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八方来贺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成绩出乎意料地好得令人发指,随之而来的欣喜若狂自不待言。秦建国老夫聊发少年狂,大晚上开车出去满世界找炮仗,找到快10点钟竟带回来一大串好几百响的凶器。然后不顾全家人的阻拦,在楼下院子里干出了能惹来片儿警的扰民大事。小区被吵得鸡飞狗跳,几十条狗精神亢奋地顶着鞭炮声狂吠不止,连带着连串串也加入了行列。

    李兴东面色复杂地站在楼道旁,近看神情呆滞的李欣然没说什么,远看停在绿化带边的车子倒生怕这炮仗把他的宝贝车子给点了。秦建业和叶晓琴没下楼凑这个热闹,两个人坐在秦风家的客厅里,神情淡漠,眼里透着压力。秦风自学2年考上重点大学,顺带还特么赚了几百万,这能耐,秦淼以后能比?

    几家人各怀着心思,抛开秦风一家四口不说,在场唯一真正感到高兴的,也就只剩下老太太。

    诚然老太太打小就恨屋及乌地看秦风不上眼,可是今天,她却真心感到脸上有光。

    她家三个孩子,秦建华读书最认真,大专毕了业,进医院当了护士。考上大专的那年,在乡下亲戚那边也算是轰动一时。秦建业稍微次点,中专毕业,不过在他那个年龄段,也算是够用了。剩下的秦建国最是让她感到无奈,上完初中后为了补贴家用,早早地就进了秦风爷爷生前上班的工厂当工人,今年才40多岁,工龄却已经有20多年,平日里嘴巴就笨,加上文化程度有限,老太太总是越看他越觉得碍眼。

    但现在不同了。

    李欣然虽然考上重点,但那是外孙女,是给姓李的挣的脸。

    秦风却是长子长孙,对封建思想浓厚的老太天老说,这其中的意义如果非要说意义的话,那就是如果不是秦风考上重点,她压根儿就不可能想起长子长孙这件事来!

    秦风考上一本的消息几经辗转,当天晚上就传遍了乡下的学渣集中营,秦建国在楼下作完孽回来就开始接电话,一直接到12点出头才总算消停下来。与此同时,有鉴于中心区就这么巴掌点大的地方,这个消息又很诡异地经由各种的人各张嘴巴传到了不同人的耳朵里先是被和秦风有过一面之缘的秦建业的初中同学也就是现在秦风家所在的江滨街道的那位城管科科长严晓海知道,然后又以严晓海为起点拐了几个大弯被同样是只和秦风有过一面之缘的区政法委副书记张钊平知道,张钊平虽然跟秦风没什么实际瓜葛,但政治这个圈子里的人总体来讲就是又爱学习又爱八卦,所以没过一会儿,递给秦风一张平明的市委宣传部老幺张开也收到了信,当然这群人说来说去,调调都是很一致的,那就是秦建业的侄子考上一本线了,只是很可惜志愿没填好,便宜了瓯大的王八蛋书记。最后当消息传到区委金明月那边,和秦风关系最紧密的黄秋静才姗姗得知,大半夜12点半,给正抱着阿蜜睡得香的秦风发了条祝福短信。

    秦风第二条早上醒来后第一件事是拉屎,第二件事就是在拉屎的时候给黄秋静回了条短信。

    秦风撇大条的那一刻,五中的老魏接到了胡玫的电话,一下子仿佛病中惊坐起,整个人都傻逼了。

    “一本?”这辈子就没教出过本科生的魏校长扯着嗓子干嚎。

    胡玫在电话那头确认着到她这边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十手的最新消息,神情严肃地咬牙点头道:“千真万确!我刚才亲自打电话问过他妈!”

    魏校长摸了摸胸口,幸福来得太快,心脏有点吃不消。

    胡玫等待进一步指示,问道:“我们现在干嘛?”

    “胡老师,你不要着急,这件事我们得好好商量商量,你等我几分钟,我现在马上出门,我们一起到孩子家里走一趟。”魏校长说着,马上挂了电话,然后急吼吼叫来他的年轻老婆,让她给准备衣服,一边手上也不闲着,不停歇地给学校办公室打电话,让学校赶紧把该贴的东西都贴出来,什么横幅、喷绘、展板,能做的分分钟抓紧做,总而言之一句话,务必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五中出了一个一本!

    秦风大完便便回去继续抱着苏糖睡,感觉还没睡上几分钟房门就被敲醒。

    9点之后,家里的客人开始一拨接一拨地来。

    魏校长准备时间过长,来秦风家的时候刚好碰上客人最多的最高峰,老魏很不要脸地提了差不多是去年这时候秦风交给他的那笔一直放在家里就没动过的几万块现金过来,给秦风当奖金,秦风完全不客气,爽爽利利收下。

    胡玫站在一边心潮起伏,虽说秦风考上一本和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无论怎么样,她却也是秦风的便宜班主任。脸上何止有光,简直喷火啊!

    秦风有一搭没一搭地边接电话边应付着没完没了的亲戚们,快到中午的时候,忽然接到了李郁的电话。

    “藏得够深啊!自学2年上一本,我们这边都炸锅了,你特么现在成活着的传奇了你知道吗?”李郁口吻很夸张。

    秦风相当惊讶道:“我日,这点鸟事还能传到一中去?”

    “你当一中里都是什么人?”李郁笑道,“全市最牛逼的圈子的后代全都在这儿,托你小叔的福,现在你成我们的榜样了。我们校长刚才去高一那边做统计,问谁想高二提前去高考,报名率过了八成。” ℃≡miào℃≡bi℃≡阁℃≡

    秦风笑着走到阳台,盯着楼前越长越高的大松树,说道:“你们校长也是个逗逼。”

    李郁道:“你现在已经不是进步的速度,而是进化的速度了。”

    秦风扭头看看客厅,叹道:“再进化也是活在人家嘴里,没意思。”

    李郁道:“北冥有鱼啊!何止是你活在别人嘴里,人家当总理的都活在别人嘴里呢!”

    秦风笑道:“我哪能和总理比?”

    李郁开始扯蛋:“总理这种东西,也未必就不能比。你看现在的二把手接班人,家里老爹也就是个正县级。你现在弃商从政,这辈子再不济也能混个正科,然后你儿子就有可能混上正处,你孙子就有可能是总理。你孙子有可能是总理啊!”

    秦风想了想,逆向思维很敏捷地认真点头道:“对,总理有可能是我孙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