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二章 FB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海景大酒店名不副实的海景套房内,中央空调吹动着挂在天花板上的红色绸带,吹出清凉宜人的风。柔软的睡床上,一床反季节的白色鹅绒大被将两具年轻的身体紧紧裹在其中,苏糖慵懒地缠在秦风身上,两人的距离是负的十几厘米。苏糖呼吸均匀地喘着气,睡着了,但又睡得不那么深,闭着的眼珠时不时转动两下,嘴角还挂着微笑,似乎是在做着什么美梦。秦风贴着苏糖那滑腻尤甚纯丝的身体,盯着她祸国殃民的脸,很有一种想这辈子就这么死在她肚皮上的冲动。2个小时,3次,上辈子28岁才破了童男身的秦风,现在才体会到什么叫拳怕少壮。脑海中闪过这两个小时里的各种画面,他依然深入苏糖身体的那部分,又有了苏醒的迹象。苏糖很敏感地闷哼了一声,睁开眼,看到秦风火辣辣的眼神,将脑袋往他怀里不能再靠地靠了靠。

    秦风笑了笑,说:“天还没黑。”

    苏糖回想起刚才过程中叫嚣要“做到天黑”的口号,羞恼地轻轻在秦风肩上咬了一口,说道:“我快死了……”

    秦风很赤|裸|地问:“爽死了?”

    苏糖沉默三秒,很小声小声地应道:“嗯……”

    男女之间,所有的不要脸都是从脱掉裤子的那一刻开始的。

    秦风年轻火旺,身体结实,苏糖食髓知味,确有需要。既然醒了,**的,于是两人干脆又来了一发。这回过后,总算是体力不支,抱着睡到晚上天黑,才终于被饿醒过来。

    没羞没臊地洗了个鸳鸯浴,等两人从房间里出来,酒店里已然灯火通明。

    秦风很果断地拉着苏糖到酒店的西餐厅点了几个菜,倒上红酒点上蜡烛,真金白银地堆出点浪漫气氛。苏糖坐在秦风对面,看秦风的眼神简直能把人活活腻歪死,但秦风这贱人照单全收,还变本加厉地情话一句接着一句来,然后毫无意外地逼走了方圆好几桌之内的所有客人。

    一顿饭你喂我、我喂你互相吃口水吃到饱地吃了足足有2个小时。

    等酒足饭饱从出了酒店大门,隔壁的水上乐园晚间场都快到散场时间了。

    秦风和苏糖却不急着走,手牵着手在岛上的绿地上散着步,开始计划以后到底要生几个,以及讨论他们的孩子到底该管现在还未出世的秦果叫姑妈还是姨妈这个终极思辨难题。

    没话找话地你侬我侬到了10点来钟,等酒气散得差不多了,两个人这才上了车子,慢慢悠悠回家去。苏糖坐在副驾上,歪着头靠在秦风肩上,略微显得有点疲惫道:“我们回去怎么和爸妈说这件事啊……”

    秦风很有吃干抹净的风范回答道:“说个屁,车都开走了,还有必要讨论是哪个工厂组装的吗?”

    “滚。”苏糖脑袋丝毫不动一下,软绵绵地抗议道。

    秦风嘴角扬起一抹得了便宜的坏笑。

    车子缓缓开回市区,回到家里,王艳梅已经睡下了,但秦建国还没回来,不用说,八成是还在店里头盯着生意。

    秦风给老秦同志打了个电话,催过之后,便去刷牙洗脸,然后回自己房间倒头就睡。

    没等几分钟,却听房门又被打开,苏糖抱着枕头爬**,掀开他的毯子就钻了进来。

    秦风惊道:“还来?”

    “讨厌……”苏糖拉过秦风一条胳膊,幽幽道,“就是想抱着你睡觉嘛……”

    秦风侧过身子,搭在她的腰上,经验之谈道:“说真的,睡觉这种事,还是一个人一张床比较舒服。睡觉之前的睡觉,根本不算睡觉。”

    苏糖被秦风说得脸都皱巴了,道:“你脑子里现在就只剩那件事了吗?”

    秦风出卖全世界男人道:“对,这就是促使男人活下去的根本动力。”

    苏糖深深地叹了口气,一根指头在秦风脸上划来划去,又惆怅道:“你到底是喜欢我的人,还是喜欢我的身体?”

    秦风完全不需要思考地回答:“人。”

    苏糖嘟嘴不满道:“说得这么快,一点诚意都没有。”

    秦风解释道:“喜欢你的人,含义包括了你的身体。”

    苏糖幽幽问道:“这么说等我年老色衰了,你就不要我了?”

    秦风笑了笑,把她搂进怀里道:“不会的,男人的审美范围其实是很广的,随着年纪慢慢变大,从8岁到88岁都能欣赏。”

    苏糖反应了两秒,忽然抡了秦风一拳,喊道:“你果然还是更喜欢我的身体!”

    秦风被她的神逻辑推理能力惊呆了,跟着喊:“你到底是怎么得出这种结论的?”

    苏糖吼道:“你管我?反正我就是知道!”

    秦风一看丫头造反,就知道今晚上又得走肾。

    一个翻身把苏糖压住,摸着黑就往她脸上涂口水。

    苏糖抵死不从了小三秒,然后就化被动为主动,无师自通地骑到了秦风身上。

    秦风正高兴这妮子天赋卓越,刚把手从她衣服下摆里头伸进去,还没来得及抓住攀向人生巅峰的支点,房门忽然又被推开。

    王艳梅点亮了灯,和满脸错愕的苏糖大眼对大眼瞪了半天,又默默地退了出去,顺带还关上了门。亲妈这异于平常的表现,让苏糖甚至忘了从秦风身上下来,直到被秦风作恶多端的手摸到了内衣里头,才尖叫一声,翻身而下,满脸莫名的兴奋对秦风道:“现在怎么办?”

    秦风道:“当然是锁门啊,我把你的扣子都解开了。”

    苏糖对秦风耍起了王八拳。

    两个人正打闹着,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

    秦风握住苏糖的拳头,确认了一下声音,赶紧先把衣服整理好,然后下床打开了门。

    见到站在门外的王艳梅,刚刚偷吃完人家闺女的秦风略有点不好意思地喊道:“妈……”

    王艳梅眼神无奈,递给秦风一个小盒子,嘱咐道:“以后要对阿蜜好点,办事要注意安全。”

    秦风接过那盒杜蕾斯,看着王艳梅圆滚滚的肚子,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我爸最近确实用不着这个……”

    然后脑门挨了丈母娘一巴掌。[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