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八章 仗势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5月6日早上9点,秦风所在的考场依然满座,并未出现自弃缺考的状况。

    经历过头一天的紧张和不适,高考第二天的考场气氛明显就舒缓了许多。学霸们靠着数学几乎笃定拿到140分以上的表现,早早地把心放进了肚子里;而学渣们经过数学考试的洗礼,此时也不再抱有什么幻想。唯有那些考试成绩向来不上不下又或者昨天没发挥好的,才会多少显得面色凝重或者强装淡定。秦风的情况显得有点特殊,一来他自我感觉昨天发挥得不错,二来今天早上的这门文综又铁定要扑,想考出多少的成绩绝逼没戏,然而如果不努力一下,又没法完成目标交差。从容之余,内心深处还透着一丝莫名的紧迫感。总而言之,心情颇为复杂。

    卷子发下来后,秦风首选地理题。

    托叶明凡所在的那间私人机构的福,秦风在高考前的恶补多少有点效果。至少早地理底子不错的情况下,愣是被鬼上身似的回想起了许多深藏在脑海深处的知识点,十几节课下来,地理水平已然轻松超过了苏糖这个渣渣,达到了学渣中的战斗鸡的水平。

    秦风埋头苦做一个小时,把能确定的答案统统写完后,便开始用直觉作答。

    政治题先把材料概括一遍,然后尽可能地把自己所能记住的最浅显的那部分政治学、哲学、经济学原理往里头套,世界观、方法论挨个轮上一遍,明明骨子里连个毛蛋都不会,却硬是把卷子填得满满当当。路过的监考老师见秦风一笔字写得异常漂亮,卷子的答题格式又工整,还当遇上了哪所重点高中的高材生,频频点头表示欣赏。

    秦风一口气不停歇搞完政治部分的所有主观题,离着考试结束就只剩下不到40分钟。

    做题做到这儿,秦风能尽的人事也就到这一步了。

    剩下的选择题还有历史的主观题,实在是无能为力。

    秦风仿佛已经结束战斗似的呼出一口气。然后拧开被撕了标签的矿泉水瓶喝口水,接着活动了一下写得发酸的右手,做完这一整套的小动作后,抄起**就开始摸鱼。

    选择题一蹴而就……

    秦风提早15分钟出了考场。

    看似破罐破摔。但卷子最终还是填满了。历史的主观题写地欢乐至极,从头到尾透着一股《明朝那些事儿》的味道。对于中文系科班毕业的秦风来说,模仿别人的文风倒不是难事。不过就是不知道过些天人家批卷子的时候,见到那种调侃式的作答,会有什么反应。

    考场外早已有像秦风一样提早交卷的人在晃悠。空荡荡的校园让秦风多少有点怀念过去的学生生活。他沿着四中并不宽阔的窄路,慢慢走到苏糖那边,站在楼下干等,一直等到铃声响起,才迈步上了楼。走到苏糖考试教室的门外,门开着,秦风一出现,里头就有人认出了他。一部分是去过十八中后巷的客人,另一部分是通过记住苏糖从而记住他的路人。从昨天到今天,四中考场内已经悄然流传起了“这里有个女生美得跟天仙似的”的传说。

    苏糖坐的位置刚好能看见门外的人。见自家男人来了,高兴地朝着秦风招了招手。

    监考老师一边收卷子,忍不住多了句嘴,笑道:“好啊,高中毕业了,可以正大光明谈恋爱了。”

    教室里一大群人跟着咧了咧嘴,仿佛自己真特么能立马脱单似的,自欺欺人得很。

    卷子收齐,监考人数了两遍,见没缺没漏。便放了行。

    苏糖三两下收拾好背包,跑出教室冲到秦风跟前,显得很兴奋道:“只剩下午最后一门了!”

    秦风很难体会苏糖这种“等考完下午这门这辈子就等着吃香喝辣”的享乐主义思维,不过他还是很乐意为她提供“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的环境。淡淡一笑,轻声叹道:“是啊……高中总算过去了。”

    苏糖嗯了一声,走路都蹦蹦跳跳起来,不过跳了两下就发现以她的身高并不适合在外卖萌,立马又端起淑女架势,挽住秦风的胳膊摆出了出席名流晚宴的气场。

    两个人恩恩爱爱地携手走出校门。一道闪光迎面而来。

    秦风敏锐地转过头,就见到手里拿着相机的始作俑者,不由微微一皱眉头,拉着苏糖走了过去。

    拍照的人见秦风和苏糖迎面走来,脸上并未露出半点心虚。相反的,他居然很坦然地抢先做起了自我介绍:“我是《东瓯日报》的记者。”说着,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秦风。

    秦风不想闹事,接过名片随意一瞥,然后放进兜里,淡淡笑着说道:“记者也不能想拍谁就拍谁啊?”

    “我不是拍你,我是拍她。”姓鲁的记者笑着指苏糖。

    秦风很直接道:“删了吧,我们有**权的。”

    两个人说着话,不少边上的学生和家长已经围观过来。

    鲁健波天生在人格上有点表演欲,见人多了,反而越发兴奋,大声道:“同学,多少人想上报纸都没机会啊!你看你女朋友这么漂亮,我给她拍张照登上去,以后出了名,还不是便宜了你?”

    秦风对这狗屁逻辑很是有些反感,但眼见这会儿人多,也不好再和他多扯——深知这个社会是什么尿性的他,相当不愿意自己以任何方式出名。

    没再多说半个字,秦风皱皱眉头,拨开人群就走。

    一路快步走出校外的小巷,等慢下脚步,才听苏糖说道:“拍一下就拍一下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秦风淡淡道:“现在确实没什么大不了,不过等有什么大不了了,那就晚了。”

    苏糖笑道:“你吃醋了!”

    “吃什么醋?”

    “你怕会有别人追我!”

    秦风为苏糖的天真叹了口气,被人骚扰倒还是小问题。真正的大问题在于,这年头任何一个漂亮姑娘,都难免要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三人成虎、众口铄金,说的人多了,那些恶毒的话可绝不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的心理能承受的。

    等苏糖上了大学,这种“出名”后的风险就更会被无限放大。

    没吃午饭,径直回到附近的小旅馆。

    秦风进房间后放下书包,直接按着鲁健波名片上的号码给他打回去。

    手机一通,秦风给他报出一串数字。

    鲁健波愣了愣,问:“你是谁?”

    秦风没答话,挂断手机,又给他发了条短信。内容就是刚才报的数字,后面附上一句:“麻烦你把刚才的照片删了,要不就回去翻一翻市委的通讯录。”

    已经坐上返程车的鲁健波一见到市委两个字,赶紧把手机递给身边的同事看。

    同事微微蹙眉,反问鲁健波:“吓唬你?”

    鲁健波道:“先查查这个号码是谁的。”

    同时点点头,给报社里打了个电话。

    片刻之后,手机响起,鲁健波同事接起来一听,不由脸色一变。

    鲁健波忙问道:“谁的?”

    身旁的同事神色肃然,“张开,市委宣传部的副部长。”(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