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六章 两处选择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哗啦啦啦啦……”

    温暖的水流从喷头上洒落下来,淋在苏糖光洁无瑕又玲珑有致的身体上,氤氲的热气围绕在她的四周,让此时不着寸缕的苏糖,看起来仿佛是坠落人间的仙子。仙子姑娘微微闭着眼睛,享受着午睡后醒来的沐浴,她这一洗,就是足足半个小时。

    家里人都出去了,秦风很急,刚刚把静静安顿下来,就到处打电话,把店里头的人手都召集了起来,要开个开业前的全体动员大会。好在员工大多都待在东瓯没走,而且也用不着走亲戚,所以倒也随叫随到。秦风他们几个人,在苏糖躺下睡之前就出去了,这会儿快将近2个小时过去,还是没有回来。

    水温渐渐退去,指尖也略微有点起皱。

    苏糖终于关掉了水,然后拿过毛巾,悠哉悠哉地擦干净身子,接着从壁柜里拿出她的贴身小内内,抬起腿来,套了进去。穿好之后,她把卫生间的门拉开一道小缝,朝外面瞄了一眼,确认屋里没人,把浴巾裹在胸前,很欢乐地就飞奔了出去。快步跑到自己房间里,重重把门一摔,苏糖一边狠狠哆嗦,一边连忙把其他该穿的衣服全都穿好,一边穿一边照着镜子,无比自恋地对自己的身材感到万分满意。

    她觉得刘雅静说得对,女人想要拴住男人的心,最关键的还是脸蛋和身材,至于什么温柔善良,那都是骗鬼的。

    “漂亮的女人最温柔,身材好的女人最善良,宇宙级至理名言。”苏糖想起刘雅静这句话,立马扔下还没穿好的外套,扑到床上打滚撒欢。胸前两团沉甸甸的软包子,汹涌得相当澎湃。

    只是才滚了两圈,房门忽然就被打开。

    苏糖错愕地抬起头来。和站在门外的静静面面相觑,一时间有种想死的心情。

    “那个……”静静忍着笑。指了指外头,“小老板说让你去吃饭。”

    苏糖无比尴尬地爬起来,整了整衣服,神色纠结地问道:“你怎么进门都没有声音的?”

    “我早就回来了啊。”静静道,“刚才我还见你从卫生间里跑出来呢,你没看到我?”

    苏糖睁眼了眼珠子,“那你刚才全都看见了?”

    “嗯。”静静点了点头。

    两团红霞,悄然爬上了苏糖的双颊。她虽然不介意在家里裸奔。可被别人看到,那又是另外一回事。苏糖羞臊得欲死不能,支支吾吾着,转移话题道:“你……你怎么自己先回来了?”

    静静解释道:“小老板他们要搞卫生,说我今天中午刚下车,怕我体力吃不消,就让我先回来休息。我回来的时候,你还在房间里睡觉,我看你睡得香,也不敢开电视怕把你吵醒。就坐在小老板房间看看书。”

    “哦。”苏糖随口一答应,心虚地把外套穿上,然后随口问静静。“你明天要出去找房子吗?”

    静静笑着回答:“当然啊,总不能一直住在老板家里吧?”

    苏糖想了想,继续没话找话道:“你明明只回家几天,怎么还把房子给退了?”

    静静却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无奈:“我过年之前原本是和房东说好了的,等过完年马上回去。不过我又怕中途遇上什么事回不来,就没提前交这个月的房租。结果我这才回家一个星期,房子就被租给别人了。”

    苏糖压根儿就没想着要安慰静静一句半句的,顺着话题便脱口而出:“现在的房子真的很抢手啊!”

    静静闻言一怔。盯着苏糖沉默半拍,脑海中莫名闪过她那个尚不懂事的弟弟的身影。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往上一翘,轻声说道:“是啊……”

    苏糖磨蹭半天。才和静静一起出了门。

    这会儿差不多快到晚饭的点,路上车有点多,但还是比不上平时的热闹。

    苏糖看着满大街紧闭的店门,问静静道:“明天就开业吗?”

    “嗯,小老板说明天先把早餐的生意做起来,还有天黑之后的烤串也要。中午和下午的生意就先不做了。”静静详细地告诉苏糖道。

    苏糖反问静静:“干嘛分这么细啊?”

    静静笑道:“分得细一点,昨晚班的人可以轻松一点嘛。”

    苏糖恍然大悟。

    又听静静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学?”

    “我啊……差不多还有十来天吧……”苏糖叹了口气,“唉,寒假真短啊,一眨眼就快过完了,每天到处赶,还要写作业,还得练琴,感觉都没好好休息过,比平时上学都累。”

    静静含笑不语,但内心保留鄙视苏糖的权利。

    两个人边说边走,不知觉间就到了十八中后巷。

    远处秦风的烧烤店,已经店门大开,屋子里的灯都亮着,在傍晚阴沉的色调下,显得格外醒目。

    巷子外口,车子开走了很多,空出来一大片空间,让苏糖忽然间意识到,十八中后巷原来已经不是一条巷子,而是一条宽广的大街。

    静静显然也有同样的感受,她开口说道:“小老板说,等再过两三年,这里的老房子一拆,这条路要么建大楼,要么就是主干道,咱们的店就看不到了。所以趁着现在生意好,得赶紧赚钱找新地方落脚,不然什么时候房子突然被拆掉,我们店里二三十人号人,就全都没饭吃了。”

    苏糖听着,不由“啊”了一声。

    静静紧跟着又道:“小老板说现在有两个地方可以考虑,一个是大学城,一个是东门街。”

    苏糖假装很懂的样子,分析道:“我觉得大学城比较好,有市场。”

    静静淡淡笑道:“是啊,小老板也这么说。”

    苏糖高兴了,觉得自己和秦风同心同德了一回。

    两人到了店里,正见秦风在关灯。

    苏糖走上前,奇怪地问道:“不是说来吃饭吗?”

    “店里什么都没有,难道吃串串啊?”秦风说笑着一指在屋外怀念旧时光的串串,“我是让静静先喊你出门,我们今晚到外面吃。”

    苏糖下意识地抵触道:“晚上还要去吃酒?”

    “不是吃酒,我们自己找地方。上次那家日本料理怎么样?”秦风征求苏糖的意见道。

    苏糖回过神来,忙雀跃点头道:“好啊!好啊!”

    秦风又转头看看静静。

    静静淡淡笑道:“只要是老板请客,吃什么都行。”

    几分钟后,秦风和秦建国一起,把洗得干干净净的卷帘门全都拉下来,关掉电源,锁好门窗,一行人说说笑笑走出了巷子。

    走到巷子口,秦风无意识地转头瞥了眼不远处的小店。

    肖俞宇的店不出意料地还没开张,而且话说回来,肖俞宇这货——也似乎好久都没有在他眼前出现过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