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十九章 人以群分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黄秋静还是那副老样子。西装笔挺,皮鞋锃亮,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不曾换下,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斯斯文文的,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文静书生气,但那多年磨练出的干练气息,又使得他毫无书生的羸弱,让人看着就觉得舒服。张钊平看着黄秋静,眼中闪过一抹讶然,但他立即不动声色地掩藏住了心思,决口不问黄秋静为什么认识秦风,然后哈哈一笑,上前一步,主动伸出右手,和黄秋静重重一握,满脸春风拂面道:“黄律师,我们也好久不见。”

    黄秋静淡然咧嘴,握着张钊平的手,沉稳开声:“张书记工作忙,咱们一年能见上三两回,也算是难得了。”

    秦风满腹疑惑地看着两人,心里一万个莫名其妙。他看不懂眼下的局面,也想不到今天居然会在这里见到黄秋静,而张钊平对黄秋静的称呼,更是让他觉得这个世界有点复杂过头。黄秋静,这个每回见他都口口声声自称是打工仔的家伙,这个一通电话就能把东瓯地界上的|黑|道一哥搬出来的家伙,居然会是个律师?秦风心说咱俩好歹装逼一场,结果你丫却连职业性质都不肯讲明白,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黄秋静这时松开张钊平的手,随意一指,道了声坐。

    张钊平和秦风上前几步,就近在沙发上坐下。黄秋静连泡杯茶的意思都没有,抽过一张椅子,坐到两人对面,张口便单刀直入:“这个事情不难,对方理亏在先,贾楚平再有本事。也没办法把白的说的黑的。咱们这儿毕竟不是北方内地,这些老干部一手遮不了天。”

    秦风听得心头直突突,这才知道肖俞宇家请来的居然是东瓯市的前任二把手贾市长。只叹东瓯这地方实在太小。谁家里能牵上哪条线,真是谁都说不清楚。

    张钊平像是早知道这件事。面色如常地问道:“侯先生怎么说?”

    黄秋静微微一笑,道:“还能怎么说,当然是以理服人了。这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谁要不怕把事情闹大了,那就尽管让他闹去。”

    张钊平轻轻呼出了一口气。话说到这份上,黄秋静后头的那位大老板,应该就算是给出承诺了。他转身拍拍秦风的肩,示意该道谢了。

    秦风怔了2秒才反应过来。连声对黄秋静道:“黄律师,这事真是麻烦你了。”

    “小事情,也就是几通电话的事情。”黄秋静看着秦风,忽然话锋一转,“小秦老板,你今年应该满17了吧?”

    秦风道:“还没,我11月生日。”

    黄秋静哦了一声,又笑着道:“没事,满16周岁,也可以自己独立办企业了。听说十八中后巷那边要大拆迁了。有没有想过房子拆了之后,接下来要干什么?要不要做个餐饮公司?”

    秦风原本想说钱还不够,可话到嘴边。又马上控制住,反问道:“现在注册餐饮公司,是不是太早了?”

    “小秦老板,干大事,就怕犹豫不决啊……”黄秋静话里有话。

    张钊平这时看秦风的眼神都不一样了。黄秋静到底是什么人,已经一根脚趾跨进东瓯市权力中心的张钊平心里再清楚不过。而他对秦风的态度,明摆着就是要拉秦风入伙。可问题是,以秦风现在手头的资源,他何德何能能让黄秋静青眼相加?所以。这或许是黄秋静身后那位大佬的意思?要真是这样,秦风这孩子。可比他小叔更值得结交多了。

    张钊平心里闪过许多念头,这边秦风已经和黄秋静闲扯上了好几句。

    “我觉得做人还是稳妥点好。”

    “年纪轻轻。这么保守可不好。”

    “赚钱不容易,亏了心疼。”

    “你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年龄,年轻时不搏一搏,到老了肯定要后悔。再说了,谁做生意只赚不赔,赔上几次,也是收获。”

    “呵呵。”

    黄秋静被秦风的呵呵震到,沉默片刻后,起身送客:“我这边还有点事,找个机会咱们再认真聊一聊。你舅舅这件事,你尽管放心,一两天内我就给你回信。”

    ……

    几分钟后,秦风和张钊平走进电梯。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秦风脸上虽毫无表情,可心里却是感慨得不行。他现在好歹也是有几个小钱的,但真遇上麻烦事,还是照样被人耍得团团转。可黄秋静,或者说黄秋静身后的那位,仅仅只是动了一下嘴皮子,仿佛就能把地球的自转方向都拧过来。秦风甚至想到,昨天秦建业在医院里触了霉头,结果到了第二天才通过别人敲掉了那个不长眼的保姆的饭碗。而如果当事人换成候老板呢?那个外地老娘们儿,搞不好真的会被连夜沉进东海吧?

    秦风微微一哆嗦。

    张钊平瞥他一眼,问道:“怎么了?”

    秦风道:“尿急。”

    张钊平眯起眼,似笑非笑,这时才问秦风:“你和黄律师,什么时候认识的?”

    秦风如实道:“不算认识吧,他挺喜欢来我店里吃东西,我们就是随便聊了几句。”

    张钊平还想接着问,但奈何电梯下得太快,不等他张嘴,电梯门已经打开。

    秦风快步而出,在人群中观望两眼,马上就找到了苏糖。

    苏糖身边多了几张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面孔,秦淼和叶晓琴居然也在。

    见到秦风和张钊平回来,叶晓琴笑着跟张钊平寒暄,秦淼就装老成地用低沉的声音跟秦风问好。

    秦风嗯了一声,忽然注意到秦淼身边还跟着一个瘦瘦小小的小男孩,可这小孩完全没把秦风放在眼里,正一丝不苟地盯着苏糖的****猛看,内心坚定得一塌糊涂。秦风心里暗道一句好奔放的性格,问道:“同学,好看吗?”

    那小孩转头看秦风一眼,傲然问道:“你是她男朋友?”

    苏糖用郁闷的眼神看看秦风,表示姐好吃不消这小屁孩。

    秦风也是无奈一笑,反问道:“你打算挖我的墙角吗?”

    不想那小屁孩居然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我才不用二手货,不过以后找女朋友,可以参照你家这个。”

    秦淼在一旁道:“猴子,你不要装了行不行?昨天跟胡雅芳递个情书都脸红了一节课,你现在装哪门子情圣啊?”

    外号叫猴子的小屁孩顿感窘迫,高喊道:“****,那不一样,那是真爱!”

    叶晓琴听得受不了,扯了秦淼一把。

    张钊平问叶晓琴道:“两个都是你家的啊?”

    “不是。”叶晓琴指着秦淼道,“这个是我儿子,那个孩子是他学校的同学。”

    张钊平补了句:“外国语?”

    叶晓琴轻轻点头。

    张钊平面露释然。

    东瓯市排名第一的初中就是外国语,每年只招120人,而且只招市区户口。全市上下但凡有点背景的人家,全都挤破头地把孩子往外国语中学送,所以既然大家都是“名门”,同班同学在这种场合遇上,自然也就不奇怪了。说到底,人以群分而已。(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