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九章 天妒英才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萧瑟的穿堂寒风,由下往上吹起,掠过十八中后巷的刹那,遮蔽月光许久的乌云,忽然也整片拨开。朦胧的月光从空中洒下,让原本黢黑的巷子,有了极细微的能见度。按照鬼片的拍法,这种似有非有的亮度,恰好最能诱导人类内心的恐惧,微光,刚好可以看见鬼,并且刚好可以让人知道,鬼也看到了他。肖俞宇置身秦风的店门前,深深地吸了口气。刚才在自己店里的那种感觉又上来了,而且最糟糕的是,他忽然想起来,秦风这家店的前身。

    “麻痹的,选什么地方开店不好,偏偏要选个鬼屋,真是脑子有病……”肖俞宇嘴里碎碎念着,企图靠装愤怒来掩饰内心的不安情绪,但颤抖的声音,却狠狠地出卖了他。

    肖俞宇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提着食用油的左手,以及握着一根不知从哪儿找来的钢筋的右手,都冰凉得跟死人一般。他左右看了看,没能找到可以侵入店内的入口,事实上,他此时也没这个胆子往店里走。于是他又自言自语道:“行啊,逼我在外面放火是吧?那老子就在外面放!”

    说着,便打开了食用油的盖子,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将油桶的口子朝着店门泼油。

    只是那油桶实在太重,而油桶的口子又实在太小,泼了两下,滴出来的油就跟前列腺增生病人的嘘嘘一样,点点滴滴的,完全倒不出杀人放火的架势,反倒还淋得肖俞宇满手都是。

    肖俞宇忙活半天却泼油未遂,累得只能先把油桶放下,喘几口气先缓一缓。

    过了几分钟,等他回过劲来,却还是不死心,索性用钢筋在油桶上戳出几个口子,然后在秦风店门前洒了一地的油。肖俞宇虽然心里明白在店外面放火其实没什么用,但事情到了这一步。不弄出点动静,他又觉得对不住自己苦心孤诣熬的这半宿。

    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火柴,肖俞宇站在屋檐下,华亮了一根。

    他注视着那漆黑中的一点光芒。火苗摇曳,又是冷风过境。

    肖俞宇手一抖,赶紧扔下了火柴。

    火柴落进前方满地的“积油”内,却并没有像肖俞宇想象中那样,瞬间引燃火海一片。相反的,不仅没点燃,而且还迅速地湮灭了。

    “你麻痹啊……”肖俞宇有点迷糊了。但他毕竟不是真的弱智,下一秒他就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话说,金龙鱼可以拿来杀人放火吗?

    肖俞宇想了想,隐隐约约记起,电视剧里用的油,好像都是柴油……

    他站在秦风店门前,内心中忽然涌出一股挫败感。

    几分钟前刚刚回忆过的一生,在这一刻精简成了几个简略的片段——堂哥的志得意满。大婶的笑里藏刀,苏糖的不屑一顾,秦风的呵呵呵呵……

    肖俞宇低着头,屈辱、挫败、愤恨,渐渐交织发酵。

    他紧握着手中原本用来“防鬼”的钢筋,忽然间,真的什么都不怕了。

    “啊——!”空旷静谧的巷子里,陡然响起了一声长吼。

    肖俞宇发了疯似的,挥舞起钢棍,朝着小店前台前的卷帘门猛烈砸去。

    乒乒乓乓的响声。打破了凌晨的宁静。

    肖俞宇以一种旁人看不懂的方式,宣泄着内心的不甘。

    为什么老子这么聪明,却总被人叫傻逼?

    为什么老子长得这么帅,苏糖却偏偏喜欢秦风那个穷逼?

    为什么老子是个天才。却要被一群下等人嘲讽?

    为什么老子今天只不过想烧掉一间房子,却连火都生不起来?

    不公平,老天爷不公平!

    老天爷给了我这么优秀的先天条件,却不让我干成功一件事情,天妒英才,没错。就是天妒英才!

    肖俞宇心里这么想着,钢筋越挥越来劲,然后只听卡拉一声,秦风贪便宜买的廉价卷帘门,竟生生被打开了一道口子。

    ……

    “我操,谁他妈有病啊……”王安骂骂咧咧地掀开被子,眼睛微眯着从铺盖卷里钻了出来。相比早上刚睡醒时的起床气,这种睡到一半正做着美梦却被人硬生生吵醒所导致的愤怒,程度显然要强烈得多。听着楼下不间断的砸门声,王安一边套衣服一边咬牙切齿地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把那个砸门的家伙活活捏死。只是随着那砸门的动静越来越猖狂,等王安走到楼下开始穿鞋的时候,那把人捏死的信念便不再那么坚定。

    已然彻底清醒过来的王安,心里默默怀疑是不是哪家的精神病人跑出来夜游,不然换做精神正常的人,怎么可能在这个鬼都要打卡下班的点敲门玩?

    要知道,现在可是他妈的初九,正儿八经地论,可是连年都还没过完,猪肉刘他们甚至都还没进入开工状态,早上都不过来送货!

    要不要先报个警?

    王安穿好鞋子,心里也有点打鼓。

    他定了定神,打开厨房的后门,走到了后院。

    没了隔音的墙,钢筋敲击卷帘门的声音,便一下就立体化了。

    王安眉头一皱,这才想起来跑回屋先把灯打开。

    屋里头王安按下开关的瞬间,肖俞宇脑袋顶上的照明灯随之亮起。

    骤然而来的灯光,闪得肖俞宇差点双眼亮瞎,他本能地抬起手来遮挡住光,敲打卷帘门的动作,也紧跟着停顿了下来,

    肖俞宇的心跳忽然间开始变快,他万万没想到,这店里头居然还有人。

    而就在他做贼心虚发懵的时候,小店后院的门已经被人从里头打开。

    王安气势汹汹地从里头走出来,张嘴就骂:“你脑子有病吗?”

    肖俞宇渐渐恢复了视力,他转过头,愕然地看着王安,对视两秒后,本能地拔腿就跑。

    王安见状一怔,脑子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居然紧跟着就追了上去。

    肖俞宇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吓得越发不敢停留,只是他今晚实在耗力过度,此时此刻越是想快点跑出巷子,却越是迈不动腿,呼哧呼哧地狂奔了三五十米,体力差不多就见底了。

    他扭过头,瞥了一眼渐渐追上来的王安,脑子里忽然闪出一个想法:不对,他看见我了,他是不是该死?

    这个念头几乎在一瞬间就占据了肖俞宇残存的理智。

    肖俞宇猛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下一秒,就当王安迎面追上的同时,他举手右手,朝着王安的正脑门,狠狠地挥出了一棍。

    王安没有一丝丝防备,肖俞宇没有一丝丝顾虑。

    伴随着半声惨叫,十八中后巷,再次恢复了宁静。

    肖俞宇把钢筋扔在一旁,看在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王安,气促而颤抖着重复念道:“是你逼我的,全都是你们逼我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