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一十章 生死未卜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东瓯市第二人民医院5号手术室的灯亮了整整一夜。过年期间,急救病人的数量甚至要比往常更多一些。脑外科的主任医师潘前进摘下口罩,缓缓地呼出一口气,算上刚刚退出去的这个病人,他已经连续做了8个小时的手术,中间别说喝水,连唯一一次上厕所嘘嘘,都是抽空完成的。陪在他身边的助手这会儿已经靠在墙边,微微打起了鼻鼾,手术台前,唯剩下两个年轻小护士,还在清点刚刚使用过的纱布和血管夹的数量。这年头医患关系越来越僵,有些事情,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你们两个数完就回去休息吧,估计不会再有什么事情了。”潘前进淡淡说了句,就打算往外走。

    可话音才刚落,手术间就响起了铃声。

    潘前进眉头一皱,手术室里两个小护士也不由得动作一停。

    “怎么又来病人啊……”一个小护士无语地嘟囔道。

    另一个小护士问道:“现在几点了?”

    “6点出头。”潘前进沉声说着,便脚步匆匆地朝着手术室外走去。

    手术室外并不意外地围着一大群人,乌乌泱泱将近二十来号人,把手术室入口围得密不透风,但好在这群人还算理智,知道手术室不能乱闯,所以看样子急归急,但总算没冲进来。人群的最前头,医院的护工已经推着年轻人等在那儿,推车上躺着一个满头是血的年轻人。

    “医生,片子拍好了。”不等潘前进搞清楚状况,一位看着更年轻的年轻人,已经递上了刚拍的头颅ct。

    潘前进接过来,只是随便瞥了一眼。就赶紧对护工道:“推进来,马上手术。”说着,让开身子。先让护工进去,然后又对房外一群人说了句:“你们别围在这里。这里进进出出好多手术病人,要是磕到碰到了,别人的家属也不乐意。”

    刚才递片子的小年轻闻言,立即转过身,用一种不容反对的口吻道:“你们全都先回店里,这儿我一个人看着就行。”

    人群中马上有人问道:“小老板,你一个人吃得消吗?”

    “我就坐着等,有什么吃不消的?回去。回去,全都回去,就算我舅舅今天死这儿了,咱们的生意也照做不误。静静,店里头你盯着点儿。”说话的年轻人,自然就是秦风。

    静静满脸凝重地朝半封闭的楼层内部望了一眼,轻轻嗯了一声。

    几分钟后,当静静领着这一大群热心过头的店员们坐着电梯离开,秦风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王安是在早上5点10分左右,被早起的惠琴发现的。

    秦风急忙跑到现场。帮王安叫来救护车,再到送到医院,中间又耽搁了一小时。

    王安从上车到这会儿。一直处于晕迷不醒的状态,而按照接诊医生的说法,王安现在的状况相当糟糕,搞不好就是死路一条。

    “麻辣隔壁的……”憋了半天,趁着此时身边没人,秦风终于咬牙切齿地骂出了声。他实在想不明白,像王安这种一泡妞就考虑结婚的新世纪好男人,怎么会有人能对他下这种毒手。

    磨了磨牙,秦风拿出手机。犹豫着,是不是该先给家里打个电话。

    毕竟他从家里跑出来到现在。家里的二老和苏糖那丫头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想了想,秦风还是把手机塞了回去。

    现在该办的手续都办好了。家里再来几个人,实际意义也不大,更况且这会儿才6点出头,大家都睡得好好的。至于说王安正在抢救这件事,过上个把小时,等秦建国他们仨去店里吃早饭,惠琴和王浩他们不抢着说才叫不可能。所以——还是让家里人睡到自然醒吧,王艳梅肚子里可是怀着孩子,一惊一乍的,对谁都没好处。

    这么想着,秦风不仅没有给自家爸妈打电话,甚至连苏糖的外公外婆,也就是王安他爹娘,也没有通知。

    坐在门外思考了半天,秦风最终只给谢依涵发了条短信。

    发完短信后,他拨打了110……

    ……

    谢依涵纵然是火急火燎地出门,但依然保持了最低限度的妆容。她来到医院的时候,秦风刚送走两个前来问询情况的警察。见到秦风,谢依涵略显慌张地问道:“他现在怎么样?”

    “不知道,医生说情况不好,正在里面抢救。”秦风沉声回答。

    谢依涵紧紧皱起眉头,满脸愁容地追问:“他怎么出事的?”

    “被人打伤了,打到头,早上被惠琴发现躺在巷子里,头部这里,凹进去一大块。”秦风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谢依涵顿时脸都白了,瞪起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比划道:“这里……凹进去一大块?”

    秦风表示确定地点点头。

    谢依涵沉默片刻,慢慢扶着椅子的扶手坐下来,怔怔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待着,等了又有大概一个钟头左右,当楼层的电梯打开,哭喊声随之传出。王安的母亲周春梅喊叫着从里头跑出来,身后还跟着王国富,还有秦建国和王艳梅。

    秦建国快步走到秦风跟前,张口便责备道:“小风,你舅舅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打个电话回家跟我们说一声?”

    秦风心说叫你们来有个屁用,嘴上却转移话题:“爸,警察去咱们店里看过没?”

    “看了。”秦建国没好气道,“早上清洁工来得太早,街上被扫得干干净,连个鞋印都没找到!”

    秦风闻言一怔,问道:“爸,你没跟警察说,咱们店里有监控吗?”

    “诶?”秦建国反应过来,一拍脑门,“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先别说这个了,小风,你舅舅进入抢救多久了?”王艳梅倒是人家亲姐姐,相比之下更关心王安的死活。

    秦风拿出手机看了眼,“差不多快2个小时了。”

    “2个小时怎么还不出来?”王艳梅用看待阑尾手术的目光看待脑外科手术。

    一旁哭得死去活来的王安他妈一听,立马就喊得更厉害了,“阿安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也不想活了!呜呜呜……”(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