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八章 医学院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家忽然就变得热闹了。

    因为考上一本的缘故,乡下的两位土豪舅公——二舅公和三舅公,硬是把还在上小学的孙子塞进了秦风家里,而叶晓琴在让儿子多沾点书香气这件事上也不含糊,见乡下亲戚都出手了,听到风声的第二天就让秦淼住进了秦风家。饶是秦风家的房子不算小,可一下子多出三个小屁孩,空间也不由显得有点捉襟见肘,于是串串很不幸地又一次无家可归,被送到了东门街店里,又过起了几乎日夜颠倒的生活。这让秦风很担心串串会不会有一天忽然被这种无休无止的生活作息规律的变化逼疯,如果真的发生了这件事,乡下那两位每天从早到晚就知道占便宜的舅公,绝对是罪魁祸首。

    熊孩子的到来对秦风一家人的生活影响显然是巨大的。

    首先苏糖再也不可能在白天的时候,趁着秦建国不在家,里头不穿bra只套一件大体恤衫在秦风跟前晃悠,让秦风直接失去了很多视觉上的福利。其次是王艳梅不得不忍受家里无休无止的吵闹,要知道如果家里只有秦风和苏糖两个人,噪音基本上是没有的,因为在那种情况下,基本上是他们娘儿仨一起挤在沙发上看肥皂剧,生活品质相当高。再有就是两位舅公家的小屁孩并不让人省心,从某种意义上讲,虽然仅仅只是相处了五六天,但秦风已经有了让这俩货滚蛋的冲动——谁能受得了自己和媳妇儿在家里亲热的时候,被人大半夜地趴在边上看完全程?

    “爸,给舅公打个电话。”秦风气得一宿没睡,等到5点钟秦建国起床,马上让他准备撵人。

    秦建国奇怪道:“干嘛?”

    秦风上前一步,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话,秦建国听完就脸色不好,但安静片刻,却没给出让秦风满意的答复,反而给那俩小鬼找借口道:“小孩子嘛,就是好奇。再说你和阿蜜,动静是不是有点大……”

    秦风看着秦建国为难的样子,就知道老秦同志估计这辈子是没法从乡下亲戚的束缚中摆脱出来了。他懒得解释昨天他和苏糖在音量上有多克制,也不想明说那俩小鬼为了偷听,居然大半夜地摸进秦建国和王艳梅的房间进入阳台,然后愣是在阳台的角落里等了好久,直到秦风和苏糖完事儿后拉开窗帘才被发现。秦风不知道这俩货到底在一片漆黑中看到了多少实质性的内容,但毫无疑问,他们绝对是看到了一些什么。不然绝不至于在秦风拉开窗帘的那一瞬间,满脸都是小学五年级学生不该有的猥琐神情。

    秦风失望地摇头,不再指望秦建国,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秦建国叹了口气,走到原本属于苏糖的房间门口,轻手轻脚地推开门,房里头,秦淼和另外两个小屁孩正安静地睡着,那乖乖的睡相,怎么看都不像是秦风口中所说的午夜偷窥狂。

    秦风走回到床边,躺回到苏糖身旁。

    郁闷了整个后半夜刚刚不久才睡着的苏糖,迷迷糊糊翻了个身,露给他一个后背。

    秦风同样困倦地打了个哈欠,侧过身来揽住苏糖的腰,闭上眼,很快便沉沉睡去。

    当他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快4点,床上只剩他一个人。

    客厅里很吵,充斥着小屁孩兴奋的尖叫。

    秦风坐起身来揉了揉发晕的脑袋,推开门,就见两个小屁孩正拿着枕头互相挥舞。下一秒,熊孩二人组见到秦风,立马就老实了下来。

    昨晚上被秦风抽过后,这俩货多少已经意识到,不是所有学习好的大哥哥,都是尊老爱幼的正人君子。学霸这个群体中,总会有些愿意靠暴力解决问题的异类。而秦风无疑就属于这个类型。

    “阿蜜和阿淼呢?”秦风问道。

    两个小鬼对视一眼,二舅公家稍大一点的小鬼弱弱道:“去店里了……”

    “我妈呢?”秦风又问。

    “和叔叔出去买‘接力’了……”二舅公家的小鬼继续弱弱道。

    秦风不给好脸色地嗯了一声,起床气有点大,径直走进卫生间刷牙洗脸。

    洗漱完毕出来,给苏糖打了个电话。

    苏糖说马上回家,秦风淡淡说不必,扔下家里俩早熟到让人生厌的货,直接出了门。

    家里的车子没被秦建国和王艳梅开走,想必两个人就是到附近的地方去逛一圈。

    秦风带着怒气上车,但一路上仍然很克制地遵守交通规则,不给警察叔叔问候他的机会。

    到了店里,苏糖正和秦淼坐在一楼空荡荡的房间里喝着冷饮看电视,静静陪坐在边上,招呼老板娘的礼数做得相当到位。

    见到秦风来了,静静站起来打了个招呼。

    秦风点点头,走到苏糖身旁,道:“怎么不声不响就跑这里来了?”

    苏糖扭头看秦风,郁闷又委屈的样子道:“难不成还待在家里吗?”

    秦淼应该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可又觉得这件事不太好说出口,低着头咬着吸管,很纯良地没有接话。

    秦风坐到苏糖身边,柔声道:“要不我们搬出去住吧,反正早晚得搬,也省得等开学了再去租房子。”

    苏糖顿时眼睛一亮:“搬去大学那边?”

    “嗯。”秦风点了点头,“去螺山镇找间好点的房子,这几天就搬过去。”

    “你们搬了,那我怎么办?”秦淼生怕被抛弃。

    秦风笑着反问:“你想怎么办?”

    秦淼纠结了,好不容易过了几天不用活在叶晓琴高压下的日子,却分分钟就被两个小王八蛋给毁了。他愁眉不展地嘀咕:“我想在这里住到开学……”

    “行了,我去找间稍微大点的房子,你可以去睡沙发。”秦风松了口气。

    “真的?”秦淼眼睛发亮。

    秦风点点头。

    秦淼用一种赞美未来"qing ren"的口吻说:“我爱沙发……”

    ……

    秦风的动作极其麻利,下午直接载着苏糖和秦淼去了一趟螺山镇,并且很顺利地找到了可以住的房子。房子位于螺山镇的主干道上,是两个月前才刚刚建好的商品房。纯粹的毛坯房未装修,四周全都是水泥墙和水泥地,不过好消息是电线全都是暗线,埋在墙内,只露出几个简陋但足够安全的插孔。大楼的水电已经通了,完全不影响使用。秦风看上的房间位于这幢楼的最顶层,面积在70平方到80平方之间,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外加一个很小的阳台,房子的卫生间里颇有先见之明地已经安好了一片地砖。房东听秦风要租,开口就要2000块一个月,这价钱在螺山镇这破地方属于天价。然则秦风等不及要和苏糖共筑爱巢,砍价到1800元就马上答应。

    谈好了价钱,秦风心知这里的房价只会一年比一年高,索性要求直接签3年合同,打算一直住到大四毕业为止。

    房东没想太多,只当秦风人傻钱多,一口答应。

    秦风现场草拟了一份合同,房东看过后觉得没什么问题,外出找了家复印店把合同打出来,双方有模有样地一式两份、签字画押,搞定这一整套程序,差不多也就到了晚饭的饭点。

    秦风领着苏糖和秦淼从楼里出来,开着车在螺山镇转悠一圈,千辛万苦找到一家除螺山酒店外假期不打烊的饭馆,草草吃过晚饭,这才慢慢往市区走。

    秦淼跟着秦风跑了一天,累得在车后座上直打瞌睡。

    苏糖却是兴奋无比,一路上叽叽喳喳着跟秦风讨论该怎么装修屋子。

    秦风嘴里嗯嗯应着,心里头却在算账。

    说是三年的合同,但钱却是一年一付的。今天离开前,他先付了5000元的订金,而这笔钱事实上是从东门街店里的账目上出的。这种公款私用的事儿,秦风两辈子还是头一次干,内心深处相当自责,觉得违背了做人和做事的原则。可是他实在没办法,原先的存款全都给了黄秋静,现在他手头唯一还能调动的资金,也就只有店里的货款准备金。不过好在现在秦建国已经有了自己的收入来源,秦风犯不着再给他和王艳梅打补贴,这样一来,经济压力顿时小了很多。

    无可奈何地重回算小钱的局面,秦风开着车子进了加油站。

    加油的时候……继续算小钱……

    纵然7月份昼长夜短,但回到家时天色也已经黑透。

    家里多了个客人,是秦风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喜欢的小舅婆。

    犹记得几个月前过年的时候,他和小舅婆还吵过一架。

    秦风见到小舅婆时,小舅婆正眼神不善地盯着他。她的孙子和侄孙一左一右待在她身边,小模样要多听话有多听话。然后不等秦风开口,小舅婆就用她一以贯之的那种不阴不阳的口吻道:“小风,你现在本事很大啊,教孩子跟学校的老师一样,这么严格。”

    秦风一听这话,就知道两个小鬼已经恶人先告了状。

    秦风根本懒得解释,笑道:“孩子小时候不好好教,长大了基本不会是好东西。”

    小舅婆毫不意外地怒了,完全沉不住气地喷道:“你小时候也没见你好到哪里去!我家杨明这么乖,他爸妈平时都舍不得打他,你算老几啊?走****运考上个破大学,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可以打我孙子了?”

    “舅妈,有话好好说嘛……”秦建国出来打圆场。

    “说个屁!”老娘们儿手一挥,拉起两个小屁孩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碎碎念着朝门口走去,“才赚了几个钱,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缺教养的东西……”

    秦风听得眉头紧皱。

    秦建国却是连屁都没放一个。

    目送无理取闹的老娘们儿离开,家里终于安静了。

    半天,王艳梅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总算走了。”

    秦风则转头对秦建国道:“爸,早跟你说了,咱们干脆就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亲戚关系断了,一年都见不上几次面,见了也从来不拿正眼瞧咱们。都嫌贫爱富到这程度了,我们再贴上去认这个亲,不是犯贱吗?”

    “唉,你不懂,你不懂啊……”秦建国摇着头,苦头婆心地解释,“再怎么说都是我亲舅舅和亲舅妈……”

    秦风冷笑着当着秦淼的面道:“他们是小叔的亲舅公和亲舅妈是真的,你就不好说了。”

    秦淼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王艳梅不在乎这茬,插嘴问秦风道:“你们三个,今天一整天跑哪儿去了?”

    秦风淡淡地随她转移了这个话题:“去了趟螺山镇,看房子。”

    “看房子?”王艳梅有点不解。

    “我们租房子去了。”苏糖解释道,“我要和秦风搬出去住。”

    “搬出去住?!”王艳梅和秦建国异口同声地吃惊道。

    秦风平静点头:“反正等开学了也是要租房。”

    “你们不住学校吗?”王艳梅问道。

    秦风笑了笑:“不太方便。”

    王艳梅秒懂,直摇头道:“你们两个真是……”

    苏糖拉着秦风的胳膊摇了两下,掩饰心虚。

    秦建国这时忽然接话道:“对了,下午录取通知书到了,小风,你有两份通知书。”

    王艳梅像是才想起来,连声道:“对对对,小风,东瓯医学院也给你寄通知书来了!”

    “嗯?”秦风奇怪地哼了一声,但旋即就想起来,他的第二志愿填的就是瓯医,当时只是随手一写,没料想这会儿瓯医竟是光明正大地挖墙角来了。

    王艳梅把秦风的两份录取通知书拿过来,秦风接过看了眼,见上头白纸黑字,不由呵呵一笑,道:“要不去学医算了。”

    秦淼这时只觉得医生这职业无比高大上,羡慕得只有流口水的份。

    苏糖却是小心思很重地说:“你去医学院,那我们就不在同一个学校了……”

    “都住一起了,还非得在一个教室里腻着不可吗?”王艳梅教育了苏糖一句,又很气势高昂地对秦风道,“小风,你去学!毕业了当医生,要脸面有脸面,要身份有身份,要钱家里也不缺钱,气死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