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五章 远景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十八中后巷的早餐店停业了,6月30号关张等待拆迁,但人走茶却没凉。挂在店门口的那条很长的横幅,吸引了一大票老客过来参观。横幅上的内容威武霸气,大大的十个字:隔壁不留爷,爷就上大学。然后下面还挂了条稍微小点的,上面写着“热烈祝贺秦风同学一本上线”。

    客人们看完后感慨很多,这些感慨大多是冲着隔壁周海云去的。

    周海云不可能听不到这些声音,但她只能装聋作哑。事实上她也在心里头想过,要不要趁着天黑偷偷让人去把那****的横幅给摘了,不过这念头还是想了想就作罢,毕竟真这么干了,那么她身为主犯的目标也未免太过明显,真要被人戳穿了,到时候更下不来台。

    周海云心情复杂地熬过了最后几天,等到学校期末考试完毕,终于赶紧关了校门,远远地跑去外地旅游去了。

    相比之下,五中的魏校长就恨不能时间过得慢些,好让更多的人看到他校门口挂的宣传内容。两所隔得不是很远的学校就这样成了中心区西片的谈资,由于秦风本身就在东瓯市的权力小圈子有点莫名其妙的名声,市里头的教育局在全市大考完毕后,竟然还点了他的名字,说是要想办法搞个典型,让广大学渣也知道知道,浪子回头金不换,就算是被学校开除的烤串男儿,也能有咸鱼翻身的一天。

    说刚说完会上马上有消息灵通的狗官指出,小秦同学今年赚了间店铺,收入比局座大人您还高,算不得咸鱼,再说他亲叔现在把持着区工商局,这种典型例子被人翻出来只会引来网络喷子,于我市和谐社会建设不利。教育局这才打消了没新闻强造新闻的念头。

    秦风浑然不知自己在别人嘴里绕了一圈,就从准名人变成了人名。

    不过以秦风的人生规划,他倒也没指着这点咸鱼翻身的名气过下半辈子。

    而且他眼下更在乎的,是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在经过颇多曲折后,2005年7月5日,十八中后巷终于迎来了它被几十辆拆迁车轮上一遍的历史命运。

    拆迁工程启动当天,秦风拉着串串站在巷子口,很悲春伤秋地问串串:“你还记得吗?前年这个时候,你还能无忧无虑地在这里随地大小便,那时你还是条汉子。”

    一旁的苏糖无语道:“要不是碰上你,它现在还是条汉子。”

    秦风厚颜无比道:“你知道司马迁为什么能写出《史记》吗?那是因为他变成半条汉子后,省去了很多汉子的烦恼。”

    “你们两个,打算围绕两腿之间的事情说上多久?”刘雅静一脸纠结。今天要不是来和苏糖商量关于假期旅游的事,她真是死都不想出现在这对越来越没尺度的某男女跟前,简直太虐狗了。

    苏糖总算还是要脸的,把责任全往秦风身上推,嗔道:“是秦风起的头好吧!”

    “好,好,他起的头,你最纯洁了,纯洁得跟|处|女一样。”刘雅静不留情面地揶揄着,接着马上就问,“这边拆了,你家不是少了一家店了啊?”

    苏糖向来被人牵着话题走,不过脑子地就顺着刘雅静的问题回答:“没呢,新店早就找好了,过几天等装修的油漆味散掉就开张。”

    “又开新店?”刘雅静惊讶之余,心里不免觉得有点酸。

    这什么世道啊?

    一家子都长得好看也就罢了,这赚钱的水平也这么高,还让不让各项指标都活在平均线上的人活了?老天爷不能偏心到好处都让一家人给占了啊!

    苏糖却是抢着介绍新店道:“新店就再二小旁边,跟你家离得很近的!”

    刘雅静道:“那是不是以后都能吃到免费的糯米饭了?”

    “不是。”秦风该出手时就出手,淡淡回答,“不过可以给你办一张会员卡。”

    刘雅静瘪嘴道:“抠死你算了,卖个糯米饭还办会员卡,我脑子又没病。”

    秦风呵呵一笑:“谁说卖糯米饭就不能办会员卡的?”

    拆迁现场烟尘太大,秦风三个人只待了五六分钟,就赶紧撤了。

    回到家后,苏糖没再黏着秦风不放,打电话叫来谢子君,几个姐妹淘自己出门逛街去了。秦风也乐得总算有点个人空间,这几天和苏糖啪啪啪的次数有点多,现在得让腰子缓一缓。秦建国和王艳梅这会儿去医院做孕检去了,家里只剩秦风一个人。

    靠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房门忽然被人敲响。

    秦风走到猫眼前朝门外一看,不由愣住。

    “黄律师,你怎么找来这里的?”秦风连忙开门迎贵客。

    嘴上说以后恐怕很难见到,今天却自己登门拜访的黄秋静,微笑着进门脱鞋,一边说道:“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你的小姐姐呢?”

    “被小姐妹拉走了。”秦风道,又很瑟地补充了一句,“现在已经是小媳妇儿了。”

    “哦?”黄秋静嘴角微微一扬,也世俗了一回,道,“注意安全。”

    “行了,这几天听这话都听出茧子了,不知道你们都是什么心理。”秦风无奈道,“我又不是养不起孩子!”

    “这和养不养得起可没关系。”黄秋静很自来熟地坐下来,随口道,“人呐,就是该什么年纪干什么事,你今年20岁都还没到,就是好好积累的时候,生儿育女,最早也得等到二十五六岁再开始考虑,家里有孩子没孩子,对一个人的发展,影响可是太大了。”

    秦风给他倒了杯冰水,“黄律师,你今天是专程来找我聊天的?”

    “不是。”黄秋静端起杯子喝了口,然后打开手提包,拿出一张请柬递给秦风,“侯总大婚,请你和你的小媳妇儿一起去喝喜酒。”

    “请我?”秦风多少有点受宠若惊,又奇怪地问,“侯老板不是孩子都很大了吗?”

    黄秋静笑道:“侯老板和老板娘感情好,今年是20年结婚纪念日,要重新办一次婚礼。”

    秦风点了点头:“还真是闲得蛋疼……”

    黄秋静道:“原本是轮不到你来的,不过你自学2年考上重点这事儿传得有点热闹,老板娘说让你来教教她家宝贝儿子,这才临时给你加了两个座,不然你以为侯老板的婚宴,是谁想来就能来的?宴会在他家里弄,别说是你,就是你小叔的领导,婚宴当天也没资格进门。”

    秦风摸着请柬不说话。

    黄秋静道:“别觉得这话伤自尊,这世道就这样。人民大会堂是人民建的,开两会的时候全国十几亿人,能进去坐坐的又有几个?”

    秦风一听这话,顿时释然。

    黄秋静又接着说:“这件事先放一边,我来是想和你说另外一件事的。我查了查你最近的银行账目往来,你的银行贷款还没还掉,怎么,是想继续弄点大动作吗?”

    秦风沉默了片刻,微微点头:“想法是有,项目还没找到。算上跟你借的100万,我现在手头上的资金300万都不到,能做的事情太少了。”

    “我这里倒是打听到一个项目,觉得你可以做做看。”黄秋静单刀直入,“不过投资周期可能比较长。”

    秦风好奇道:“什么行业?”

    黄秋静道:“算是科技行业。”

    “科技行业?300万投资?开什么玩笑!”秦风很不相信。

    “我就是给你一个参考。”黄秋静道,“现在国外出了一款手机,可以直接用指头在屏幕上操作。这种手机对玻璃的要求很高,但玻璃总归是玻璃,再难做也难做不到哪里去。侯老板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现在深湾就有企业能做这种玻璃,而且已经在尝试出口。我们估计,那种手机很有可能过几年就会在全世界流行起来,到时候对特种玻璃的需求肯定很大,所以只要现在把握住机会,过几年后盈利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秦风听着黄秋静的话,汗毛树立了。

    重生回来都快满2年了,之前只想着能做的东西没法做,现在看来,还是眼光太局限的问题。

    一个大产业,上游、下游都在冒油,谁说非要当产业链核心才能发达的?

    真正想干点大事的话,机会永远都有啊!

    “侯老板呢?”秦风按住激动的心情,回过神来问道,“侯老板投了多少?”

    黄秋静微笑回答:“1000万,资金入股,原本是想再多投一点,不过那个老娘儿精得很,只肯给5%的股份。”

    秦风脱口而出:“加蓝科技今年就值2个亿了?”

    黄秋静面露诧异:“你知道?”

    秦风呵呵苦笑。

    怎么可能不知道,10年后的大陆女首富……

    “黄律师,我这300万,人家看得上吗?”秦风直接跳过了黄秋静的问题。

    黄秋静也不纠结,微微一笑,道:“加上我名下的700万,侯总就能拿到10%的股份。”

    秦风恍然大悟:“拿我当壳?”

    黄秋静摇摇头:“投资有风险,这回,你算是侯老板的合作伙伴。”

    “为什么选我?”

    “能考上一本的,不见得一定是聪明人,但一边卖烤串还能上一本的,绝对是人才。侯老板喜欢和人才合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