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章 各路神仙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晚宴大厅里摆满了自助餐点,做工精细,味道一流。秦风从黄秋静那儿得了准信,心情一放松,肚子就觉得饿。好在他完全不需要跟在场的那些官员老板们一样端着,秦风拉着苏糖,身后跟着两个小尾巴,毫不在乎形象地沿桌扫荡。

    秦淼班上的猴子同学嘴上虽然说着拒绝二手货,可等他和秦风混熟了,还是雄性动物本能发作地一直围着苏糖转。秦风以自己并不专业的目光好好观察了一下猴子小朋友的着装,心里猜想猴子家的条件应该比秦淼家要好上一些。小东西的打扮很讲究,马甲西裤小皮靴,很有一股子英伦风情,这种搭配,叶晓琴就弄不来——她向来只会往秦淼身上堆名牌。

    秦风他们几个吃得正高兴的时候,猴子他亲娘姗姗现身。

    猴子妈是个出乎意料的大美人,风姿绰约,单论美貌不输王艳梅,但那珠光宝气、端庄娴雅的气质,却不是豆腐西施能学得来的。即便看多了苏糖,秦风见到猴子妈的时候,也免不了觉得惊艳。边上一群骨子里改不了花心的大叔们更是在猴子妈出场的时候,全都挺起了腰杆,一个两个自欺欺人地把滚圆了二三十年的肚子死命往里吸,以求给这位超级贵妇留个好印象。

    猴子他妈冲秦风微微一笑,春风拂面般地寒暄了两句,便轻轻松松拉走了不安生的猴子。秦风看着她的背影远去,忽然听到身边响起不满的哼哼声,转头一看,只见苏糖正满脸不爽地盯着他。

    秦风大惊道:“大妈的醋你也吃?”

    苏糖相当坦荡地口是心非道:“屁!我哪里吃醋了?”

    “没有吗?”秦风立马把头探过去,几乎贴着苏糖的嘴巴道,“我闻闻。”

    “讨厌。”苏糖被一招制服,笑着把秦风推开,扭捏道,“这么多人呢……”

    “哎呀,我要瞎啦……”秦淼捂住眼睛喊道。内心里却悲伤欲绝地暗道我爱的人却是我哥的马子,老天爷简直不给活路。

    三个人又吃了一会儿,到了晚上8点左右,现场司仪终于登场说起了正事。

    秦风这才知道。原本今晚这场晚宴是东瓯市某地块开发动工的发布会。

    司仪口才了得,没拿稿子,滔滔不绝地讲了大半个小时,给现场四五百号人画大饼似的描绘着这个工程的未来蓝图。秦风听得呵呵直笑,因为这个被司仪形容成“东瓯市未来20年经济发动机”的项目。到最后却变成了美食一条街。

    一只大手忽然落在秦风肩上。

    秦风扭过头,一时间有点恍惚。

    徐国庆笑眯眯问道:“你怎么也在这儿?”

    秦风回过神来,跟他打太极道:“来约会啊!”说着,给苏糖介绍道:“阿蜜,叫徐叔叔。”

    苏糖喜滋滋地一笑,对徐国庆道:“叔叔好。”

    “哟嚯!”徐国庆眼睛发亮地赞叹一声,直拍秦风道,“你小子,本事挺大啊,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哪里骗来的?”

    “怎么叫骗来的?我这是拿真心换真爱好不好?”秦风一本正经。

    苏糖攥起拳头给了秦风两下,力道轻得跟爱抚似的。

    秦淼内出血地表示:“哥,我去上厕所。”

    徐国庆看着秦淼跑远,问秦风道:“那孩子是你小叔家的?”

    秦风嗯了一声。

    徐国庆微微一笑。东瓯市就这么丁点大,秦风和秦建业的叔侄关系,有心人只要想了解,肯定能了解得到。而且今晚过后,想必不少人都会知道,十八中后巷那间形单影只的烤串店,是区工商局副局长的侄子开的。而这位小老板,现在甚至还不满17岁。高中都没读完的一个小孩,不论以什么身份出现在这个场合,总是要引人注意的。

    徐国庆和秦风寒暄了两句。提了提他家几个兄弟最近在北京的动向。

    秦风很好奇地问了下他们和京东的合作进展,徐国庆没透露太多,只说现在还在起步阶段。秦风一听就懂,电商这玩意儿要冲天而起,起码得等到10年左右,眼下算算时间。至少还得熬上6年,中间要是没办法融到资金,即便以阿庆楼集团的财力,也只能是死路一条。不过好在北方农村出身的强哥还是靠谱的,只要徐家四兄弟自己能咬住青山,坚决死撑到底不撤资,几年之后,搞不好还真能拉动一下东瓯市的经济——试想如果把京东的总部——或者说只转移一部分职能部门到东瓯市来,有那种规模和活力的资金流撑着东瓯市的gpd,可是能活活乐死东瓯市的一二把手的。

    徐国庆和秦风聊了没一会儿就走,然后就是一系列的剪彩仪式和市领导讲话。

    秦风期待中的侯老板一直没现身,架子大得连市长大人都没放在眼里。

    晚宴持续到9点,终于告了一段落。

    直到离开的时候,秦风才总算见到了红光满面的秦建业。秦建业同志正满脸堆笑地站在一群市领导边上,几个记着咔嚓咔嚓地按着快门,还有电视台的记着扛着摄影机,拍得相当热闹。

    秦风见小叔正忙活,也就懒得多等。和叶晓琴还有张钊平打了声招呼,就拉上苏糖,出了海景酒店。

    苏糖对海景酒店这名字挺好奇,出门后问秦风道:“这里明明是江啊,怎么叫海景酒店?” .  首发

    秦风给她解释道:“只要内心足够坚强,背靠坟地面朝厕所的房子都能号称背山面水。咱们市区这片自然风光本来就缺,市里想发展旅游业就不能实话实说,要是管这酒店叫江新酒店,档次直接就下来了。况且这里离海也不算远,坐船沿江出去,半个小时就能进东海,你把地图的比例尺调得大点,标个红点给外地人一看,鬼能看得出这里是江还是海?私人做生意也好,政府搞建设也好,吹牛逼都是必要手段。你像今晚这个发布会,说白了也是吹牛逼。”

    苏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边上一个中年头忽然很自来熟地凑上前,问秦风道:“孩子,你是建业的侄子对吧?”

    今天全场都是大人物,秦风不敢怠慢,忙笑着回道:“对。”

    中年人哈哈一笑,打开皮包,掏出名片盒,递给秦风一张名片,说道:“以后好好学习,等大学毕业了,叔叔叫你怎么吹牛逼。”

    秦风接过名片一看,不由微微一怔。

    只见名片上写着——市委宣传部,张开。括号:副部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