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七章 秦果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下午的数学考试要比早上的语文轻松得多。秦风觉得这简直是对他莫大的讽刺,他好歹也是个货真价实的文学学士,重活一辈子参加高考,居然得靠数学来补救语文。苏糖倒是对今天的发挥没什么想法,只是说自己既没有考得多好,也不至于考砸,感觉和平时差不了多少。秦风一听这话,心里多少就有了数。苏糖这回上本科估计是稳了,只要明天不掉太大的链子,东瓯大学今年的新校花姓苏肯定是没得泡。

    走出校门,秦风和苏糖沿着小巷步行到大马路,见刚好路过一辆出租车,便毫不犹豫地扬手拦下。坐进车里,秦风拍拍苏糖,然后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小旅馆。

    苏糖鼻子一皱,做了个小鬼脸。今天中午她和秦风就是在那家小旅馆开了房,虽然什么都没做,不过抱着睡一个中午,也是挺让她觉得刺激的。尤其是秦风睡着之后,某个物件就开始生龙活虎,抵在她的小腹上,弄得她胡思乱想老半天才眯上眼。

    家离考场不远,车子开了不足10分钟就到了家门口。

    秦风和苏糖从车上下来,正巧遇上秦建国在遛串串。老秦同志根本不懂高考的忌讳,见到儿子、女儿,张口就喊:“你们今天考得怎么样啊?”

    秦风和苏糖对视一眼,互相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

    他们在考试之前就说好,考试期间绝对不谈具体的考试内容。

    不过秦建国喊了,完全不搭理自然不行。

    等他走近身边,秦风和苏糖就随口敷衍了几句。

    秦建国还当两人是考砸了,不由略显遗憾,又安慰鼓励秦风道:“没事,这次没考好,明年再来。反正你今年才高二嘛!就当是去涨点经验了。”

    秦风不解释地嗯了一声,秦建国又道:“要不我问问你姑父,看能不能转学?”

    秦风笑道:“爸,二高哪是你说下你个转就能转的啊。想转去二高。除非你给个十万、八万的。”

    秦建国闻言沉默几秒,忽然咬牙道:“要是真能考上本科,给个十万、八万也值!”

    苏糖却蹦出一句:“爸,你说说是容易,可掏钱的还是秦风啊……”

    秦建国瞬间窘得不知该怎么答话。

    秦风忙道:“媳妇儿。别急,现在还不到拆户口的时候。要是爸今晚跟妈告状,你这个暑假就别想过好日子了。”

    苏糖抛给秦风一记白眼。

    秦建国忽然觉得自己老了,站在秦风和苏糖面前显得好多余。

    苏糖牵过串串,三人一狗回到楼上。

    王艳梅挺着大肚子,听了医生的劝,暂时把串串养在了对面邻居家里。

    上楼之后,秦风敲响对面家的房门,门一开,串串就很识趣地钻了进去。

    秦风先和那大妈寒暄两句。递给她一张存了500块钱的购物卡。

    大妈礼让推辞三回,最后还是把卡塞进了兜里。

    王艳梅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早就听到屋外的动静,等秦建国开门进去,王艳梅同他刚才在楼下遇见秦风和苏糖时的反应别无二致,逮住就问:“阿蜜,考得好不好?”

    “好,好,好兮好……”苏糖略微态度敷衍得一塌糊涂,一边说着。马上往秦风房间走,去拿换洗的内衣裤——不是她把贴身衣物放秦风那儿了,关键是秦风的房间通着阳台。

    王艳梅也没指望苏糖能考得多好,听她说好。也就暂时放过了,不过出于习惯,还是碎碎念了两句:“考不上就早点嫁了吧,我看你反正也是等不及了。”说着,扭头瞥了秦风一眼。

    秦风摸摸鼻子,心里淡淡地做贼心虚。

    王艳梅果然马上又调转枪头。问秦风道:“小风,你呢,今天觉得怎么样啊?”

    “还行。”秦风坐到王艳梅身边,看着她这个月来明显变大的肚子,问道,“今天果儿踢没踢?”

    几天前王艳梅头一回感到胎动,据王艳梅说果儿动得很生猛,似乎是在她肚子里头完成了一个翻身。王艳梅满脸透着母性的光辉,暂时将高考的事情抛到脑后,很愉快地回答道:“踢!当然踢,现在在肚子里闹得很,比阿蜜那个时候还能折腾。”

    王艳梅这胎依然是个女儿,名字已经提前起好,是秦风取的。

    “秦果”,“苏糖”,完全按照秦风的强迫症对称思维来。

    ……

    苏糖和秦风一前一后洗完澡,秦建国已经做好了晚饭。

    因为王艳梅挺着大肚,老秦同志掌勺几天后,水平有所恢复。

    秦风和苏糖脑力消耗有点大,这顿饭吃得极香。

    晚饭过后,眼看没事可干,苏糖把秦风拉进她房间里,破天荒地给秦风弹了首曲子。

    《月亮代表我的心》悠扬舒缓地响起,秦风和苏糖肩靠肩并排坐着,看着她的表情认真的侧脸,忽然觉得这辈子就这么平平淡淡地一直过下去也挺不错。什么野心啊,梦想啊,和苏糖一比,全都可以抛弃。秦风有感而发,情不自禁问地问道:“阿蜜,如果我一辈子只开一家烤串店,你会不会觉得我没本事?”

    苏糖停下动作,没直接回答,却是反问道:“你为什么这么问?”

    秦风犹豫了几秒,轻轻握住她的手,说:“我做人其实没什么追求,不过如果你希望过更好的生活,我愿意为了你多点追求。”

    苏糖盯着秦风,眼眶慢慢变红。

    她侧过身来双手环住秦风的脖子,上半身紧紧贴着秦风的胸膛,贴在他身上不说话。

    秦风轻轻搂着她,场面正祥和,王艳梅忽然从门外走进来,然后咳嗽一声。

    苏糖鸟都不鸟她,继续装考拉。

    王艳梅见苏糖这副彻底不要脸的样子,不由哭笑不得地直摇头,说道:“雅静给你打电话了,出去接一下。”

    苏糖一听是刘雅静的电话,这才哦了一声,松开秦风跑了出去。

    王艳梅对着秦风叹了口气,秦风笑了笑,接着就听苏糖在客厅里大声喊道:“暑假旅游?去啊!当然去啊!”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