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进击的脑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阿嚏!”
口水犹如散花喷了一地,肖俞宇擦了擦嘴,然后直起腰来往椅子上一靠,懒洋洋地打出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整月连着吃了几天,他实在是觉得腻了。头几天还好,去的都是他妈家那边的亲戚,亲爹的钱的面子上,各种奉承话听了不少,加上身边还跟了个6分以上水准的嘉惠,耳边左一句“郎才女貌”,右一声“年少有为”的,捧得他胃口都好了不少。
但从昨天起,情况就有点不同了。
昨天开始,轮到去他爸这边拜年。肖俞宇老爹三兄弟,各个家里都是开工厂的,肖俞宇家的那点钱自然没了光环效果。而更让肖俞宇感到不爽的,还是他的两个堂兄,一个刚考上重点高中,一个正打算考重点高中,两相对比之下,他肖俞宇简直就是一个弱智。
肖俞宇脸上假装无聊,心里却烦躁得直想回家。他紧皱着眉头,转头身旁打扮得妖娆的嘉惠,见她正盯着自己那位堂哥两眼冒光,心中顿时又涌上一阵醋意,鼻子里不满地哼哼了两声。
嘉惠闻声,扭过头瞥了肖俞宇一眼,见他脸色不好,就知道这小子想在什么。
“干嘛呀……”嘉惠发着嗲,把椅子往肖俞宇身边靠了靠,伸出手去,挽住他的胳膊。
肖俞宇臭着一张脸,也不说话,诚心不给嘉惠面子。
嘉惠一边在心里头暗骂你个窝囊废,脸上却不敢有任何表现。
现在的生活,对她而言来之不易。
三个月前的那天,肖俞宇因为屁大点事当街崩溃,痛哭流涕地找来他妈之后,嘉惠就成了肖俞宇的未婚妻。这种身份的转变,对于原本只是想靠**从肖俞宇这个小了她整整6岁的小屁孩身上捞点好处的嘉惠来说,绝对属于天上掉馅儿饼。
嘉惠辍学得早,在社会上混了也有些年头了。她知道自己漂亮,但更知道不是所有的漂亮女孩都能钓到有钱老公。事实上混久了之后她才明白。原来女孩子真的是需要一点文化的,有钱人的品味,远不像她想象得那么低。所以今时今日,能遇到一个有钱又没品味的男人,这样一个足以改变她此生命运的机会,嘉惠无论如何不会让它从自己手中溜走。为此她甚至向肖俞宇的爸妈暂时隐瞒了自己的真实年龄,她告诉他们。自己只大肖俞宇3岁。
反正她长得漂亮,这3岁的差距。现在根本出来。
更何况,迷信至极的肖俞宇他妈,还非常相信女大三抱金砖这种鬼话。
嘉惠心底里虽然一万个肖俞宇,可还是对肖俞宇十万个千依百顺。她默默地挽着他,乖乖地一声不吭。过了有两三分钟,肖俞宇果然如嘉惠意料中那样,沉不住气地开了口:“有什么好,我小时候长得比他好。”
“嗯。”嘉惠忍着笑,轻轻应了一声。
肖俞宇又道:“不就是考上个破高中么。有什么难的……”
嘉惠这回没吭声,因为肖俞宇总算还有点自知之明,没说出一些诸如“老子只要随便发奋一下,清华北大随便挑”之类的话来。
肖俞宇吐完了怨气,眉头稍微疏解开来一些。
这时随着最后一家人到场,做东的肖俞宇大伯叫来服务员上菜,饭局总算开始了。
最后到了一家三口。刚好在肖俞宇身旁的空位子坐下来。那是肖俞宇家的一个乡下表亲,具体属性的话——反正也是万恶的有钱人。
“俞宇,今年这么有成绩啊,开了店还找了女朋友,干得不错嘛!”有钱大伯拍拍肖俞宇的肩膀,满满都是祝福。
肖俞宇听到好话。自然咧开嘴来表示高兴。
有钱大伯的话点到即止,没有再没完没了地没话找话,两个人短短寒暄几句后,便各顾各的,相安无事好好吃饭。
这种不用应付亲戚问话的饭局,让肖俞宇倍感轻松。
前几天的好胃口,似乎又回来了。
热菜一个接着一个上桌。半个来小时过去,就把盖满了桌面。
酒席的菜很合肖俞宇胃口,肖俞宇越吃越有味,片刻后服务员端上一道烤羊排,他头一个便伸筷子去夹,可羊排才刚夹到碗里,还没等吃下嘴,身后忽然就响起了一个让他咬牙切齿的声音:“俞宇,你那个店这几天不用开啊?我跟你说,过年开店卖吃的最赚钱,你这几天关门真是笨死了!”
笨你妈逼!
肖俞宇在心里头破口大骂,可转过头,却跟绵羊似的喊了声:“婶。”
肖俞宇的大婶笑眯眯的,身旁还站着那位令肖俞宇相当嫉妒的堂哥,她身子往前一探,俨然没把肖俞宇当回事,大大咧咧从肖俞宇和嘉惠之间取走了装着满满红酒的醒酒杯,往自己和肖俞宇堂哥的空杯子里倒上半杯,可接着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转手竟把醒酒杯放回到了乡下有钱表亲家的那边,然后完全跟没事儿人似的,大声对这桌上的所有人喊道:“大家新年快乐!”
满桌人闻言举杯,只有肖俞宇,紧皱着眉头,远处的醒酒杯,肚子里隐隐然有了点火苗。
众人碰杯,意思完毕后,肖俞宇的大婶却没有马上就走。
她就站在肖俞宇身后,继续问道:“俞宇,你店里头的生意怎么样啊?”
“一般,就那样。”肖俞宇淡淡回答着,心里却是相当不平静。
其实自从三个月前在店门口丢过脸,他就一直碍于面子没再去过店里,甚至都不敢在十里亭路一带露面。现在十八中后巷门口的那间烤串店,完全是他妈和专门请来的店长在管,他本人只负责最后收分红——当然,这是比较客气的说法,实质上,这笔钱根本就是他妈以分红的名义给他的大额零花钱。
照理说遇上肖俞宇这种态度,一般人就不会再接着往下问了,可肖俞宇他大婶显然不是一般人,她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玩起了肖俞宇:“你说一般肯定就不一般!俞宇。要不你教教我叫振宇怎么做生意吧!我家振宇现在读书都读傻了,每天在家里跟我讲英文,你说我能听得懂吗?等以后大学毕业了,英语又派不上用场,到时候要是找不到好工作,好歹可以像你学习学习,自己做点生意养活自己!”
肖俞宇堂哥微笑着没说话。以他的成绩,不管他妈说什么。都是在间接炫耀。
“振宇哥就不用跟我学了,他学习这么好,以后找工作肯定很方便的……”肖俞宇没奈何,只能顺着大婶的话说。
大婶闻言,却忽然转了个折,大声道:“现在光学习好有什么用啊!他连恋爱都不会谈,让他在学校里赶紧给我找个女朋友,就算影响学习了,能考个二本我也愿意!”
“妈……”肖俞宇堂哥喊了一声。
马上有会来事的亲戚紧跟着起哄道:“哟!哟!还知道不好意思了。实是到了想老婆的年纪了!”
“别瞎说,人家振宇是高材生,还要考重点大学的,现在高三学习这么紧张,哪有时间想这些?对了,振宇啊,你们一中放寒假只到十五吧?”另一个亲戚问道。
肖俞宇堂哥点头道:“对。”
那位亲戚面露得色道:“我家子涵他们学校也是到十五就开学。现在的重点高中,学习压力也大啊……”
此话一出,满桌人纷纷点头说是。
然后肖俞宇他大婶来了句:“还是俞宇的生活轻松啊,今天女朋友都带了来,两个人什么时候订婚?”
“已经订了。”嘉惠举起手,秀了一下戒指。
肖俞宇他大婶装得满脸惊讶道:“这么快啊。怎么订婚都没跟我们说?这么大事,怎么也不摆酒啊?”
肖俞宇闻言一怔,忽然也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对劲。却听坐在他对面的老妈回答道:“这不是都还没到成年嘛,现在摆酒感觉太早,我就先让这两个孩子把事情定下来,摆酒的话等到俞宇再大点也不晚。”
“再大点,到时候连孩子都要有了!”肖俞宇他婶婶笑着。满桌客人也跟着笑起来,然后下一秒,她又把话题转移回到了她自己儿子身上,“我家振宇这点就真的比不了俞宇了,振宇他现在在路上见到女孩子都还会脸红。”
“你家振宇是读书人嘛,读书人就是这样的!”亲戚又开始捧。
“什么读书人,他就是个书呆子!”肖俞宇婶婶满脸是笑道,“读再多书,出来还不就是每天赚那几个钱?诶,对了,俞宇啊,刚才说让振宇跟着你学做生意,你还没说答不答应收他这个徒弟呢!”
“啊?”肖俞宇陡然一怔,打死也想不到,他婶婶居然又把话题给绕回来了。他很勉强地挤出一脸笑来,支吾道,“这个……生意这种事其实不用教的,自己试一下就会了嘛……”
“这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这里哪个不是做生意的啊?谁不是一点一点学过来的。你这个年纪,能自己一个人撑起一家店,很不容易啊!”肖俞宇婶婶满脸真诚道。
肖俞宇呵呵傻笑。
肖俞宇婶婶忽然问道:“俞宇,你现在店里有多少人?”
“啊?”肖俞宇又是一愣,本想随便编个数,不料刚一张嘴,另一个声音也跟着一起发了出来。
“十几个人。”
“6个人!”
肖俞宇愣住了,他愕然地在对面的亲妈,傻逼了三秒后,眼神中透出了明显的责备。
肖俞宇他妈居然还觉得挺内疚,连忙亡羊补牢,找补着解释道:“过年前走了几个,现在就只剩6个了。”
肖俞宇他婶婶点点头,又笑着对肖俞宇他妈道:“俞宇店里的工人你说开就开,都不用问他这个老板的意见啊?”
肖俞宇他妈倒是面不改则,回答道:“老板嘛,只要做决定好了,小事情不用管得那么细的。”
“都开掉一半人了还叫小事啊?宇的目标挺大的嘛!”肖俞宇他婶婶笑道,“俞宇,打算以后怎么发展啊?”
肖俞宇这时的脑子已经当机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他婶婶,只能硬着头皮道:“该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嘛!”
肖俞宇他婶婶却不依不饶,追问道:“那的情况,你今年打算怎么做?”
“今年……今年就继续卖烤串咯!”肖俞宇有点动火气了,语气略微有点冲。
肖俞宇的婶婶却不受他的气,直截道:“哎哟哟,脾气怎么还是这么急,你现在都开店做生意了,做人要学会控制情绪知道吧,婶婶跟你说,都是为你好,换了别人,我还懒得跟他说呢!”
肖俞宇忍不住了,翻了一记白眼,扔下筷子,表示不吃了。
肖俞宇的婶婶这时终于图穷匕见,呵呵一笑,说了句:“你这样,以后生意肯定做不大。”
这句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剪刀,咔嚓一声,轻松剪断了肖俞宇脑子里那根苦苦维持着理智的神经。
话音落下,肖俞宇炸了。
“大你妈逼!”肖俞宇猛地一拍桌子,怒声咆哮着站起来,冲着他的婶婶,语速极快地把憋了半天的话一股脑全都喷了出来,“你儿子读书成绩好了不起是吧?老子那是没好好学,老子要是好好学了,北大清华抢着要老子!做生意,做你妈逼生意!这点小生意,老子根本都不稀罕!老子有的是本事!以后你们这里所有的人,你们的财产全部加起来,也不会有老子一年的收入多!妈逼的!我操你大爷!”
说完,一脚踢开椅子,转身就朝包厢外跑去。
满屋子的人被肖俞宇这突如其来的反应搞得有点愣神,肖俞宇的爸妈更是尴尬万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圆场。
安静了半天,却是肖俞宇堂哥打破了沉默:“都什么年代了还清华北大,我大学打算去美国读的。”
这一句话,立马把场面拉了回来。
大家又欢声笑语起来,更没人把肖俞宇的话当回事。
一年的收入顶这里所有人的家产,这特么不是扯蛋么?
这里满屋子的人,全部家产加起来少说也有一个亿了……
……
肖俞宇从酒店大门飞奔而出,一口气跑了差不多五六百米,终于体力不支,扶着膝盖弯腰大喘起来。喘了半天缓过了劲,他直起腰来,周繁华的夜景,心头的怨毒,却是越积越深。
不该是这样的……
我肖俞宇不该是这样的……
肖俞宇低着头,沿着马路快步走着,不知不觉间,就拐进了十里亭路。
十里亭路今年卖衣服的店又变少了,这个点冷冷清清的,只有寥寥几处灯火,路上也不见有什么行人。
肖俞宇埋头前行,走到十八中后巷时,忽然停住了脚步。
他盯着巷子远端那幢孤零零的建筑,紧紧攥起了拳头。
他想起了前些日子,秦风管他叫傻逼的画面。
那回忆是那么高清流畅,那么印象深刻。
凭什么?
凭什么连这样的贱民都敢这么对朕?
肖俞宇抱着一种扭曲到变|态的价值观,回味着今年一来吃过的亏。然后越想越窝火,越想越觉得没法忍。
他站在原地,深深地吸了口气,嘴里喃喃道:“你们都给老子等着,有你们后悔的时候,有你们跪在老子面前的时候,老子一个一个弄,早晚全都弄死你们……”
肖俞宇说着话,浑身都在颤抖。
这个世界对不起他,他决定报复。先拿秦风开刀。(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