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十一章 捉贼拿赃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冬季午后的阳光暖烘烘的,光线从窗外透进来,连桌椅板凳都被照得多了一股子慵懒的感觉。秦风坐在电脑前,颇感乏力地瞥了眼桌边的闹钟,此时是下午2点半。他早上5点多从家里跑出来,中间这么长的时间,一直都紧绷着神经,莫名其妙地东奔西跑着,几大家子的事情,仿佛一下全都压在了他的肩上,再加上医院里那紧张兮兮的气氛,搞得向来精力还算不错的他,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此时他刚从医院回来,顺便还接回了王艳梅。根据从手术室里出来的那位满头大汗的医生的话说,王安的命倒是抢救回来了,不过这台手术最快也得到晚上六七点才能搞定。那大夫形容得很是恐怖,说要在王安脑袋上钉上一块铁板,王安家的老太太周春梅一听这话,顿时就两眼翻白晕了过去,搞得边上一群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好不容易等到周春梅醒过来,秦风一看这么干耗着不行,毕竟后妈肚子里怀着他的亲妹妹,索性就硬拉着预备丈母娘先回了家。至于医院那边,有老秦同志看着就行,反正银行卡也交给他了,除非第二医院敢狮子大开口说你家病人这次手术的花费得超过90万,不然秦风在与不在,也确实没什么区别。

    秦风和王艳梅一走,医院那边除了秦建国,就只剩下那对倔强的老人,还有被道德枷锁困在原地的谢依涵。秦风倒不是说不相信爱情这玩意儿,只是——爱情再有力量,也总归敌不过现实。

    事到如今,秦风很难去揣测谢依涵是怎么样一个心理,王安生死不明,即便醒来,也很可能会成为半个植物人,虽然她和王安在二十七八岁的“高龄”互相交了一血,各中情节万分感人,然则一血是一血。生活是生活,说“我愿意照顾你的下半身”容易,说“我愿意照顾你的下半生”却真心有难度。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尚且会各自飞。何况谢依涵和王安,压根儿连婚都还没订下。按照十年后男女之间不要脸的乱搞说法,他们现在的关系,顶多就是披着对象外套的固定****关系,也就是所谓的男女朋友。所以谢依涵跑还是不跑,这不是完全法律问题,而是道德和人性的问题。

    “唉……”明明累得像条死狗的秦风,很佩服自己居然还能有闲心去考虑王安的婚姻问题,他深深地为自己的八卦之心叹出一口气,然后摇着头背书道,“时运不济,命运多舛……”

    借故跷了下午余晴芳的数学课的苏糖,在边上弱弱地跟了下半句:“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秦风乜她一眼。道:“你舅舅都要挂了,你有心思背书?”

    苏糖搬了张椅子,坐到秦风身边,盯着正在开机的电脑显示屏,说了句大实话:“他就算今天就死,我们还是得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啊,难不成我心里头觉得难过,就不用去上学了?店里也不用开门做生意了?”

    秦风又叹了口气,问道:“你对舅舅就这么没感情啊?”

    苏糖想了想,说:“真等他举行葬礼的那天。我估计能哭出来,现在顶多就是有点担心,不过我担心也没用啊,担心又医不好他。”

    秦风轻轻握住了苏糖的手。她的手有点发凉。

    两个人沉默了几秒,一段熟悉的开机音乐,在安静的房间里倏然响起。

    “快查查看吧,那些警察屁的用都没有,人家脑袋都开花了还不给立案,还得我们给他们找证据。”苏糖语气愤愤道。

    “怕就怕找到证据也抓不到凶手。大半夜的敢把门敲开一个大洞,还敢动手杀人,这么穷凶极恶又没脑子的事,八成是外地人干的。现在都过去几个小时了,人家跑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这年头,你要是不弄出条人命,人家警察才不会费那么大的力气帮你千里追凶……”秦风消极地唱衰道,一边打开监控,直接把时间跳到了昨晚上3点半之后。因为昨晚上店里打烊的时间就是3点半,让秦风觉得省了不少时间。

    苏糖紧盯着屏幕,很尽职尽责地想发挥一点作用。

    但她显然低估了这件工作的难度,看了大概有十来分钟,苏糖就有点焦躁起来,建议道:“能不能快进啊?”

    “快进倒是没问题,不过就怕错过镜头啊……”秦风道。

    苏糖郁闷地微微一叹。

    两个人正说着,房门忽然被人从外头敲响。

    秦风和苏糖对视了一眼,觉得有点奇怪。

    通常楼上这间房,除了他们自己家几个人,店里的员工是绝对不会上来的。

    “谁啊?”秦风问了一声,紧接着就提示道,“门没锁。”

    话音落下,就见屋外的人推门进来,是店里的新员工徐晓慧。

    秦风在过年之前,招了三个新员工。一个是王炼,现在在当楼下当学徒,手艺进步很快,短短几个星期就有赶超赵云的意思。另外两个,一个是罗永超,退伍老兵,秦风安排他做专职保安,另一个就是徐晓慧,她的另一个身份是罗永超的老婆。昨天晚上,原本是该罗永超值夜班的,但罗永超家的亲戚比较多,昨天去乡下拜年,就跟秦风请了一天的假。结果好死不死,留下来代班的王安,脑袋就在当晚被人开了瓢。

    “老板,昨天真是对不住,我家老罗刚好去了乡下……”徐晓慧微弯着腰,满脸写着无奈。她和罗永超绝对是属于东瓯市的赤贫阶级。当年罗永超退伍回来后,因为军龄不够,所以街道只给安排了一个临时工的工作,罗永超嫌收入不高,就自己做了点小生意,可惜实在没做买卖的天分,微薄的收入一直都只够个温饱。而她自己文化水平不高,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只能常年给别人打打零工。现在家里的孩子大了,考上一所三本,学费说多不多,但也绝对够他们家喝上一壶。过年前他们夫妻俩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资比别处高很多的活,可不成想这才过了几天,店里就出事了。

    徐晓慧生怕秦风会迁怒他们夫妻俩,一脚把他们踢了,今天早上知道王安昨晚给自己老公替班,结果就替得差点扑街的消息,徐晓慧的第一反应就是在心里高呼我的命怎么这么苦,然后第二反应,就是暗骂乡下那群亲戚全都是王八蛋,大过年的就知道吃吃吃,猪的贡献都比他们大。

    秦风看着徐晓慧神色不定的模样,一下就猜到了她的心思。

    “阿姨,你放心,这事跟罗叔叔没关系。遇上昨晚上那种事,伤了谁都是我的责任。”秦风安抚徐晓慧道。

    徐晓慧一听这话,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脸上洋溢出死里逃生的微笑,问道:“店长没什么事吧?”

    秦风看着徐晓慧满脸阳光灿烂的样子,颇有些哭笑不得,正要答话,却听苏糖猛地一声惊呼:“是他!”

    秦风闻声看去,愕然在屏幕上,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徐晓慧紧跟着惊诧喊道:“我见过这个人,昨天早上在我们店门口来来回回走过好几趟!”(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