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五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和苏糖在螺山镇租下的小爱巢装修起来几乎谈不上花多少时间,施克朗对这件事上心得很,亲自带了赶工小队,只用了不到5天时间,就把屋子里里外外翻新成了能住人又不显寒碜的样子,因为一滴油漆没用,装修完毕后秦风和苏糖拎包就能入住。秦建国和王艳梅不放心,特地跟来看了眼,转了一圈觉得这地方绝对足以用来养孙子了,老秦同志给秦风留下一句意味猥琐的“注意身体”,然后就翩然而去,很有一种放养牛羊等着下崽的感觉。

    乔迁新居第二天,刚放了假没处潇洒的李郁就拉着袁帅过来了。袁帅比前些天见面时似乎又瘦了一圈,总体而言,体型相当威猛,属于连那种自称老子谁都不怕谁都敢咬的暴力倾向精神病患者都不敢主动招惹的类型。苏糖头一回操持一间屋子,见来了客人兴奋无比,相当亢奋地跑上跑下买各种零食饮料,反倒弄得袁帅浑身不自在。秦风看不下去,等苏糖买完第二趟准备下楼去扫第三趟货的时候,果断拽住了她,道:“差不多就行了,都是自己家里人。”

    苏糖小嘴一张,露出一个很迷糊的表情。

    秦淼见了,扭头小声对李郁道:“我哥的孩子以后肯定聪明不到哪里去。”

    李郁嘴角一弯,不置可否。

    袁帅怅然叹道:“居然现在就开始考虑孩子的问题了……”

    秦风拉着苏糖回到客厅中心,几个人把沙发坐了一圈,盯着正在播《养猪经验》的中央台沉默了几秒,李郁忽然道:“你要是上医学院的话,刚好可以和我们同一年毕业。”

    袁帅继续惆怅:“前提是我得能考得上本科……”

    李郁坏坏一笑,问道:“猛男,最近这么多愁善感,是不是|发|情了?”

    袁帅满眼幽怨。

    苏糖爆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料:“静静恋爱了,和她一个夜大的同学。”

    “节哀。”秦淼故作老成地拍拍袁帅的肩。

    “节个毛的哀啊!”李郁高声喊道,“喜欢就上啊!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了熟饭,她还敢说个不字!”

    秦风听李郁在这边教唆犯罪,很是肝儿颤地说:“我们能温和一点吗?”

    李郁坚决摇头道:“非洲大草原上的动物为了交|配|连命都豁得出去,难道你要让乐乐做一个禽兽不如的人?”

    苏糖惊呆了,道:“难道霸王硬上弓不算禽兽不如?”

    “这得看硬上的和被上的人是不是有潜在的互动意愿啊!”李郁抬起手来,在苏糖和秦风之间晃了晃,意思是你们这种骨子里就互相勾引的,硬上简直相当于|媾|和。

    秦风看懂了,拍掉了李郁的手。

    苏糖笑得很羞涩,拉起秦风的胳膊,对李郁道:“就算这样,你怎么确定静静就愿意跟袁帅在一起?”

    李郁正要拿出另一套歪理邪说,袁帅这边忽然长啸一声:“哎……你们别扯蛋了好不好?”他满脸纠结地郁闷道:“早知道就不跟你们说了,一个两个话这么多,我自己的事情,我心里有数。”

    秦淼在旁边补刀:“乐乐哥,我看得出来,此时此刻你的内心深处很压抑。没事,单相思失败这种事,我也经历过。”

    说完看看苏糖。

    苏糖心知肚明,故意把身子挨着秦风坐得更近了些,和他脸贴脸,现场虐狗。

    李郁嘀咕道:“妈的,我本不该来的。”

    秦风脱口而出:“留下一双眼珠子就行。”

    袁帅道:“《东邪西毒》吗?”

    秦风和李郁一起点头。

    苏糖一脸懵逼:“你们三个在说什么?”

    几个人愣是在一起就着《养猪经验》闲扯了一整个下午。到了晚上,秦风开着车回了一趟市区,先找了家尚且过得去的大排档吃了顿饭,然后载着车里几个人,几乎绕城开了半圈,带回三台笔记本电脑。李郁和袁帅显然是晚上不打算回家了,想在秦风的新居里长期扎根,丝毫不打算给秦风和苏糖过二人世界的机会。

    回家之前秦风到东门街的店里看了眼。

    现在店里由王浩看着,这小子当了副店长之后,比之前稳重了不少,想来在家也没少受他的土豪老爹调教。见一切情况正常,秦风和惠琴、王炼、赵云几个主力员工叮嘱了几句,便打算再堕落一天,提前放了自己的假。反正等到10点过后,静静就下课回来主持大局了。

    袁帅再一次没见到静静,心里又遗憾又庆幸,反正复杂得很。

    一路没话找话,回到螺山镇已经快到9点,趁着苏糖洗澡的功夫,秦风四个人分分钟就把家里变成了小网吧,等苏糖穿着丝质睡衣晃出来,这边秦风哥儿几个已经玩上《传奇》的私服了。

    苏糖乖巧地坐到秦风身边,盯着屏幕看了10来分钟,问道:“这游戏有意思吗?”

    “没意思……”秦淼打了个哈欠,“奶奶的,代沟啊。”

    “不许说粗话。”苏糖很有嫂子架势,轻轻一按秦淼的后脑勺。

    秦淼闻了闻空气中的香味,说:“等我上了高中,也要找个女朋友。”

    秦风淡淡道:“你妈会阉了你,相信我,她做得出来。”

    “没意思。”袁帅把鼠标一扔,“找不到以前的感觉了。”

    “你以前有过感觉吗?哪次不是练到30级就放弃了?”李郁依然有滋有味地点着鼠标。

    袁帅看着他,很怀疑人生道:“真想不通你怎么可能会考得上一中。”

    李郁张狂道:“我能考得上一中,是因为一中上面没有零中。”

    袁帅没听懂,秦风解释道:“人分三种,一种是连玩游戏都要玩到第一才肯停手的,一种是连玩游戏都懒得玩到第一的,还有一种是只有玩游戏时才想到争第一的。第一种叫人上人,第二种叫正常人,第三种叫傻逼。”

    秦淼道:“这说法好狠毒,我们班上一半人都成傻逼了……”

    秦风笑道:“也许是一半的人上人呢?”

    袁帅耸肩道:“我反正是正常人。”说着,直接退出游戏,道:“不玩了。”

    李郁转头看他一眼,迟疑两秒,也退了出来:“算了,这样就没意思了。”

    秦风反正也是凑数的心理,跟着退出。

    秦淼一时间好迷茫,问:“那我们现在干什么?”

    苏糖弱弱道:“我想玩《大富翁》……”

    秦风几个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同意了。

    游戏就在秦风的桌面上,经典的第四代,里头已经有很多苏糖玩剩下的游戏记录。可以这么说,这个夏天以来,苏糖主要只做了三件事。第一,陪着秦风到处逛;第二,和秦风啪啪啪;第三,玩大富翁。至于遛狗,那已经成了王浩的工作,串串被养在店里长期见不到主人,现在已经成了一条人见人爱的土狗,没有了蛋蛋的串串,就是那么温和善良惹人爱……

    秦风选了一张湾湾的地图,地图小,因为玩起来比较节省时间。

    袁帅没心情玩游戏,主动弃权,如此一来,这游戏刚好够四个人折腾。

    秦淼也是大富翁的忠实粉丝,大喊着先选了乔约翰,秦风和李郁对人物没要求,反正也没特殊技能,于是双双随机,秦风随机到了宫本,李郁随机到了忍太郎,秦淼眯着眼说:“早就看出你们两个是祸害,没想到是小日本派来的……”

    秦风道:“我要是随机到一个女性角色,你是不是要说我是泰国派来的?”

    苏糖扑哧一笑,然后手选了一个钱夫人。

    秦风狐疑道:“你上个月不是还选糖糖公主吗?”

    “上个月我们不是还没有……”苏糖目光炙热、神情娇羞地给秦风抛了个媚眼。

    李郁见状怒吼道:“再这样我跳楼了啊!”

    秦淼马上站起来往窗户边跑,大喊道:“不要拦我!”

    秦风鸟都不鸟他,手指一点,载入游戏。

    秦淼演完了,自己又屁颠屁颠跑了回来

    《大富翁》这款游戏其实玩法很简单,核心理念无非就是一点:弄死别人,你就赢了。

    秦风和李郁这俩货腹黑之力深入骨髓,对游戏的理解也很透彻,不出半个小时,苏糖率先出局,气得小妮子鬼叫了半天,然后拉着秦风气势汹汹地说让他给自己报仇。

    李郁道:“阿蜜,刚才陷害你也有秦风一份好不好?”

    苏糖道:“我才不管,是你们逼他的!”

    秦风点头道:“对,我是被逼的。”

    秦淼道:“哥,你这么不要脸,伯伯、婶婶知道吗?”

    秦淼呵呵一笑,随手点开一张红卡,把股票的价格抬高上去,然后为了避免李郁下一步会进商店买到黑卡,直接转手卖出。资产一下子升了三成都不止,连带着还把物价指数向上抬了一个点,绝对是把李郁和秦淼往死里逼的节奏。

    一看大势已去,今晚运气不济的李郁忧愁了,说:“这不科学啊,T+0的市场太自由散漫,完全不给庄家机会,这么不顾宏观大局和老爷们的心情,湾湾这个地方不会有好结果的。”

    秦风道:“朋友,你思想觉悟很高啊。”

    李郁道:“那是,我爸妈每天教育我听政府的话跟党走,该收手时就收手。”

    苏糖和秦淼听得二脸懵逼。

    秦淼一头雾水地问道:“你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

    秦风很高端地回答:“天下大势。”

    正说着,摆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苏糖拿起来一看是店里的号码,递给了秦风。

    “喂。”秦风淡淡接起。

    那头传来王浩火急火燎的声音:“老板,检查消防的人来了,说我们安全通道不合格,要我们整顿停业!”

    秦风眉头一皱:“静静呢?”

    “静姐还在路上呢,你快回来吧,他们说要负责人签字!”王浩喊道。

    秦风微微叹气。

    得,看样子又得托人送礼,接下来几天有得忙活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