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高考结束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东瓯市的圈子就那么大,体制内的人就那么多,鲁健波在媒体这行当混了这么多年,说不上混得有多好,但最基础的人脉总归不缺。苏糖和秦风两个人都属于特色鲜明,苏糖自不用说,而以秦风这小小年纪就能拿出张开名头出来唬人的,东瓯市市区也并不多见。鲁健波三五个电话打出去,不到下午一点钟,就搞清了秦风的身家背景。自己辍学开店,背后直接的靠山是秦建业,再下挖一点甚至能挖出些他鲁健波不敢听到的名字。确定情报无误,鲁记者吓得立马给秦风打电话道歉。当时秦风刚吃完午饭抱着苏糖睡下,被吵醒后嗯嗯啊啊几声挂了电话,忽然就睡不着了。

    “我靠,这种被人当个人物的感觉真特么爽……”秦风通体舒泰,精神上瘾。

    苏糖哼了一声,对自己失去一个成名机会感到怏怏不快,用力一抽毯子,把只穿一条|内|裤的秦风晾在冷气之中。

    秦风连忙讨饶,从背后抱着苏糖喊乖乖。

    苏糖扭着屁股说死开。

    但才喊了两声,就嗓子发干地停了下来。

    秦风贴得太紧,某处又作怪了。

    午睡差点擦枪走火,下午两个人醒来的时候,都有点精神不济。

    想睡不能睡,太辛苦。

    秦风强打精神洗了把脸,拉着迷迷糊糊的苏糖去学校。

    看在这是自己人生最后一场重要考试的份上,苏糖总算没起罢考的心思。

    走到学校门口,鲁健波居然守在校外,一瞧见秦风和苏糖赶忙就跑上前来再次道歉。

    秦风没工夫和他磨叽,说了句“大家互相理解”这种虚得不能再虚的话,就拉着苏糖走了进去。

    由于来得太早,秦风在把苏糖送到她的教室后,不得不靠发呆来打发多余的时间。

    这种毫无意义的对时间的挥霍,恰恰是秦风最不喜欢的。

    如果不是进了教室就不让出,向来都不怎么喜欢运动的他宁可下楼去绕着操场跑上几圈。出点汗好歹也可以排排毒。

    等得眼睛都发直的时候,英语试卷终于发了下来。

    英语卷子是秦风比较不熟的听力占30分的套路,秦风虽然英语语感挺好,但不知什么缘故。听力考试的得分向来不高。如果他没选择今年考试,而是拖到明年,秦风相信在那种纯笔试题的情况下,自己考个120分以上绝不成问题。不过现在,确实有点前景难料。毕竟谁也不敢打包票说。每场考场都能发挥出正常水平。

    不紧不慢地填写好名字和考号,秦风老老实实地先把听力题的题目看了一遍。

    对于考过英语六级又花了将近一整年认真复习的他来说,题目本身倒显得没什么难度。

    但秦风也不敢就这样掉以轻心,又根据题目猜测了一下题干的内容,多做了点心理上的准备。

    没过多久,广播中陆续传出一男一女两个声音。

    在宣读完冗长的考试规则后,秦风终于等来了正戏。

    他仔细地把握着每一句从广播里放出的对话内容,谨慎地在考卷上做出选择。

    听力考试持续了整整半个小时,等广播声音停下,考场中的气氛忽然间又紧张起来。

    时间太仓促了。

    剩下来还有足足120分分值的题目。要在1个小时内做完,这还包括一篇英语作文在内。

    秦风总归没那么大的精神负担,依然按照自己的节奏,从前往后依序答题。

    15道单选轻轻松松在5分钟内做完,第二部分的完形填空就稍微放慢点速度,前后前后对照着,用时至少15分钟才搞定。再然后是3篇阅读,一道改错,到最后写作文时,刚好留下15分钟。属于写完最后一个句号就没法再检查的时间分配方式。

    秦风瞄了一眼作文题目,然后花去好几分钟整理思路。

    等他真正开始动笔时,已经距离监考老师说出“距离考试结束还有10分钟”这句话过去了一两分钟。然而秦风并不慌张,他心里很明白。自己每写下一句话,就能多拿1分。与其在紧张中把自己搞得分寸大乱,不如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利益。

    考试其实是门大学问,远不止分辨天才和傻逼那么简单。

    它还能筛选出莽夫、懦夫和大丈夫。

    铃声响起的时候,秦风还差最后两句没有写完。

    他完全没把老师那句“请大家停下笔”放在心上。只是加快了书写的速度,等到人家来收卷的时候,草草几笔连出几个单词,总算赶上了末班车,把卷子交给了等了他好几秒的监考人。

    老师果然也近人情,没说秦风什么,收了卷子继续往下一位那边去,很是明事理。

    短短两天费神不少,秦风坐在椅子上好一阵缓,等教室里的人都走出去一半了,才慢慢收拾自己的东西,打算去接苏糖。

    可等他背起书包往外走时,却发现苏糖早就在教室门外等着。

    秦风微微一笑,苏糖走进教室,笑着说道:“我前些天听人说小南街新开了家羊排店,有做烛光套餐的。”

    秦风奇怪道:“听谁说的?”

    苏糖道:“明月阿姨。”

    秦风脑海中立马闪过黄秋静老婆风姿绰约的模样,微笑道:“她和你有联系吗?”

    “嗯!”苏糖点头道,“明月阿姨说让我们有空去她家玩。”

    “你傻呀,那是客套话。人家忙工作都没时间了,哪有功夫陪你玩?”秦风很无情地戳穿了事实,“等过年的时候再说吧,抽个空去拜访人家一下,毕竟帮了我们家大忙。”

    苏糖叹道:“你做人怎么这么现实啊……”

    秦风笑着说:“我要是不现实,你今晚就吃不到烛光晚餐了。”

    苏糖赌气道:“那我不吃了!”

    “真的不吃?”

    “不吃!”

    “我给你三秒钟机会。”

    “什么三秒钟?”

    “一……”

    “……”

    “二……”

    “还是吃吧……”

    苏糖乖乖地投了降。

    秦风颇感烦恼地说:“阿蜜,你做人这么没原则,以后孩子会被你教坏的。”

    苏糖很光棍道:“那就让你来教好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