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夜黑风高放火夜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漆黑的空间里,弥散着淡淡的油位,其间还略带一点辛辣香料的气味。挂在墙上的时钟,精准地以秒针跳动的声音,传达着时间正在流逝的信息。突然间,一阵显然由生物发出的咕噜声,打破了此间的和谐宁静。肖俞宇摸了摸肚子,喉结一动,将口水咽下肚。他觉得好饿。

    这会儿距离肖俞宇发誓报复,已经过去将近24小时了。今天一 整个白天,他都在附近晃悠,观察地形,设计待会儿跑路的路线。不得不说,有些人平时看起来就跟弱智似的,但真到了干坏事的时候,其综合能力总能得到全面发挥,智商一下子就能窜到平均水平线之上。

    肖俞宇在秦风的小店周围逛了一整天,中间碰到苏糖三次,遇上秦风一次,以及和秦风店里的员工照面次数多达两位数,如此频繁地露脸过后,为了洗刷待会儿自己干坏事的嫌疑,傍晚5点来钟草草地吃过晚饭后,他就一直躲在自己的店里头,打算伺机而动。

    但悲剧的是,事情却并没有像肖俞宇想象中的那么进展顺利。

    肖俞宇没料到,秦风今天头一天开张,生意居然就能好成这样。从晚上6点左右开始,他就不断听见有人从巷子里进进出出,一直持续到现在的凌晨2点,还是没有要消停下来的意思。这么红火的场面,让肖俞宇在羡慕嫉妒恨的同时,又情不自禁地想起昨天他婶婶的嘴脸,配合着此时此刻胃里空落落的感觉,肖俞宇越发对这个世界感到痛恨。

    “马拉个币的,你们全都要死……”肖俞宇轻声嘀咕着,摸着黑,去给自己倒了杯水。

    站在柜台边,喝水的时候屋外的马路上忽然疾驰而过一辆货车,一道灯光从屋子的细缝透进来,射到墙上的那刹那。投射出一个类似人形的投影。肖俞宇见状右手一抖,半杯水直灌进了鼻子,顿时呛得死去活来。剧烈咳嗽了差不多有三五分钟,好不容易把气管里的水给咳出来。肖俞宇缓过劲,却忽然觉得身边冷飕飕的,继而联想到刚才那人影,再想起以前流传在十八中附近的各种传说,内心深处再也受不了撞鬼的煎熬。连忙哆哆嗦嗦开了门,从店里头跑了出去。不成想刚跑出门,见又撞见了正手牵手往家走的秦风和苏糖。肖俞宇见到秦风和苏糖,顿感无路可退,心里骂着娘,一咬牙,又跑回了自己店里。

    秦风和苏糖被这货没头没脑的行为搞得相当无语,两个人对视一眼,苏糖小声道:“他是不是有病啊?”

    秦风轻叹道:“这么明显的事,为什么要用疑问的口气呢?”

    苏糖瘪着嘴。用表情表示此地不可久留,又疑惑道:“都这么晚了,他一个人鬼鬼祟祟在这里干嘛都不知道。”

    “不关我们的事,走吧,今天睡得也够晚了,过几天你就要开学了,熬夜熬惯了,等开学起不来你就完蛋了。”秦风说着,拉着苏糖过了马路。

    肖俞宇靠在门边,偷听着秦风和苏糖的对话。听到门外的动静渐渐变小,他提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他慢慢走回到角落,想起刚才秦风和苏糖对话的内容。眼中又不由地透出几分戾气。

    怒壮人胆。肖俞宇对鬼鬼怪怪之类玩意儿的畏惧心理,一下子就减弱了许多。

    “呵!”他忽然一声狞笑,神经质地对着空气轻声道,“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你特么敢出来,老子就敢弄死你。你敢出来吗?!”最后五个字。他是用喊的,喊过之后,安静数秒,见没有鬼出来,肖俞宇得意了。他觉得自己在这场灵异事件中取得了最终胜利,进而联想到,本大爷连鬼都不怕,还会怕秦风这种穷逼货?

    如此自娱自乐着,默默意淫到凌晨2点半,肖俞宇渐渐觉得肚子不饿了,就连远处巷子里的声音,似乎都变小了很多。肖俞宇意淫累了,念头开始拐弯,脑子里往外冒各种图片,先是具有实战性质的他和嘉惠的战斗场面,然后就是纯想象范畴的他和苏糖的战斗场面。肖俞宇越想越来劲,他开始口舌发干,心跳加速,于是在四下无人的情况下,他解开了腰带……

    20多分钟之后,肖俞宇疲惫而满足地呼出一口长气。

    他拉上裤子,静静地坐回到墙角。脑子里一片空白,再也提不起半点想法。片刻之后,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

    秦风虽然2点出头就回了家,可店里的最后一波客人,却闹到将近快4点才离开。

    王安忙活了将近一个通宵,等到和伙计们一起打扫完屋里屋外,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这倒不是他体质弱,关键是近来正和谢依涵处于热恋期,平均每天晚上都要恩爱2回,一整个星期下来,饶是每天大鱼大肉进补有方,可还是免不了消耗过度。今天说是自告奋勇来值夜班,这其中未必就没有变相求放过的意思。

    等伙计们一个两个走完,王安赶紧先去洗了个澡,回到二楼值班室,却嫌屋外震慑小毛贼的

    强光灯太亮,心里寻思着都这个点了,又是大过年的,应该也不至于有小偷出没,干脆关了灯,心很大地躺下就睡。

    ……

    一阵由门缝吹进屋的冷风,让肖俞宇产生了强烈的尿意。

    他忽然睁开眼,茫然了半天后,忽地想起今天是来干嘛的,猛然嗖的一下站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见是4点半出头,肖俞宇深吸一口气,然后颤抖着,弯腰提起了摆在墙角的一桶食用油,慢慢走到了房门前。

    推门出屋,迎面就是寒冬时节的刺骨冷风。

    肖俞宇打了个冷战,脑子里那不清不楚的逻辑,却没能冷静下来。

    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只觉得应该给自己一个交代,至于到底是为什么交代,交代什么,那都不重要了。

    他提着油,迷茫地走进漆黑不见五指的巷子,来到秦风家店门前的时候,心跳很快,思绪很杂,几个瞬间,甚至把自己的整个人生都回顾了一遍……(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