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十二章 买命钱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即便占着天大的理,秦风原本也不想把事情搞大。毕竟开门做生意,店里人若是各个都为了店长被人弄残而整天摆出一张与全天下不共戴天的表情,绝对影响收入。可秦风自己嘴巴严实,并且还能管得住家里人,却不代表能堵上所有漏风的墙。徐晓慧身为一个整天除了穿串就是闲聊的中年妇女,在憋了足足三天之后,终于还是没能收住节操,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早上,把弄残王安的凶手偷偷地告诉了店里的另外三个大妈,并且认真叮嘱她们,小老板吩咐过,绝对不能告诉别人。而结果自然可以预见。

    肖俞宇杀人未遂的消息不胫而走,半天之内就在十八中后巷一带街知巷闻。

    无数在正月时节里闲得蛋疼的十八中学生闻讯赶来,要么是声援秦风赶紧地弄死肖俞宇,要么是驻足肖俞宇的烤串店前不走,变着法子地折腾人家的生意。总而言之,“南哥”这块招牌在今天终于有了点铜锣湾大佬的意思。

    不知天高地厚的后生儿们将挑衅一再升级,矛盾爆发终于没能避免。

    肖俞宇的店被人围堵了好几天,经过2次警察出面驱赶,到了王安昏迷不醒的第7天晚上,终于顺利产生了大规模骚乱。

    骚乱的起因很简单,就是一群十八中的熊孩子,用不阴不阳的口吻集体嘲弄肖俞宇店里的伙计,说他们居然无能到要给一个就算把脑残片榨了汁输液就抢救不回来的傻逼打工,简直是人生无望、前途无亮。肖俞宇店里头新招的几个毛头小伙,正是年方十八、血气方刚。自尊心与玻璃心并重,干你爹与弄你娘齐飞的年纪。被人这么一嘲讽,其愤怒程度相当于我爱罗被人当面喊了熊猫。其体内的洪荒治理与禽兽之力瞬间拦都拦不住地就喷发出来。

    他们先是使用了厨具,然后又端起了油锅。

    几个学生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命后,立马不甘示弱地还以颜色。

    原本只能算作小规模冲突的群殴,很快就因为住在附近的十八中学生数量实在太多,且肖俞宇这傻逼拉的仇恨值略高,飞速演变成了一场激烈的拆房子事件。

    等到警察同志姗姗赶来,肖俞宇他妈苦心维持了小半年的烤串店,已然成了一堆废墟。屋里头凡是可以被砸坏的。包括人在内,全都没了使用功能。

    肖俞宇店里的2个伙计和1个店长,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而打砸得最忘情的几个激情少年,自然也被抓进了局子。

    这场冲突爆发的时候,秦风正在医院里看望王安。

    王安死里逃生,没死,但自打从手术室里出来,就一直紧闭着眼睛。医院的护理相当到位,从头到脚。除了菊花穴外,但凡能给他插管子的洞洞,全都给塞上了东西。鼻子上插的是鼻饲管,这是用针筒注射流食。给喂饭的。口鼻上带着氧气罩,防止猝死的。身上贴了一堆电极片,监护器就摆在床边。而最让他丢尊严的。还是插在小弟弟上的导尿管倒不是他尿不出来,可问题是每天给他换好几次尿片。终归不是长久之计。

    谢依涵在医院里陪了好几天,样子肉眼可见地憔悴下来。

    王安家的二老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原本年纪就大,这一个星期陪护下来,白头发都多了好几根。<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div>

    不过好在秦风有钱,真正需要花力气的活倒还不用他们三个人来做,请个专门的护工,日薪150元,翻身、拍背、按摩、把屎,脏活累活一条龙服务到位。二老只需要站在一边指指点点即可。

    秦风一家人到医院的时候,王安的专职护工刚好抓着一包便便出门,病床的窗帘尚未拉开,谢依涵还有二老都谨慎地站在帘子外面,和帘布内便便残留的气味保持着距离。

    王艳梅走进去,一把拉开帘布,多少有点站着不腰疼地批评了三位几句,说他们连王安的便便都忍不了,以后那么长的日子,还怎么照顾他。

    周春梅听了直呸呸,道:“哪会这么一直睡下去的?说不定明早就醒了!”

    王艳梅也不和亲妈拌嘴,这边王国富又问起了秦风:“警察那边到底什么时候立案?”

    “不知道。”秦风看着躺在病床上生不如死的便宜舅舅,微皱着眉头道,“证据我已经托律师交上去了,检察院那边说还在走程序。”

    “这还走什么程序啊?人都已经这样了……”王国富指着王安道。

    正说着话,病房外忽然走进来一男一女,神情切切的,不知道的还当是秦风家的什么亲戚。

    肖俞宇的父亲肖国东和奇葩老妈黄明玉提着一个水果篮和两盒营养品走到床前,刚自我介绍完毕,周春梅说炸就炸。

    秦风一看情形不对,赶紧拉着这两位脑残出品人出了房间。

    三个人一路走到病区外,选了个没人的地方,肖国东终于回过神来,对秦风道:“把你爸妈叫下来,叔叔阿姨有话跟他们说。”

    “跟我说就行。”秦风一句话顶回去。

    黄明玉和肖俞宇属于遗传性不服,马上口气很冲地回道:“这是大人的事情,你小孩子懂什么?”

    秦风呵呵一笑,“行,我不懂,你们可以滚了。”

    黄明玉瞪眼怒道:“你怎么说话的?”

    秦风半个字都不多说,立马转身就走。

    可肖国东还算脑子情形,赶紧拦住秦风,连声道:“行,行,跟你说也一样。”

    秦风当然不是愣头青,转会身去,摆出了谈判的架势,道:“说什么?”

    肖国东借着路灯隐晦的光,盯着秦风多看了几眼。然后才慢慢说道:“这件事,是我家阿宇不对。警察那边已经找过我们,不过我家阿宇跟你一样。今年还没满18岁。警察那边的意思是,让我们最好私下能把问题解决了。”

    “呵!别搞得未满十八就杀人无罪一样好不好,杀人不犯法的那是14周岁。”秦风先戳破了肖国东话里唬人的部分,然后不给黄明玉插嘴的机会,紧接着就跟道,“再说这问题怎么私下解决?我舅舅现在就是个植物人,他家就他一个儿子,你儿子把我舅舅弄成这样,你以为只是差点弄死一个人这么简单?我跟你说。换了条件稍微差点的人家,这个家就算被你儿子毁了。我没让警察马上把你儿子关进笼子里就算客气的了,你现在还想跟我谈私了?你说说,一条人命一个家,你怎么了?”

    黄明玉翻着白眼直哼哼,可明显无话可说。

    肖国东沉默片刻,很有生意人风范地报了个数:“50万怎么样?还有医药费我全包。”

    “50万?”秦风嘴角一弯,“你是觉得你儿子的命就值这个数,还是觉得人民币的购买力已经强到可以用50万换别人一家家破人亡了?”

    黄明玉不爽了。尖酸道:“50万还嫌少,你当你这辈子能赚到多少个50万?”

    秦风呵呵两声,连解释都不看,直接转身掉头。

    肖国东一瞧情况不对。价码转眼往上一翻,喊道:“100万总可以吧?”

    秦风继续往前走。

    “你自己报个价,你到底要多少?”肖国东看着秦风越走越远。心里终于慌了,大喊出来。

    眼见就要走回楼里的秦风。终于在这一刻停下了脚步。

    杀人固然要偿命,但既然人没死。就该尽量多地争取赔偿。

    肖俞宇应该坐牢,可在坐牢之前,该赔的钱,一分都不能少。

    秦风的思路,还是很清楚的。

    他不急不缓地走回到肖国东面前,轻声报出了一个数字:“300万。”

    肖国东的嘴角可见地微微一抖,黄明玉直接高声惊呼出来:“你不如去抢银行!”

    秦风淡淡地给他们算起了账:“300万是起码的。我舅舅没医保,住院这一个星期,已经花掉了6万,现在病情算是平稳了,但每天的花费至少还在1000块以上。光是医药费这块,接下来至少还得给他准备100万。剩下的200万,其中100万就算我舅舅无能,是他这辈子应该到手的收入,算是误工费,还有100万,那是精神损失。我舅舅他女朋友有多漂亮,刚才你们自己也看到了,换了是你们,年纪轻轻,事业爱情刚起步,结果好日子才开头,就被一个傻逼用钢棍敲成了植物人,你们会甘心吗?100万精神损失费算多不算多?”

    肖国东站在男人的立场上,想起谢依涵的样子,很是有点动摇。

    黄明玉却是标准泼妇,开口就是大招,大声道:“100万拿去嫖,都足够几千个女人了,你舅舅的女朋友又不是逼里镶钻的!”

    秦风瞥了她一眼,深深地感到了家庭教育的重要性。

    有这样一个妈,肖俞宇的脑残完全值得同情。

    “你们自己考虑吧,我反正就是这个意思,要赔钱,300万是起步价。少一个铜板都免谈。”秦风嘴上很坚定地说着,其实心里已经做好了还价的准备。

    可肖国东刚想跟秦风把话题继续下去,黄明玉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她接到电话,听了几句,直接就吼了:“怎么回事?谁干的?报警了没?人抓了没?抓了?好!我马上回去!”说完,把手机一挂,指着秦风的鼻子就破口大骂起来:“你个狗生的东西,叫人来砸我家的店是吧?还300万?3毛钱你都别想要!我明天就让警察来抓你!”

    秦风被黄明玉骂得一头雾水。

    肖国东也是满脸不解道:“怎么了啊?”

    “怎么了?”黄明玉情绪亢奋、神情乖张地指着秦风道,“这个狗生的,叫人把我们家的店给砸了!”

    肖国东疑惑地看看秦风。

    秦风眉头紧皱,强忍着一巴掌拍死黄明玉的冲动,冷冷道:“如果人是我叫的,我给你一百万;如果人不是我叫的,你多赔我舅舅100万,怎么样?”

    黄明玉撒泼不停,完全不讲道理地喊:“就是你叫的,除了你还能有谁啊?妈的狗东西!”

    秦风嘴角一抽,终于没能忍住,上前一步,狠狠地一脚踹向了黄明玉的肚子。

    黄明玉一声痛呼,载倒在地,捂着肚子高声嚷嚷起来:“哎呀,杀人啦!救命啊!”

    肖国东毕竟还是向着自己老婆,哪怕他心里清楚确实是黄明玉不对再先,可还是冲着秦风咆哮起来:“我弄死你,你信不信?”

    秦风颇有点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但踹都踹了,也就没得挽回。

    眼见生意谈崩了,秦风也没心思再和肖俞宇的奇葩老妈纠缠下去。

    趁着围观的人还不多,不再理会装死装得很逼真的黄明玉,径直走回了住院楼。

    回到楼上,王国富马上拉着秦风问东问西,秦风省略了谈话的诸多细节,只是说了那几个关键数字。王国富听完了很是当一回事。无论怎么说,王安的医药费和以后的花销确实是个难题,如果肖俞宇家真的可以拿出几百万当补偿,肖俞宇是否要去坐牢,倒是可以摆在第二位考虑了。毕竟,就算肖俞宇真的蹲局子去了,王安也不会马上从床上爬起来。

    秦风正和王国富在病区外的走廊上嘀咕着,这边电梯一响,走出来的又是肖国东和黄明玉。

    肖国东走上前,打量了王国富一眼,问道:“你是王安他爸吧?”

    王国富点点头。

    肖国东无视秦风,干巴巴地王国富道:“我给你打50万,先把医药费垫了,你看怎么样?”

    王国富一时当机,既搞不清状况,也下不了决定。

    秦风见状,马上接回话语权,回答道:“400万。”

    黄明玉捂着肚子上前,仿佛是天然欠抽,掐着嗓子翻着白眼道:“你这辈子是没见过钱是吧,知不知道400万是什么概念啊?400万,买你舅舅2条命都够了!”

    这话一出,王国富瞬间不犹豫了。

    他指着黄明玉,声嘶力竭地吼道:“去你妈的,你别说400万,你现在就算拿4000万来,你儿子也要被拉去枪毙!”

    黄明玉没料到这老头居然有这般战斗力,愣神两秒后,撂下一句:“给脸不要脸,你们一分钱都别想拿到手!”说完,也不管肖国东什么反应,自己踩着高跟鞋,咔咔作响地,快步跑进了刚开门的电梯,然后也不等肖国东上去,自己就关掉了电梯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