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四章 指点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生意太好,房子太小,秦风的新店依然不存在办公室这种地方,他只能挑选一个贴墙的双人座,就着头顶上洒下的橘黄色柔和灯光,接待今天最贵的贵客。桌上摆着两杯饮料,青橘柠檬汁,算是现学现卖。黄秋静居然很喜欢这种调调,两指轻捻着吸管,慢慢搅动着透明玻璃杯中的液体,架势很装,气势却不娘。填写着能把人数花眼的好多个零的支票,就放在两个杯子之间,屋子里没有微风,也不用怕它被吹走。秦风低着头看,黄秋静轻声细语地说道:“人这辈子啊,想要做成点事情,既要高人指点,也要贵人相助,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得看个人努力。贵人呢,你现在是遇上了,不过别人能帮的毕竟有限,至于说高人,我也不好意思认,不过作为过来人,我还想多跟你说上几句。”

    秦风微微一笑。

    黄秋静吸一口饮料,发现就那么一小口,被子里的东西至少没了五分之一,不由跟着淡淡一笑。

    这杯子从外观上看着挺能装,没想到真实容积居然才这么丁点大。

    笑过之后,黄秋静接着道:“做生意也好,做别的也罢,难就难在最初的积累。这世上靠做买卖发家的人不计其数,其中九成以上从白手起家做到身家百万,差不多得花上十年。但更多的人在赚到一百万之后,生意就做不下去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秦风心里觉得自己是知道的,不过出于对装逼者的尊重,还是表现得低眉顺眼。问道:“为什么?”

    “因为格局不一样。”黄秋静道,“手里拿着几万、几十万,和手里拿着几百万。做的是两种生意。拿几万、几十万做生意的人,讲究的是每天的利润。只要盯紧进货、出货,一切生意中遇到的问题就都能解决。可一旦生意的成本上升到了百万以上的级别,你就得站在行业的高度上看问题,这话听起来虽然也不复杂,但真等你做起来,情况就不一样了。政策形势、市场风向、营销理念、发展战略,这些你现在听起来或许很虚的词,到时候会变得无比真实。你会看到概念的力量是多么强大。抽象的思维是多么重要,你能听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黄秋静显然是担心以秦风高中肄业的水平,无法领会蕴含在这些大道理中的内涵。

    可秦风却点了点头,微笑说道:“目光要长远,规划要完整,做事先做人。”

    黄秋静笑着哦了一声,夸奖道:“可以嘛。”

    秦风回答道:“下个星期我要去高考。”

    黄秋静微微一怔,旋即给秦风竖了个大拇指,点着头说:“看样子不用我教你了,你比我想象中要更聪明一个档次。”

    秦风开玩笑地问:“你们这行也这么讲究学历啊?”

    “学历?”黄秋静呵呵一笑。“学历和懂得学习是两码事,你别看侯总那种出身,在国外这几年。侯老板为了做好生意自学三门外语,现在英语和法语说得跟母语一样。不然你以为侯老板凭什么能走到今天?”

    秦风不解道:“既然侯总可以自学,那为什么我就非得去上大学?”

    黄秋静摇了摇头,用一种很确凿的口吻反问:“你觉得你有候总那种智商、那种自制力和那种精力吗?以候总的天分,当年如果是生在东瓯市随便一户中产人家,至少也是985名校的种子选手!”

    秦风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

    沉默两秒,黄秋静一口喝干了被子里的饮料,站起身来。拍拍秦风的肩头,最后留下一句:“做大还是做小。你自己看着办,我这一百万你也不用急着还。要是觉得有需要,就继续留在你这里,多一分本钱多一条路。孩子啊,叔能指点你的,也就到这一步了。以后好好努力吧!”

    说完,就径直走下了楼梯。

    秦风没有起身送行,没必要。他默默坐着,盯着那张支票,脑子有点乱。

    这600万并不完全属于他。这其中有欠银行的200万贷款,从王国富那儿借来的连本带利的120万,黄秋静给他的100万,甚至还有将近二十来万是王艳梅的。如果全都还了,便就只剩下160万左右。当然了,现在他还多了一套真正属于自己的店面。

    到底是继续攥着这笔钱,用600万投个项目赌一把人生,还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先把债还了,拿剩下的100多万稳扎稳打。

    秦风以前根本没想过类似的问题,但此时此刻,他确实感到了困扰和压力。

    他原本只是想过一种轻松简单的生活:每天早上起来遛狗、锻炼,一日三餐都能吃点好的,晚上可以和可爱又漂亮的小媳妇儿造个小人儿,周末可以跟李郁和袁帅他们聚一下,过年的时候可以出国旅个游,日子简简单单、安安乐乐的,不用整天为柴米油盐奔波,不用整天为生存精打细算,等将来有了孩子,随随便便养大了就好……

    然而现在,秦风却觉得这么过日子已经不现实了。

    因为他貌似被推上了一个下不来的位置。

    那么多双各怀心思的眼睛都在盯着他,有人盼他倒了,有人指着他吃饭,而且他自己的内心深处,似乎也渐渐有了波动。

    没有一个男人天生就想安逸。

    秦风甚至想起了他前世更年轻时在心里对自己的说过的一句话。

    宁可四十岁前漂泊如狗,也要四十岁后锦衣繁华。

    他捧住脸,深深地吸了口气,良久良久,才放开来,然后捡起桌上的支票,放进了口袋里。

    这天晚上秦风从10点后就一直霸占着这个宝贵的座位,看着客人聚聚散散,一直坐到将近1点钟,才被尿憋得不得不站起来。

    起身的那一刻,秦风的腿已经麻得跟他的脑子一样。

    走下楼放了水,回到前台,静静这一脸认真地低头核算着账目,见到秦风过来,她甜甜一笑,说道:“小老板,听王浩说你今晚上的状态很深沉啊。”

    秦风突然很想问静静,他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

    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种事,问谁都不该问静静。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