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五章 这里的黎明闹哄哄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王安清楚地知道自己还活着,并且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慢慢地也能听到身边人说的话,只是无论他如何努力,眼皮子却总是睁不开眼,至于说话,就更没可能。渐渐的,王安掌握到了自身以外的另一些规律,比方说每当他感觉屁股发凉,那就是保姆给他收拾满裤裆屎尿的时间,每逢那时,他总会在内心高喊“弄死我吧”之类的话。生不如死的体验,持续了将近大半个月,而这天早上,王安要比往常来得更加烦躁。

    吵。

    病房里很吵很吵。

    植物人状态下的王安,其实也是需要睡觉的。昨天一整天,他被动地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探望,整整十几个小时,耳边就像堆了几万只苍蝇,嗡嗡作响着几乎没有消停。好不容易等到可以睡了,结果病房里又来了个新病人,而那些个家属集体脑残也不知道要小声点小说,闲扯到三更半夜也没有安静下来。王安只恨自己不能开口,不然照他尚未修炼到位的脾气,早就跳起来指着那群傻逼破口大骂了。

    如是再三折腾到不知某时某刻,喧闹的病房,终于迎来了片刻的安静。

    王安沉沉睡去。但这一觉,却短暂得仿佛没有。

    “哐哐哐哐……”清晨五点,病房里名叫小燕的中年女人早早起床,拿着一个玻璃瓶,在床头柜上捣起了药。那密集犹如摇滚乐鼓点的碰撞声,回荡在病房里久久不停,不到3分钟,就成功地吵醒了屋里所有的病人。

    昨晚上和同伴们夜聊到将近3点钟的新病人家属睁开眼,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多说什么。他们相当自觉地以己度人。以为医院病房就是这种环境——每个人各管各的,想怎么吵吵,旁人都管不着。所以吵别人和被人吵,都属于正常情况。

    小燕低着头。余光却一直瞥着昨天刚到的那张病床。

    此时此刻,小燕的肚子里满是火气。在二医的病房里当了三年保姆,在她看来,这病房和她家已经没什么区别,谁要在病房里干些什么,包括夜里上厕所是否要开灯,冬天天气冷是否要开暖气,各种垃圾该扔哪里。这些理所当然都该是她说了算。要说底气从何而来,按照小燕的逻辑,那就是她是医院的人——虽然论对医院的实际作用,她甚至还比不上一个实习生。

    昨晚上的一番闹腾,让小燕深深觉得自己受到了侵犯。

    一整晚没睡好,到了清早5点,小燕索性就不睡了。

    她照顾的这个老头子是个重度瘫痪,所有吃的东西都得通过管子直接打进胃里,所以早上要吃的药,自然得磨成粉末。

    其实这个点。还远没到老头吃药的时候,老头吃药是在7点。

    小燕这么干,纯粹就是报复——你们不让老娘睡好。老娘也不让你们好过。至于病房里其他无辜的病人和家属,呵呵,管******呢,天底下老娘最重要,太阳和月亮都要围着老娘转。尤其,这里还是老娘的地盘!

    小燕越是这么想着,下手的力度就越重。

    就这么磨杀父仇人的骨灰似的敲了快有5分钟,她侧对面的病床旁,终于响起了一个忍无可忍的声音。

    “你轻点好不好?你不睡别人也要睡的。现在才几点啊?”周春梅这个星期来半个字都没和小燕说过,因为秦风和王国富都劝她。别和没素质的外地人一般见识。

    小燕根本不掩饰对周春梅的厌恶,她拉下脸来。理直气壮地喊道:“怎么吵了?这个阿公不用吃药的吗?别人都没说吵,怎么就你说吵了?”

    这话显然欠抽,话音刚落,边上一群人就叨叨起来。

    “我们就是忍着你不说!”

    “就是,大清早敲什么药啊,这才5点半都没到……”

    “你干嘛敲啊,轻轻一压,磨两下药不就变成粉了?”

    病房里一阵讨伐,小燕在情理上不占优势,黑着脸不再说话,可敲打的力度,却又提高了两分。等她把药磨得极细极细,熟知她这臭脾气的几个病人家属,已然全都闭上了嘴。小燕心里得意,但节奏却没有改变。端尿、擦身、穿衣、拍背,她娴熟地伺候着不能动弹的老头,每一步,都尽量搞出点动静。

    等到了6点多,医院护士过来挨个给病人量体温、测血压,房间里的灯一打开,大家终于就彻底不用睡了。

    周春梅拖着疲惫的身体,面色憔悴地折叠起了沙发床,心里也懒得再和一个思想品德严重不及格的外地保姆置气,只是一心想着,再过一会儿,王国富就会来接她的班,自己终于可以回去好好睡一觉。她从昨天早上8点待到现在,虽说体力活全都是秦风请的保姆帮着干的,可她守在一旁看着,也同样感到心力透支。

    太阳不多时就出来了。

    吃过医院提供的早餐,周春梅就靠在沙发上,看着大清早过来的保姆,对王安做一些和小燕对那瘫痪老头做的相同的事情。

    7点左右,病房外忽然闹腾起来。

    原本8点之后才会来查房的主治医生,今天破天荒地早早进门。

    而更令周春梅不解的是,居然连科室主任都出现了。

    “这几床病人的情况都没问题吧?”科室主任神情凝重,问王安的主治医生潘前进道。

    潘前进虽说是医院里资历最老的大夫之一,平日里根本不用太把科室主任当回事,不过此时,却表现得相当配合。他手里拿着病例,飞快地翻了几页,点点头,将病历交给了一旁的实习生,点头道:“没问题。”

    科室主任嗯了一声,然后环顾房间一圈,吩咐道:“窗台上的东西都要收拾干净。”

    小燕一听,立马就摆出一副行家的样子,冲周春梅喊道:“我早跟你说了,查房的时候不要把东西摆得这么乱!”说完,邀功似的朝科室主任看了眼。

    然则科室主任根本没拿小燕当人,面无表情,转身就走。

    另一头,周春梅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身来,正要去收拾窗台,忽然听到外面走廊上有人高喊:“来啦!来啦!区里头的人过来啦!”

    病房里一群人这才恍然大悟——感情是有领导下来检查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