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我们结婚吧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水上乐园的门票价居然涨了。

    但这事实上是秦风的理解错误。因为前两次来都是放假的时间,景区自然门票打折。可今天的日子却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六月半的,小学生刚过完儿童节,中学生和大学生绝大多数都正在发奋图强备考,至于那些工作狗和失业狗,即便有时间过来,也不见得有这个兴趣。前者是懒得来这种说不上高级却消费水平明显偏高的宰客之地,后者是就算有钱也舍不得掏这种冤枉钱。总而言之在05年这会儿,水上乐园正处于经营惨淡的困境,来这边游玩的,基本上都是拿着单位赠票的企事业单位人员。而这些体制内的人,是绝对不可能在非休息日的下午过来的。

    秦风被人工瀑布淋了满脑袋的冷水从适应区出来的时候,见到的是放眼望去毛都没有一根的空旷场景。

    偌大的水上乐园,居然破天荒的连一个其他客人都没有!

    世界显得如此苍凉,天地之下,仿佛只剩下他和苏糖,一男一女,仅此而已。

    露天铺设的瓷砖此时已经被太阳照射得发烫,秦风踩上去的时候,很担心自己会马上中暑。

    他踮着脚跟某种生活在沙漠里的蜥蜴一般,小跑到女更衣室的出口外头。

    两三分钟后,在看到苏糖从女更衣室里走出的那一刻,秦风不自知地停止了防烧伤的踮脚姿势。

    苏糖今天的泳装造型,实在有点让老和尚破戒的意思。

    不同于前两次的连体泳衣,这回她换上了一身比基尼,浑身上下一共就只穿两件,而且明显尺寸偏小,把原本就勾人的身材,衬得让人简直把持不住。

    饶是在家里看过,但此时此刻秦风还是没办法把眼球从苏糖身上移开。

    太惊艳了。

    秦风直勾勾地盯着苏糖,甚至忘了脚底下的火辣。

    “你干嘛呀?”苏糖瞥了眼秦风的裤子前端,觉得秦风好污。然后娇嗔着迈出她的大长腿,向前一步刚踩到瓷砖上面,就紧跟着惊呼道,“好烫!”

    秦风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三回。回过神来,直摇头道:“不行了,我得下水去冷静一下。”

    话刚说完,苏糖却抢先跑了出去,她嘴里喊着“好烫、好烫”冲到池边。用一个立定跳的动作蹦进环园水道,溅起一大片水花。秦风跟着走到池边,恰好见到苏糖将身子从水面以下探出来,水流从她的头顶分流而下,沿着那凹凸有致的曲线落回池中。苏糖挽起湿答答的长发,随意披在身后,胸衣被浸透之后,滚圆的一双玉兔,近乎要喷薄而出。

    秦风整个人都看呆了。他重重地咽下一口口水,和满脸开心的苏糖对视了足足三秒后。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他动作急切地在睡地下划拨了两下,游到苏糖跟前,钻出水面什么都不说,动作粗野地将她一把抱住,重重吻上了她的唇。

    苏糖猝不及防,本能地微微一退,但反应过来后,就微微闭上了眼睛,微喘着配合起秦风的动作。只是今天的秦风显然不止满足于亲一亲就算。他的手在水面以下继续作怪,轻轻抚动着苏糖身上某些平日里尽量避免去摸的部分。当秦风将手探进苏糖紧紧并拢的两腿之间时,苏糖猛然挣开了眼,失声喊了出来:“啊!”

    秦风闻声一惊。终于从熊熊燃烧的|欲|火中清醒过来一点,他停下动作,但依然喘着粗气。

    两个人站在不深不浅的水道中央,默默凝视着对方。

    “秦风……”苏糖的眼里仿佛要滴出水滴,她轻轻抓住秦风那只作怪的手,满脸通红着。竟把那只手再往腿中间带了几厘米,然后似乎是花尽这辈子的羞耻之心,把头靠在秦风肩上,浑身发烫地紧贴着他,如梦似泣地细声呢喃,“我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秦风颤抖了。

    忍什么呢?

    到底忍什么呢?

    苏糖现在都毕业了,自己也完全有能力让她一直幸福下去,家里人不反对,外人更管不着。彼此相爱,彼此需要,忍什么呢?

    姑娘家家都主动到这地步了,再特么放着不吃,傻逼吗?

    秦风把手从水底下抽出来,双手抱住苏糖,鼻子贴着她的鼻子,嘴巴贴着她的嘴巴,两个人几乎完全贴合在一处,闻着她的鼻息,认真而坚定地问道:“阿蜜,嫁给我吧,我们结婚,今天,现在。”

    苏糖抬起头,眼眶瞬间转红。

    她哽咽着,点了点头,秦风笑了笑,她也跟着傻笑,边笑边哭,边哭边笑。

    然后,被秦风深情地再次吻住。

    ……

    两个人只在泳池里待了不到10分钟,就各自回了更衣室。

    几分钟后,秦风和苏糖在前台工作人员看傻逼的目光中走出了水上乐园大厅。

    两个人手牵着手,快步来到边上的海景酒店。

    酒店和水上乐园一样,几乎空无一人。

    秦风熟门熟路,走到前台道:“给我一个最贵的房间。”说着,掏出身份证和银行卡摆到台前。

    女服务员来回看了眼秦风和苏糖,露出一个大家都懂的微笑。

    拿到房卡上了楼,一进房间,秦风关上门就和苏糖抱作一团。

    一边往里头,一边把身上湿答答的衣服扔到地上,等走到床边,苏糖已然被扒得和在游泳池里一样。

    秦风像对待一件绝世艺术品一般,将苏糖轻轻放在床上。

    他俯下身,把手搭在苏糖的两腿之间。

    苏糖盯着他,微微抬动屁股,让秦风帮她褪去了身上最后一片布……

    秦风轻轻地压在她的身上,苏糖前所未有地如此清晰地感受着秦风的体温,细长的睫毛因为期待和紧张,微微地眨动着。

    两个人互相吐着气,秦风一只手支起身体,另一只手轻抚着苏糖的脸庞,小声问道:“姑娘,在这么庄严的时刻,你想不想说点什么?”

    苏糖羞臊欲死地小声喊道:“你去死好不好?你不来我自己动手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