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五章 新年好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可以拿吃饭受气这种借口不给个别人面子,却不能仗着自己亲爹常年受嘲讽这个事实不给所有人面子,毕竟可怜不是耍特权的理由,而且也没有人会因此真的对你表示同情和理解。再者说人际关系这玩意儿本就是阶层分明,有权有势的在饭局上永远受追捧,没钱没地位的活该遭人唾弃,所以秦风既不为自己一家人的遭遇表现出一星半点的悲愤激昂,更不屑来自乡下亲戚们的不值半毛钱的同情。

    秦风严守着本分,不出挑也不畏缩,安然避过乡下三位舅公家的饭局后,到了初六,就拉着全家人,一齐去了李敬山家拜年。给足李敬山面子的同时,也无声地向所有的亲戚传达了一个信息:谁都可以不把我家当回事,但如果你不把当回事,那么我也不会把你当回事。你敬我一尺,我也敬你一尺,就这么简单。

    只是小舅婆显然还没搞清状况,反而对秦风一家子表现出了相当深重的敌意。整顿饭吃下来,每每和秦风目光相遇,她就会扔过来一记白眼。秦风对此毫无反应。因为一个真正的聪明人,绝不会花时间和精力去跟一个乡下老娘们儿掰扯道理。

    初六安安稳稳地在李敬山家吃完,到了初七,秦风他们又转战到了秦建国的另一个表兄家里。

    连着两日奔波,等吃完返程,苏糖坐进车里就不停地打哈欠。

    “好累啊……到底要吃到什么时候哦?我作业都还没写完呢,晚上还要上钢琴课。”她嘀咕着,发自肺腑地觉得过年赶饭局比平时上课还要辛苦。

    王艳梅自然和苏糖也是一个反应,微蹙着眉头附和道:“就是,没完没了的,整天就是吃吃喝喝。”

    “不止呢。他们吃完还要去打牌,现在开始打,一直打到晚上三更半夜。这群人也就是觉得咱们家没什么钱。不然你以为我爸走得了?”秦风笑着,发动车子往路上开。

    “怎么走不了?腿长在你爸身上。”王艳梅说着。转头看了眼秦建国。

    秦建国呵呵笑了笑,秦风抬眼一瞥后视镜,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以秦建国的脸皮,人家只要多说几句好话,铁定就会留下。看样子幸好乡下这群亲戚是以为他们家打肿脸充胖子,没钱学别人买车,不然要真让这群家伙知道他们家现在一年能赚百来万,估计秦建国这几天就不用回家了。趴在麻将桌边陪着他那群表兄睡半个月,输个五七八万进去,就能把过去几年流失掉的兄弟情义彻底找补回来了。

    “妈,你以后可得把我爸看紧了,咱们家越有钱,他越容易被人骗去卖了。”秦风给王艳梅提了个醒。

    秦建国顿时就有点脸上挂不住,呵斥道:“胡说八道什么呢?有你这么说自己爸的吗?”

    秦风装着傻笑了笑。

    可王艳梅却不傻,马上接茬道:“放心,有妈看着他,谁都骗不走!”

    秦建国郁闷了。孩子气地转头看窗外。

    苏糖听几个人说着话,忍不住咧了咧嘴,然后就不困了。她打开窗户。让风从外面灌进来,哼起了林俊杰刚才春晚上唱过的《江南》。秦风听了两句,也跟着她一起轻哼。王艳梅拽过生闷气的秦建国的手,把头靠在他肩上,秦建国抵触了不到5秒,就乖乖认了怂——颜值这东西虽然不能直接当饭吃,但很多时候,它确实很能解决问题,所以人们经常能看到一个现象:长得越好看的人家。家庭矛盾往往越少,而家庭矛盾越少。日子就越会欣欣向荣,久而久之。良性循环,就形成了别人口中又有钱又有脸的完美家庭,每个人都特么是人生赢家。所以的所以——“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这种调调,根本就是屁话。现实的真相其实是,这个世界永远是赢家通吃。包括长相方面的赢家。

    拥有赢家潜力的老秦家,很快就从乡下回到了市区。

    初七的市区,已经在渐渐恢复生气。

    虽然不是所有的店铺都已经开门,但多少不再像之前几天那般,仿佛全城倒闭了似的。

    秦风看着路边零零星星的小商铺,稳稳地朝着家的方向开去,路过一个红绿灯路口时,路中间居然站着个交警。秦风陡然想起,今天是周一,机关部门已经开始上班了。

    他微微吸了口气,装着淡定地从交警身边缓缓开过。

    年轻的交警眼睛很贼,第一时间发现了坐在秦风身旁的苏糖,目光不由自主地聚焦了秦风身上。

    好在这点视线交汇的时间相当短暂,秦风作死地朝那交警微微一笑,等交警回过神来,秦风已经开车穿过了路口,然后飞快加速,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茫茫车海中。只留下那交警默默回味:我操,刚才那个开车的小子,怎么看都不像是18岁了啊!

    秦风有惊无险地避开了一劫,王艳梅和秦建国也是吓得够呛。

    “小风,明天还是我来开车吧,交警都出来执勤了。”秦建国惴惴道。

    秦风嗯了一声,补充道:“这边的路口平时都没有人的,现在也就是刚上班,这些警察明摆着是做给别人看的。”

    “机关单位都是这样的,我厂子里不也是这么一回事。”秦建国说着,忽地又想起他要半退休这档子事,紧接着道,“我过几天去厂子里办个退休手续。”

    秦风笑着点头道:“早该去办手续了,这么拖着,厂里不给你发工资,社保和医保估计也停缴了,还不如了断得痛快点,咱们自己交社保,等你到了退休年纪,退休金照样该拿多少就拿多少。”

    王艳梅也道:“对,这种事就该早点弄清楚,拖的时间越久,事情越不好办,等过个几年,你搞不好连办手续的门路在哪里都不知道了。”

    秦建国被秦风和王艳梅说得失了声——好歹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被儿子和媳妇儿当着未来儿媳妇儿的面这么教育,真的是没面子……

    车里又安静了。

    五六分钟后,车子终于开进了自家小区。

    “一家五口”略显疲惫地从车里下来,不约而同地齐齐呼出一口气。吃饭能吃成这样,估计也算得上的民俗特产了。

    “终于到家了,我要先睡一觉。”苏糖又打了个哈欠,眼泪汪汪的。

    秦风打趣道:“吃完就睡,有种动物也喜欢过这样的生活。”

    苏糖抬脚就踢。

    秦风扭身闪过。

    王艳梅无语道:“你们两个别闹,衣服脏了还得我洗。”

    苏糖嘟嘟嘴,然后被秦风拽到了身边。

    两个人手牵手朝前走,绕过一幢楼,隔着十来米,就见到了自家楼底下站着个熟人,身边还摆着两个大皮箱。

    还没走到人家跟前,苏糖就大声叫喊起来:“静静!”

    静静转过头,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秦风快步走上前,略显奇怪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就刚刚。”静静微笑着说道,“中午下的火车,先去了一趟店里,店里没人,我又没钥匙,就过来这边等你了。”

    秦风道:“你怎么不打个电话给我?”

    静静笑眼盈盈地说:“手机给我弟了,你的号码存在手机里,我没记住。”说着,她转向苏糖还有秦建国和王艳梅,温温地道了声:“叔叔阿姨,小老板娘,你们新年好啊。”(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