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章 规矩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秦风来说,高考结束仅仅意味着他每天多了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但这种休息也并不充分。新开的店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光是规章制度的设立,就得花去许多功夫。静静能干归能干,可毕竟文化水平有限,做不来这种纯粹的文职工作。原先秦风是寄希望于王安的,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谁又能想到一个脑残就能坏掉所有的计划。秦风没办法,只能自己动手,一条一条地把规矩写明白,然后按照同一套思路,搞出许多考核办法,做出许多花样复杂的管理表格。

    王浩对秦风的做法嗤之以鼻。

    在店里待了许久,耗子兄终于露出尾巴,松口说出了自家的情况。他家的经济条件原来非常不错。王浩他爹不仅是个厨子,而且还是个厉害的生意人,全家人从12年前搬来东瓯市,起先租在城郊某处开小饭馆,专门做经济开发区那一片的打工仔的生意,后来攒钱多了,就又进军市中心,开起了夜间大排档。12年下来,按照王浩的说法就是,几乎每年都比去年能多挣一辆小汽车,到了眼下,王浩家已经有4间餐馆。而且最可怕的是,房产全都是他自己家的。光是算不动产,就比秦风有钱得多。

    话一说开,除去秦风之外,店里头几乎每个人都对王浩有了明显的态度上的变化。

    汪晓婷最是看菜下碟,立马就把王浩列为了倒追的首选目标,整日里各种秋波暗送,看得惠琴牙根发痒,然则王浩这货就是贱,送上门的不要,倒是公然对静静展开了追求。连着送了3天的大捧玫瑰花后,第四天王浩他亲爹忽然找上门来,当着秦风的面暴揍了王浩一顿,揍完后再跟秦风道歉,说影响了小秦老板做生意。

    秦风被王浩他爹的杀伐果断震得说不出话来。这些草莽能在以抠门闻名的东瓯市发家立业,果然不是没有道理。

    为了表示对前辈的尊重,秦风特地留住王老爹,中午找了个物美价廉的馆子。两个人坐下来聊了一聊。

    饭菜很简单,三菜一汤,但是分量很足。

    两个人先吃掉一碗饭,然后一个喝酒,一个和饮料。说起了这些年搞餐饮的那些事。

    “管的越来越严了,以前只要你不吃死人,爱卖什么卖什么,反正政府只管每个月月初过来收钱就是了。现在世道不一样了,现在的人多难伺候啊,稍微有点服务不到位就投诉,就闹,我们开间小店,做人比做菜可难多了。还有那些工商局的狗,三天一小查。五天一大查,厨房里多点油烟都特么有话说。小秦,你也是搞这行的,我听说你小叔还是工商局的局长,你说说,他们这么鸡蛋里挑骨头有道理吗?”王三豹叨咕着,话里充满了怨念。

    秦风自然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顺着王三豹的意思,从工商局底下的喽喽开始骂,一直骂到分管副市长。中间提到秦建业简直把他比成了一坨****。王三豹听得高兴,夸赞秦风道:“小秦,我家小子有你这么个好老板,真是他的运气!耗子初中读到一半就不读了。这么些年,也就在你这儿待得长。”

    秦风道:“耗子挺不错,人挺机灵。”

    “机灵个屁!”王三豹大吼一声,引得边上几桌的客人纷纷侧目,但王三豹浑然不顾他人的目光,举起杯子把里头的啤酒一饮而尽。打一个饱嗝,接着说道,“机灵还送什么花?一束花300多块,三天时间花了将近一千,结果连人家女娃子的手都没摸到。换了我年轻那会儿,花10块钱就把他妈抱上了床!”

    秦风笑道:“那会儿10块钱购买力不低啊,顶得上半个月工资了。”

    “不说这个。”王三豹摆摆手,“反正我家耗子就是不聪明,我这个当爸的心里最清楚。”

    秦风没接话茬,王三豹又给自己倒了杯啤酒,安静几秒钟后,忽然问道:“小秦,听我家耗子说,你今年考大学去啦?”

    秦风点头道:“对。”

    王三豹好奇道:“你好好的放着现在的生意不做,跑去考什么大学呢?万一要是考上了,这生意怎么办?我看你爸妈做生意,肯定不如你吧?”

    “考上就去读咯。”秦风笑着说道,“读书和做生意,其实不冲突的,无非是多花点时间和精力而已。再说了,店开得多了,也不是靠人来管的,关键还是得看规矩。”

    “这话说得对!”王三豹马上深有体会道,“我前些年刚开第二家店的时候,一开始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这边也得顾着,那头也得顾着。后来花了好长时间才弄明白,是自己办事的方法不对。你想啊,那些大老板,手底下几千、几万个工人,要是每个工人都盯着,那不是累死了?说真的,我原本觉得那些做大生意的、当大官儿的没什么了不起,自己慢慢学着管人管事,才知道他们的活原来也不好干。你这么小小年纪的,能懂这个道理,真是不容易啊……”

    秦风微微一笑。

    王三豹吃得差不多了,拿出烟来点上。

    从餐馆里出来,已经快接近下午1点。

    王三豹跟着秦风回到烤串店,又训了王浩几句,才开着他那辆很拉风的奥迪a6走了。

    王浩低眉臊眼地装了半天孙子,等亲爹一跑,马上跟秦风抱怨,说这这货不是人,半点面子都不给,让他还怎么在店里泡妞。

    这话说得霸气,相当于隔空朝静静喊“你注定是我的女人”。

    秦风于是转头直接问静静道:“静静,你喜欢什么样的?”

    静静干脆利落地回答:“我喜欢大学毕业的。”

    王浩惊讶了,“静姐,初中生何必歧视初中生?咱们俩高中都没上,多有共同语言!”

    惠琴心里头冷哼一声。

    却听静静说道:“谁跟你有共同语言了,我前几天刚报了夜校,过几天就去上课了。”

    “嗯?”这回轮到秦风傻逼了,“静静,你晚上去读夜校,那谁来看店?”

    静静道:“小老板。你再请个人嘛,实在不行,让叔叔阿姨来看也行啊。”

    秦风皱皱眉头,有点不满道:“这种事你怎么也不事先和我说一声呢。搞得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静静笑着道歉道:“小老板,对不起啊。要不你扣我点工资好了。”

    “不是工资的事情……”秦风口是心非地摇着头。

    楚娟娟大胆犯上地插嘴道:“老板和员工之间,除了工资那点事,还能有什么事?”

    汪晓婷立马低头在楚娟娟耳边耳语一句话。

    楚娟娟听完不由轻捂嘴轻笑。

    秦风见她笑得那么嗨,就知道汪晓婷没说什么正经话。咳嗽一声,适当地摆了摆老板的架子,沉声道:“说正事呢,不要打岔!”

    楚娟娟吐吐舌头闭上了嘴。

    秦风继续对静静道:“你上夜校我是不反对的,可问题是你得提前跟我说啊。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店还怎么管?你们现在白天要穿串,晚上要招呼客人,我可是掐着表地想给你们排好班,好让每个人都能休息好。你这么自作主张地一来。我整个排班表都乱了!”

    静静没秦风说得不敢还口。

    这时院子外忽然响起敲门声,还伴着苏糖的叫喊。

    汪晓婷赶紧跑出去给老板娘开门秦风和苏糖的关系,目前算是人尽皆知了。

    苏糖心情很愉快地从外头进来,见屋里气氛严肃,走到秦风身旁小声道:“在干嘛啊?”

    “没干嘛,开会呢。”秦风随口说道,又问苏糖,“你怎么跑来了,这么大热天的。”

    苏糖身在福中不知福地抱怨:“在家里待着没意思,整天就是看电视。无聊。”

    秦风道:“电脑呢?给你装了那么多游戏。”

    苏糖摇着头说:“一个人玩没意思。”

    秦风挠挠头,一时间忘了自己想说什么,扭头看到静静,才想起被打断的话。对苏糖道:“你先上楼坐着,我先把会开完。”

    苏糖乖乖哦了声,冲着静静一笑,转身出了楼下的房间,把楼梯踩得哐哐作响,上楼去了。

    “小老板。其实我原本是想跟你说的,我也没想到刚报了名他们就开学了,我开始还以为是9月份才开始上课,和正常的学校上课时间是一样的。”等苏糖一走,静静给自己开脱道,“而且上课的地方离这里也不远,走路都不用半个小时。我晚上7点上到9点半,回到店里还能赶上最忙的时间段……”

    “这些都不是理由啊……”秦风打断了静静的话,然后语气认真地说道,“问题是关键是你没按规矩来。今天咱们店还小,一个人不守规矩,顶多就是一个人的活没法好好干,可等以后呢,等到哪天我们有好多家像现在这样的店了,你,静静,到时候很可能就是真正的一店之长,店里的生意要你管,账也要你管,人也要你管,一整家店都捏在你手里,十几个、几十个人看你做事、听你说话,你说你要是不守规矩,别人会怎么想?别人会怎么做?到时候这家店还怎么管,这个生意还这么做?”

    静静被秦风说得哑口无言。

    “唉……”秦风也是颇为无奈地叹了一声,“以后注意点吧,有什么事,记得提前跟我说。等你开始上课了,工资我会稍微给你做一下调整。静静,没意见吧?”

    静静安静了两秒,弱弱问道:“小老板,你想怎么调整?”

    秦风忽然咧嘴笑了,回答道:“你每天少干3个小时,一个月扣你300块钱,不算过分吧?”

    王浩嚷嚷起来:“一个小时扣100块,哪有这么狠的?”

    喊完之后,店里所有人全都陷入了对这道数学题的沉思,唯有秦风在怔了片刻后,第一个反应过来,反问王浩道:“你确定是一个小时100块吗?”

    王浩昂首挺胸:“怎么不是?”

    秦风又环视四周,问其他人道:“你们也觉得是?”

    几个人纷纷点头。

    秦风被这群家伙的脑回路搞得有点伤神,也懒得教育了,默默出了屋子,上楼把苏糖接了下来。

    等秦风走了,静静才转过劲,恍然大悟道:“还得除以一个月30天的时间啊!”

    这么一喊,王浩他们才总算明白。

    ……

    秦风开着车门散了半天的热气,才和苏糖坐进去。

    “你要是觉得没事做,那我这两天给你找个驾校,你先去把驾照考出来。”秦风慢慢把车从人行道开上马路,2点来钟,东门街外的江滨路上几乎没人,更没有交警会来拖秦风的车。附近的房子还是拖拖拉拉地建着,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开发商估计又断资金了。

    苏糖倒是对学车这件事不抵触,就是一个人有点怕生,问秦风道:“你跟我一起去学吗?”

    秦风道:“我年纪还没到呢,差着一岁,明年才能去报名。”

    “那我就明年再学!”苏糖马上道,“我和你一起去。”

    秦风想了想,也担心苏糖这傻妞一个人会被教练占便宜,点头道:“也好。”

    苏糖甜甜一笑,问秦风道:“我们现在去哪儿?”

    秦风道:“天这么热,当然是回家啊!”

    苏糖怏怏道:“我才刚从家里跑出来,你这就送我回去啊?”

    “不然你想去哪儿?”秦风反问道。

    苏糖指了指江滨路对面的江心岛。

    秦风道:“游泳去?”  重生之小玩家

    苏糖幽幽道:“我们都没两个人去过呢。”

    秦风转过头来,用很邪恶的目光上下扫了苏糖一遍,忽然很怀念她穿泳装的样子,然后舔舔嘴唇,二话不说答应道:“行!”

    说完一踩油门,车子朝家飞驰而去。

    回到家里,两个人找出泳衣泳镜,和秦建国、王艳梅打了声招呼,便又急吼吼地往外头跑。

    王艳梅帮两人把门带上,嘴里奇怪地嘟囔着:“赶什么啊,游泳又不赶时间……”

    说着,却是忽然一顿。

    游泳确实是不赶时间,可问题是这俩货在一起,除了游泳之外,貌似还有很多别的事可以做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