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五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不早,已经快9点半,哪怕车速再快,赶回东门巷也至少是10点以后的事情。想来检查队伍不可能在原地等上半个小时——除非秦风傻逼到让这群家伙在店里头白吃白喝——所以既然赶不回去,秦风索性也不急着要马上就把事情了结掉,反正以政府的办事效率,一个晚上压根儿也办不了什么。只是想归这么想,事情倒也必须得先了解清楚。秦风拿着电话,慢条斯理地和王浩说着,让他冷静下来,一句一句把情况说明白。王浩毕竟水平低,说了半天,手机居然被交到了检查人员的手里,对方估计是个小头头,类似严晓海那种股级干部的存在,讲话条理性很强,三句话就让秦风搞清了状况。

    挂断电话,苏糖马上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秦风摇了摇头,“安监局的人来查消防……”

    “等等!”袁帅一嗓子打断了秦风的话,满脸诧异道,“安监局来查消防?他们查得着吗?这不是消防局的活吗?”

    袁帅这货显然没从他老爹那边学到半点实战经验,对政府的运作方式连皮毛都算不上,秦风前世在商场的时候接触此类情况不少,了然解释道:“安监局本来就是查安全生产的,别说过来查消防,人家过来查食品安全你都没话说。还有啊,消防也不只是公安消防局的事,这块东西,工商局也能查,因为我是在人家那儿登记的,谁登记、谁负责、谁管理;还有街道也能查,这叫属地管理;还有区里也能查,市里也能查,这叫上级管理;我要是哪天开医院了,卫生局也能来查;我要是哪天开敬老院了,民政局也能来查。条块结合知道吗?不然的话这个局、那个局,哪来那么多科室好安排……”

    李郁听得很收益,频频点头,说真特么有学问,官帽子分得漂亮。

    袁帅则是莫名忿忿,还在纠结安监局查消防的事情,说他们狗拿耗子,语气之强烈,像是打算日后掌权了一定要把这群人拉出去突突十五分钟。

    秦风没心思和他们闲扯,想到明天早上得早起,索性决定今晚回去睡,省得明早还得赶时间。

    秦淼本想一个人留在螺山镇,可秦风怕出意外,最后也没答应秦淼的要求。

    于是刚回到屋里没多久的一群人又上了车。

    秦风挨个先把李郁和袁帅送回家,领着苏糖和秦淼回到市区的家里时,时间已经是11点出头。

    掏出钥匙进门,刚进屋子秦建国就穿着大裤衩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见是秦风仨,呼出一口气来:“我还当进贼了呢……你们怎么回来了?那边房子出什么问题了吗?”

    “不是。”秦风摆摆手,把安监局查消防的事情说了一遍。

    秦建国第一反应道:“我找你小叔说说。”

    “别。”秦风道,“这次人家不是找碴,是店里真的有问题,少了条消防通道,得重新装修。你找小叔也没用。”

    秦建国却摇头道:“小风,这你就不懂了,你别管是真问题还是假问题,现在店里出了事情,找你小叔准没错。你这店才开张几天,说重新装修就重新装修,这一关门,每天得少赚多少钱?再说有问题的店又不止你一家,你这么积极听话干什么?现在暑假生意这么红火,当然是能拖就拖,拖到过年关了门再重新装修也不迟!”

    秦风被秦建国说得茅塞顿开,叹道:“爸,你有当奸商的潜质啊!”

    秦建国哭笑不得。

    这时王艳梅挺着大肚从屋里出来,看起来挺疲惫道:“回来就赶紧睡吧,床和被子都还在呢。”

    屋子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秦风和苏糖的房间里床和被子都还在,这是秦建国和王艳梅特地留的。秦风和苏糖舟车劳顿,也是累得不行,躺下来没一会儿就睡得昏天黑地。

    唯有秦淼心事重重,在沙发里来回翻滚——好想偷偷溜进秦风房里,偷瞄一下苏糖睡觉的样子。

    ……

    第二天早上秦风是被秦建国刷牙时的呕吐声弄醒的,这声音听了几十年,效果堪比闹钟。

    睁开眼,先把身体向上移动几公分,在苏糖的额头上轻轻一吻,然后才憋着满肚子的存货下了床。

    推开门来,一眼就看到在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的秦淼,毯子已经滑到地上。秦风走上前,弯腰拿起毯子,给秦淼盖好。

    这边秦建国已经刷牙完毕,正打算洗澡。

    秦风算是赶得巧,以三急的名义把老秦同志赶出了卫生间。

    秦建国被打断了节奏,在门外畅想未来道:“怪不得外国人家里都有好几个厕所,一个厕所确实不够用啊,你以后买房子,至少得买带两个卫生间的才行。”

    秦风一边气沉丹田,一边规划更大的蓝图:“卫生间这种小事就不要计较了,游泳池和篮球场才是重点。”

    秦建国听乐了,说:“这你得买块地,自己造房子才行。”

    秦风道:“这要是买到海边,还能建一个私人码头。”

    “想得美啊……”秦淼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你不干脆说建个高尔夫球场多好?”

    卫生间里轰隆一声,片刻之后秦风一脸轻松地从里头出来,然后秦淼赶紧跑进去,边嘘嘘边嫌弃里头的气味。

    秦风道:“嫌臭就少说话啊,你不说话的时候呼吸频率会加快吗?”

    秦淼连忙闭嘴。

    全家人陆陆续续地醒了,排着队上厕所,折腾了好久才轮到秦建国洗澡。

    但即便如此,等到秦建国出门,时间依然还早,不到7点。

    秦建国走得匆匆忙忙,秦风就担起了做早饭的义务。

    炒了一大锅蛋炒饭,配上点热果珍,苏糖和秦淼吃得相当满意,王艳梅更是赞不绝口,说外孙以后饿不死了,虽然妈不靠谱,但至少爹靠得住。

    苏糖大声抗议喊道:“蛋炒饭我也会好不好!”

    王艳梅直接一筷子过去,教育道:“你现在说自己会,等以后结了婚,买菜、做饭、带孩子,全都要推你身上!”

    秦风嘴角抽抽道:“妈,你这么教阿蜜真的好吗……”

    苏糖恍然大悟,作感动状道:“亲妈啊……”

    谈笑风生地吃过早饭,秦风等到8点出头,才让秦淼给秦建业打了电话。

    秦建业果然作息习惯良好,接电话的时候正在吃早饭,和秦淼闲扯了两句后,就非常会意地让秦风接电话,秦风也不藏着掖着,开门见山把话说清。

    “这事你先别忙着动,先拖着。”秦建业居然破天荒地和秦建国口径一致,“我先给你问问。”

    秦风嗯了一声。

    接着秦建业马上话题一转,神秘兮兮地问道:“你这个礼拜要去吃结婚酒对吧?”

    秦风一怔,顿了2秒,才慢慢道:“对。”

    “侯老板?”

    “对。”

    “好,好,好。”秦建业发出朗朗笑声,但笑过三声,却猛地戛然即止,很是一本正经地说说教起来,“穿得像样点过去,人家要是问你什么,觉得不该说的话就别说,多听多看少开口,知道吗?”

    秦风心说喝个喜酒至于搞得跟见领导人似的吗?

    但嘴上还是很配合地答应着秦建业。

    秦建业又跟秦风叨叨了几句,然后才让秦淼继续接电话。

    秦淼拿着手机嗯嗯嗯了半天,挂断之后,表情有点复杂:“哥,我过几天要回去了,我爸说带我去香江旅游。”

    秦风毫不在乎道:“那就去啊!”

    秦淼转头看看苏糖,叹气道:“下次再见面,就得是过年了……”

    秦风双手一摊:“哪年不是这样呢?”

    秦淼沉默半晌,声音哀怨:“好无情的男人,你老婆以后不会幸福的……”

    苏糖一步上前,赏了个暴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