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差点出名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两份录取通知书,一份是第二志愿的医学院,另一份却是国内某家连听都没听说过的野鸡大学寄来的,而作为秦风填报的第一志愿的瓯大的录取通知书,却是连个影子都没有。秦风神色狐疑地坐在椅子上,手里举着一张从瓯医录取通知书里抖出的名片,有点抓不准到底该不该按照上面的号码打过去。名片是瓯医校长本人的,论起来是个行政级别和市里一把手同级的大犇级学者,专业方面,号称国际领先。纵然秦风前世没上过医学院,但对这位堪称东瓯市学术圈顶梁柱的校长大人,也是如雷贯耳。录取信里夹着他的名片,简直不要太值得玩味……

    “秦风,要不我们找狼哥帮忙装修啊……”苏糖洗完澡进了房间后就把bra摘了,还特地锁了房门,拉上窗帘,完全不给爸妈或者秦淼“不小心推进来”的机会。许是这两天快接近生理期的缘故,小妮子在某些需求上显得特别热情,刚把头发吹干,就迫不及待地坐到秦风身边,挽着他的胳膊有意无意地放在胸前蹭。

    秦风被她蹭得有点火大,转过头来满眼狼看见羊的目光瞥她一眼,随手就把多少人盼都盼不来的名片往桌上一扔,紧接着一个公主抱抱起苏糖,麻溜儿地上了床……

    一个晚上没睡好,并没有影响到秦风的战斗力。

    床板以并不明显的摆幅咯吱咯吱响了两轮,等到消停下来,时间已经是接近半夜12点。

    两个人搂作一团喘着半天,苏糖幽幽地小声发表意见:“刚才那个姿势好累人……”

    秦风摇头道:“我愿意这辈子就这样累死……”

    苏糖甜腻腻地笑笑,低头在秦风身上轻轻咬了一口。

    秦风一只手摸着苏糖光洁无瑕的后背,有种此生已经无欲无求的感觉。

    腻了好久,秦风终于来了点事后综合症,膀胱微微抗议,嘴里更是发干。

    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没奈何还是得掀开毯子,套上小裤子,浑身散发着咸湿的气息打开了房间的门。

    屋外的客厅里居然还亮着灯,秦淼大半夜的不睡,正在沙发上看电视。

    秦淼侧头看秦风一眼,表情有点认命,嘴上也把不住风了,问道:“体力吃得消吗?”

    秦风贱得很诚恳,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满脸微笑。

    秦淼叹了口气,秦风警告道:“不许在我这里打飞机。”

    秦淼嘴角抽抽,道:“哥,能不这么直接吗?”

    秦风摇摇头,又补充说:“不过被动梦遗了可以原谅。”

    “我……”秦淼支吾了一下,接着假装痛苦地抱住了头。

    秦风走上前轰他:“赶紧睡觉去,你阿蜜姐要洗澡了。”

    秦淼抬起头来抗议道:“她洗就洗嘛,我干嘛要回去?”

    秦风正色回答:“因为她不打算穿衣服出来。”

    秦淼的眼睛里发出了亮光。

    然后被秦风一个小嘴巴子扇回了房间。

    第二天早上秦风和苏糖很晚才起来。秦风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自我反省,昨晚上回来之后,除了嘿咻之外居然一件正事都没办,抛开徐永佳大校长的名片不谈,最关键的是他居然把店里的事情抛到了脑后。想得郁闷了,抬手就在苏糖的屁屁上一拍,半睡半醒的苏糖呢喃了一声,反而跟章鱼似的把秦风缠得更紧了一些。

    这时屋外忽然响起王艳梅的喊声,房门被拍得哐哐作响:“小风,家里来客人了,医学院的老师来了!”

    秦风闻言一愣,扭头对苏糖道:“媳妇儿,戴奶罩。”

    “去死……”苏糖又羞又烦,表情很可爱地闭着眼扬手拍秦风。

    秦风把软弱无骨的丫头拽起来,催促道:“再不起来要让人家看笑话了。”

    两个人磨磨蹭蹭地从房间里出来,秦风一眼就见到了坐在沙发上客人。

    2个客人,一个年纪稍大,看气势应该是个不小的领导,另一个年轻人显得有点拘谨,见到秦风微微点头,露出一个表示友善的微笑。

    秦风走上前,在旁陪坐的王艳梅立马介绍:“小风,这是医学院的王老师,专程来看你的。”

    “王老师,不好意思,昨晚上睡得有点晚。”秦风上前伸手。

    姓王的一边跟秦风握手,视线却对着穿着很清凉把身材秀得淋漓尽致的苏糖,神情不解道:“你们这是……”

    “哦,我们订婚了。”连婚戒都还没送过的秦风,恬不知耻地介绍苏糖道。

    王老师啧啧称奇,面带苦笑:“你这也抓得太紧了,都住一块了啊?”

    “王老师,我们家这两个……情况有点复杂。”王艳梅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

    王老师看着她的大肚子,饶是学术精深,这会儿也免不了脑子犯晕,点头道:“是有点复杂……”

    趁着王老师和王艳梅闲扯的功夫,秦风和苏糖赶紧进卫生间先洗漱了一番。

    洗干净脸出来,苏糖又回屋里换了身相对保守的打扮,秦风则是端着茶,很公事公办地招待起了老王。老王终于找到机会跟秦风做了个自我介绍,果然来头不小。老王大名王果因,是徐永佳的助理,瓯医校长助理,正县级干部。论资排辈,秦建业在他面前属于渣渣中的沫沫。出于这层原因,老货自我介绍完毕后很是有点hold不住装逼结束的余韵,径自滔滔不绝起来:“原本呢,你是肯定要去瓯大的,但是徐校长对你很重视,亲自找瓯大的校长又谈了谈。这事呢,说起来程序上确实是有点不规范,不过我们也是一片好心。我们瓯医虽然算不上什么名牌大学,但毕竟名声比瓯大还是要好听一点……”

    “王老师,你先等等……”秦风打断了王果因的话,问道,“你的意思是,我这是被你们中途截胡了对吧?”

    王果因微微一怔,旋即笑道:“对,可以这么说。”

    秦风又问:“瓯大肯同意?”

    王果因笑得很神秘:“总有办法的。”

    秦风摇头道:“我什么时候变这么抢手了?”

    “小伙子,不要妄自菲薄嘛!”王果因笑着大声道,“就凭你自学两年上一本的能力,市里电视台都想来采访你了,要不是市委张部长拦着,你这几天早成我们市里的明星了!”

    秦风听得咋舌不已。

    王果因自己唏嘘道:“东瓯市这种小地方,平时都没什么新闻可以报啊……”[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