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王艳梅的肚子以惊人的速度凸起,当秦风和苏糖接受完三次李兴东的地狱式补习后,已然到了瞎子都能摸出她怀孕的程度。五一节很快就到了,十八中丧心病狂地给高三放了七天假,周海云显然已经对学校今年的高考成绩破罐破摔。秦风由此想起他前世参加高考那年,由于他在一模的时候异军突起拿了全市联考的第23名,那年的五一他们高三过得特别悲催,只放了正常的两天假。剩下的五天,空荡荡的校园里只有他们高三一个年级段,据住校生所说,到了晚上学校安静得相当阴森,谁要是敢在晚上讲鬼故事,会被其余人抬起来集体阿鲁巴到尿血。

    所以秦风对苏糖这妮子的长假感到很羡慕。

    而秦风店里的员工,要给这个羡慕加上一个表示程度正无穷的副词。

    东门巷的新店终于装修完毕,一水的钢结构加裸露在外的新石器砖石风格,墙壁都是红砖外头直接涂上油漆,乍看之下毛糙无比,但只要到了晚上打开灯,那浓浓的婉约装逼风格足以让所有伪文青小资立誓要拉个小妞过来这边泡泡看。

    秦风对装修结果很满意,所以价钱也不便宜。

    足足三万,让秦风感觉身上被抠去了一块肉,好在十八中后巷的店铺生意依然稳定,一个月净6万的收入,足以让秦风全家继续过体面悠闲的生活。

    黄秋静那边的消息也出来了,项目已经开盘,房子甚至连地基都还没打开,买家便已经蜂拥而至。照黄秋静的话说,6月份之前,秦风这些小股东就能连本带利地把钱拿回去。但这些钱顶多只能算开胃酒,剩下来的大块正餐,则会被切割成依然能撑死小股东的分量,作3份分给投资方、开发商和地方政府。当然,地方政府口头上只承认自己收了税。至于实际流入各级要员口袋里的“通关费”,只有纪委和审计部门会在意。

    秦风终于宽心了,五一第一天带着好心情去看了王安。

    王安恢复速度缓慢,还是做不到一个人走路。不过已经能勉强坐直,比植物人好不少。只是他的精神状态有点差,见到秦风就说自己生不如死,不如死了。听得谢依涵转身就走。秦风看得出来,谢依涵倦了。这很正常。病床前无百日孝,亲儿子都靠不住,何况女朋友乎?

    “快100天了吧?”秦风问王国富道。

    帅老头神情淡漠地点了点头。

    虽然他不用亲自动手照顾王安,但每天等着,总归是心累。

    秦风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鼓励王安:“舅舅,你别想太多,医生都说了,这病是越到后面好得越快,病去如抽丝。万事开头难,你难着难着,也就习惯了。”

    王安呜呜道:“****你能别这么贫吗?”

    秦风呵呵一笑,拉着苏糖走了。

    车子从医院开出,没往家的方向回,而是转向新建的城心公园。

    秦风前世经常路过这儿,但总是没想到进去坐坐,仅有的几次主动进门,是和前世女友约会的时候。不过由于去的时间都是晚上,而且总是想着荷包出血。再说最终目的也不算纯洁,所以基本上就没怎么看清这片的全貌。

    不过今年,秦风终于能以一种比较放松的心情,好好当一回游客。

    城心公园本质上是围着市区中央一片小湿地所建成的休闲街。整排整排的徽式建筑和江南园林建筑,把这片水域装点得和秦风的新烤串店一样闷骚。所有的店铺不是假装很古典,就是假装很潮流,要么恨不能让服务员全体穿汉服,要么就是恨不能让门童用地道伦敦腔迎客。只可惜前者文化底蕴不济,后者文化水平堪忧。于是怎么装都装不像,直到后来这片地方迎来一群老外,才总算有了点市政府所期待的“东瓯文化中心”的样子。可悲得要命。

    秦风和苏糖一路闲逛,来到一间后门位于湖边的咖啡店,就见到太阳伞底下有人在朝他们招手。

    “等得挺久了吧?”秦风和苏糖走过去,对一身休闲打扮的李郁道。

    李郁点头道:“足够我完成种族繁衍的任务了。”

    “那个……乐乐呢?”苏糖坐到李郁对面问道。

    李郁道:“他早上打篮球去了,要先回家洗个澡再过来。”

    “哟,居然这么主动?”秦风颇为惊讶。

    李郁问道:“你都没和他联系?”

    “没时间啊……”秦风摇头道,“每天一大堆事情要处理,自己又忙着补课。”

    李郁道:“咱们去年国庆节之后,到今天是头一回碰吧?”

    “嗯,应该是,过年也没见着。”秦风道,“不过乐乐的话,应该是从过年前见过到现在,上回他倒是跟我说了说,要去校队了。”

    李郁笑道:“他们学校教练估计高兴疯了,就乐乐那体格,估计咱们这片的高中没人能干得过他。”

    秦风不置可否道:“我倒是不关心这个,我就关心他到底减了多少。我们家静静今年可是21岁,再拖下去就是老姑娘了,乐乐再不动手……”

    李郁打断道:“你就动手吗?”

    秦风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下,换来了苏糖的九阴白骨爪。

    “诶,我说你昨天跟我说的那件事,听着够入流啊,侯老板我爸妈也就是只听过个名字,人家找你谈生意,也真是够给你小叔面子的。”李郁理所当然地把事情归结到秦建业身上。

    秦风却摇了摇头,解释道:“跟我小叔没关系,人家一开始就是奔着我来的。”

    “奔着你来?”李郁难得表现出想不通的样子。

    秦风正要解释,袁帅恰巧到了。

    第一眼见到袁帅的时候,秦风和李郁甚至都不敢认他。

    直到袁帅走近了,两个人才夸张地大喊起来。

    “****,为了泡妞居然抽脂去了,你够下血本的啊!”

    “大哥,容小的给你跪一个,割肉你都下的去手?”

    一本肥膘至少减掉一半的袁帅憨憨笑着,肥是减了,但性子还是那样,不敢多看苏糖一眼。(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