个人互相做介绍。

    这时秦风的表哥李快,忽然揽过秦风的肩膀。把他拉到一旁,神神秘秘地问道:“小风,我听人说你和你那个姐姐……”李快飞快地瞟了苏糖一眼,“你们两个在谈恋爱啊?”

    秦风闻言一怔。奇怪道:“你听谁说的?”

    “我们这里的人全都知道了啊!”李快同样满脸奇怪,还当自己听了一整天的小道消息是谣言。

    秦风微微皱了皱眉头,略微有点郁闷。

    他倒是无所谓让人家知道,只是短短48小时里就传得这么沸沸扬扬——说句明显带地域歧视的话,这些乡下人在背后嚼人舌根的能力,未免也太强了吧?

    “对。”稍作停顿。秦风索性跟李快说了实话。

    李快顿时目露猥琐之色,胳膊夹着秦风的脖子,使劲摇晃道:“你这个便宜占大了啊!”

    秦风拉开李快的手,笑道:“什么叫占便宜,我们这是两情相悦,那叫真爱!”说着话,走到苏糖身边,拉起了她的手,带头就往酒店大门走去。

    秦建国和王艳梅转头看看李敬山还有李敬山的老婆蔡巧,四个人相视一望,不约而同露出了一抹充满复杂意味的微笑。

    11点半,酒店包厢里的客人差不多已经全都到了。

    秦风和苏糖刚一进门,全场忽然间安静了下来。

    秦淼正坐在正对门口的位置上,看到苏糖今天的打扮,眼睛有点发直。

    苏糖今天的打扮堪称镇场。

    她披了件略紧身的浅色呢子大衣,底下套着袜裤,踩了双长筒靴,站在秦风边上,明明是比秦风要稍微矮一点,可却给人一种修长但又不失丰腴的美感,尤其是她那件露在大衣里面的灰色毛衣,衬着她特地戴出来的那一挂秦风送的珍珠项链,更加突出了这个本就很突出的部位。

    场面安静了足足有3秒钟,等到秦建国和王艳梅还有李敬山一家从后面跟进来,包厢里的人才终于回过了神。

    秦风的大舅公呵呵笑着起身走出来,对秦建国说道:“建国,我刚才差点没认出你儿子来,还以为是哪家的大少爷走错门了。”说着,又转头对秦风道:“小风,今天打扮得这么精神,打算过来结婚啊?”

    “结婚是迟早的嘛。”秦风落落大方地回答,又对苏糖道,“阿蜜,这个大舅公,喏,那边,那个是大舅婆,这边是二舅公、小舅公,小舅婆,咦。二舅婆今天没来啊?”

    苏糖听得脑子发涨,根本连人脸都记不清,却跟小媳妇儿似的不住点头。这种含羞带怯的体验,本该是初一去见秦风祖母的时候就该有的。不成想却拖到了今天。她一边强迫自己把人物关系记清,这边又听秦风的大舅公说道:“你小舅婆去香江旅游了。”

    秦风微笑着哦了一声,拉着苏糖入座,坐到了秦淼身边。秦淼长期心里有鬼,今天人一多。就更是不敢直视艳光四射的苏糖,喊了声“阿蜜姐”,就低头装深沉去了。

    秦建国和王艳梅还有李敬山一家顺着挨个坐下来,刚好把这一桌填满。

    “好了,好了,人都到齐了,叫服务员上菜吧!”角落里,一个秦风叫不出名字但却眼熟的亲戚喊道。话音落下,秦风马上就听小舅婆高声打趣道:“上菜是你说了算吗?问过领导了没?秦局长,上不上菜啊?”这话听着仿佛是开玩笑。可语气里的谄媚,却跟没拧干的抹布上的水一样,仿佛是要滴出来。

    坐在秦风正对面的秦建业,显然很是享受这种马屁。他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半转过身回答道:“什么局长不局长的,我今天只管来混饭,这里你们说了算。”

    “哎哟,都当这么大官了还这么客气!”小舅婆继续着这个调调,又对秦风家的老太太道,“秀珠。你家建业真是有出息啊,我们这么几代人,就出了你家建业这一个!”

    老太太就喜欢听别人夸秦建业,明明乐得不行了。但出于习惯性的虚伪,还是摆手道:“别这么说,别这么说,都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哪有什么官不官的。”

    小舅婆又接着道:“你们家三个,还真是都过得挺不错的。建业当大官。建华现在也是护士长了,建国本事最大,40多岁了还能娶个大美女回来!”

    说起王艳梅,边上几桌人立马起哄起来,纷纷跟秦建国打听,到底是怎么跟王艳梅好上的。

    秦建国自然应付不了这种场面,呵呵傻笑着,半个屁都出不来。

    亲戚们听不到想听的内容,便开始自己发挥,分分钟歪了楼——

    “建国,你家小风现在到底是在做生意还是在读书啊?我刚才都被你姐说晕乎了。”

    “建国,你退休手续办了没有?你现在是在给你儿子打工是吧?”

    “我说建国,孩子还是要去读书,你家里现在条件也稳定了,少赚几个钱也没关系。现在还是有文化重要,你像我小时候不认真读书,现在想学也晚了,读书这种事可不能耽误啊……”

    众人七嘴八舌的,给秦风一家子指点着江山,场面忽然变得和初一的时候有点像。

    秦建国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僵硬了。

    苏糖和王艳梅则是明显感到了不耐烦。

    “要我说,赚钱也要紧,读书也要紧。”这时秦风的小舅婆走过来,搭住秦风的肩膀,荤素不忌地开扯道,“看你姐姐这么漂亮,没钱就没法娶她过门,没文化娶了也守不住,早晚被人骗走,小风,你说是不是啊?”她低头看着秦风,脸上还笑盈盈的,似乎这话没有半点不对的地方。

    秦风微微一皱眉头,忍着,没发作。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和苏糖的关系是从谁嘴里第一个被传到江对岸的,但是这消息从江对岸起,是由谁第一个发起接龙,现在看来倒是线索清楚。

    秦风皮笑肉不笑地来了两声:“呵呵。”

    小舅婆却完全没收敛的意思,趁着菜还没上来,恶心完秦风又来恶心秦建国。她往边上移了一步,对秦建国道:“建国,你现在每个月还有工资拿吗?”

    秦建国居然反问道:“你说哪边?厂里吗?”

    小舅婆愕然道:“你厂里还有工资拿?”

    秦建国自己也有点犯迷糊,说起来他半年前从厂里出来,可是连手续都没办完整,因为头几个月忙着给秦风操持店里的生意,后几个月心思又全都放在学车和造人上,加上家里的钱不减反增,他对自己那点月收入,也就没怎么往心里去了。现在听秦风的小舅婆闻起来,秦建国才有点后知后觉道:“应该没吧,我都没去上班,厂里应该不会给我打钱的。”

    小舅婆道:“诶,不对啊,你不是有20多年工龄,早就好退休了吗?”

    秦建国道:“我是想弄个停薪留职,这样至少厂里还能给我多缴点社保。”

    “你现在还用什么社保啊!”小舅婆一下就把秦建国和秦风这爷俩儿联系了起来,“你儿子这么有本事,这么小就能开店了,老了让他养嘛!省点退休金出来,给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用多好!哈哈哈哈……好福气啊,40多岁就能让儿子给你养老,这么好的事情,我们真是盼都盼不来!”

    老太太坐在远处听着,脸色有点臭,觉得秦建国丢了她的面子。

    秦建国这下也终于听出点不对劲的味道来了,郁闷道:“舅娘,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啊?”秦风他小舅婆装得好无辜的样子,惊讶道,“我怎么说话了?”

    “你……”秦建国的表情那叫一个纠结,却偏偏不知道该怎么还口。

    王艳梅紧皱着眉头,还没开饭,就先没了胃口。

    苏糖抿着嘴唇,小模样非常受伤。要说初一在秦风祖母家里挨骂,纯属民主生活内部批评,今天这回,可算是拉到前台被人撕了。

    “小舅婆。”秦建国正懊恼的时候,秦风忽然站起来,拿出钱包,数了整整1000块,交到了老娘儿的手上,“祝你新年快乐,身体健康。我家下午还有点事,赶时间,这顿饭留到明年吃,你们大家吃好喝好。”

    说着,不等老娘们儿反应过来,拉起苏糖就走。

    王艳梅也算是驾轻就熟了,一拍秦建国的肩膀,跟老娘们儿笑了笑,走得半点都不拖泥带水。

    “诶!诶!走什么啊!菜都还没上!”做东道的大舅公连忙往外追,追到秦风跟前,不想秦风又掏钱给他,不过这回是事先准备好的大红包,“大舅公,实在是不好意思,份子钱你收着,明年我家摆酒请大家,你们到时候一定要过来。”

    大舅公属于老一辈知识分子,老三届的人,退休前好歹当过中学校长,自然不会跟秦风那个目不识丁的小舅婆一样混蛋。他硬是把钱往秦风手里塞,苦口婆心道:“饭都没吃呢,再赶时间,好歹吃几口再走嘛!你那个小舅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每年都这样,年年从年头说人家一直说到年尾,你别把她的话当话就是了!”

    “舅公,钱你收着,就当是我们当晚辈的一点心意。饭我是真不想吃了,我下午要带我妈去找个好点的大夫,给她弄个保胎的方案,你看我爸妈今年都40多岁了,再有个孩子也不容易,我妈肚子里头这个小家伙,现在可是我们全家的宝贝疙瘩。”秦风谈笑风生着,绝口不提老娘们儿。

    舅公也是年纪大了,注意力说走就走,愕然道:“啊?又有孩子了?”

    走在舅公边上的王艳梅停下脚步,一边等秦建国从后面赶上来,一边笑容可掬道:“是啊,前几天刚去医院看过,6个星期大了。”

    “哎哟,那真是恭喜恭喜。”大舅公说着,拉过从后头走过来的秦建国,笑道,“建国,看来你这个体格还很不错嘛!我就说你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再弄点事业出来。现在不在工厂里做了也好,小风已经把资金给你弄起来了,不如你自己也想个法子,弄个项目,我们这边虽然钱不多,不过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能帮的我一定帮。再说……”

    他忽然压低了声音,“你家建业,现在在工商局里当领导,这么好的资源不利用,白放着也是浪费啊。做人嘛,该脸皮厚一点的时候,就该厚一点。等你自己发达了,谁敢在你面前乱说话?你看你小舅娘,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跟建业说刚才那样的话,这天底下的人呐,全都是这样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