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十八章 项目晚宴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夜幕下的江滨码头冷风如刀。↗頂點小說,x.

    7点出头的时候,等秦风和苏糖来到这儿,岸边的马路上,已经停满了车子。

    码头上显得很热闹,半封闭的连桥上,时有衣着华贵的上流人物——至少在东瓯市属于上流,至少在表面上属于上流——从桥上走过。等下到码头,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有别于普通快艇的漂亮小艇,将他们接到对岸的江心岛上。

    江心岛一如往常那样,全岛四周都亮着灯。

    但与往常相比,由于小岛西片也被点亮,所以要比平时更灯火辉煌一些。

    盈盈灯光洒在江面上,随着水浪一波接着一波地翻动。

    码头上方的行人对这场盛会表现出极大的兴趣,驻足一旁,指指点点。

    不多时,几辆采访车在岸边停下,车里下来几个记者,端着摄影设备,堂而皇之地从守在桥头的那几个身穿迷彩服的专业保安跟前走过,下桥后迅速登上了刚开回来的小艇。

    秦风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

    根据张钊平昨天那个不清不楚的提醒,想象力过于狗血的秦风,今天特地让苏糖打扮得像个学生,羽绒服,牛仔裤,运动鞋。这身装扮,出入一般的场合倒是完全没问题,可放在现在这个场面,却跟炒鸡蛋倒进咖啡里似的,怎么看怎么不协调。

    “秦风,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里不是餐厅啊……”苏糖的反应明显偏慢,看到进出大桥的男人、女人全都是正装出动,下意识地便把自己和他们划成了两个阵营。还以为秦风是记错了地方,才把车停在了这个码头旁。在苏糖的意识中,和秦风出来吃晚饭。就该是像街边大排档那样的地方,又或者再稍微高级点,去个主题餐厅之类的场所。而像眼前这种一瞧就知道全都是“大人物”才能出没的场合,她和秦风理所当然应该退避三舍。

    “啊……我也觉得来错地方了……”秦风一语双关地回答道。无论前世今生,他终究没见过太多市面,这地方的气氛。让他心里有点发虚。

    站在岸边等了不到10分钟,秦风的手机响起。

    张钊平很快出现。

    只是见到秦风和苏糖的时候,这位西装笔挺、身边还站着一位书记夫人的区政法委三把手,不由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穿这样就出来了?”张钊平有点生气,“不是跟你说了,穿得正式点过来吗?”

    秦风理亏在先,只能陪着笑道歉。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穿什么不都一样。”张钊平的老婆不愧是混机关的,很圆滑的一句话。便缓和了气氛。

    苏糖自恋多时,最是喜欢听人夸她漂亮,听对面阿姨这么一讲,甭管认不认识,顿时就觉得关系拉近不少,紧绷的神经也松开了,略显兴奋地问秦风道:“我们也过去?”

    秦风轻轻点头。

    张钊平心里叹了口气。看在秦建业的面子上,他好不容易才托人弄到个名额。带秦风出席今天的宴会,原本还想着靠苏糖的外形来撑一下气场。结果这俩货一现身,光这一身行头就把分数拉低不少。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人都到这儿了,再回去换一身也不现实。张钊平咽下一口老血,什么都不说了,淡淡道了句:“走吧。”

    秦风心说惭愧。牵着苏糖的手,在岸边一些个年轻人炙热羡慕目光的注视下,跨上了随波起伏的浮桥。

    下到码头,很快就有快艇来接。

    短短不到2分钟后,秦风一行四人已然身处对岸。

    秦风发誓。这绝对是他有生以来抵达江心岛所花时间最少的一次。

    上了岛,西园海景大酒店近在眼前。

    通往酒店的小道修葺得幽静别致,间隔恰如其分的路灯刚好能照亮视线范围内的一切,两侧巨大而空旷的草坪,树立着一些修剪整齐的小灌木,行走其间,让人觉得连心胸都宽阔了不少。

    “一会儿见了人,人家问什么你就答什么,话不要说多了,知道吧?”张钊平面授机宜,临时给秦风讲授注意事项。

    秦风在这种环境下话语权基本为零,很孙子地表示没有问题。

    张钊平又道:“人家大老板很忙的,今天是一个大项目的启动仪式,等下最多也就抽空跟你说几句话。你也别觉得被人看低了,心里头不舒服。这就是社会。人家能卖你小叔这个面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秦风呵呵假笑着表示理解,然后随口问道:“我小叔人呢?”

    张钊平道:“他中午就过来了,负责现场招待工作。”

    秦风心里略微惊讶地“哦”了一声,暗说原来小叔还是有点办事能力的。看这现场的阵仗,今晚上来几个厅级干部他都不觉得奇怪。秦建业要是真能把这场晚宴操办妥当,也算是能干了。

    不足300米的小道很快就走到了尽头。

    秦风和苏糖随张钊平夫妇一同走进酒店大门。

    苏糖很不习惯这样的场面,进门后便浑身拘谨,拉着秦风的手不敢松开。

    两人与环境的格格不入,很快就引起了大厅内许多人的注意。但人们却并不八卦,全都很克制地没有上前打听,甚至连背后的指指点点都不存在。他们看到了秦风和苏糖,却仿佛像没看见一样。这样的场合,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是宝贵的,宝贵的时间,不该浪费在和正事不相关的人和事上。即便那个看起来怯生生的小姑娘,确实长得和今天的灯光一样明亮。

    张钊平接了一个电话后,二话不说就扔下老婆,赶紧拉上秦风去见正主。

    苏糖没办法,只能暂时跟在张钊平老婆身边,只求秦风赶紧回来。

    秦风和张钊平出了大厅,乘坐电梯上到4楼,然后在空无一人的包厢过道间左拐右拐一阵,最终在一间普通的包厢门前,停住了疾走的脚步。

    张钊平敲了敲房门。

    门从里头被人打开,然后探出了一张让秦风颇感错愕的脸。

    “来这么快啊?”黄秋静微笑看着张钊平,扭头又对秦风打了个招呼,“小秦老板,好久不见。”(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