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五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2点多是东门街最热的点,日头从正上方垂直照下来,晒得整条巷子异常滚烫,而偏偏巷子又并非笔直,百来米长居然还能很妖娆地左右扭来扭去几下,于是搞得连穿堂风都没有,再加上巷子里光秃秃的连颗小树苗都没有,不存在一丁点降温的物理条件,让人觉得仿佛连仙人掌都没办法在这里活下来。

    秦风把车子停在街口,下了车子,就听到隔壁巷子里的知了鬼叫个不停。

    苏糖很小心翼翼地打起一把伞,微眯起眼睛,抬起白皙滑嫩的手,在脸颊旁扇动两下,小声说道:“好安静啊。”

    秦风嗯了一声,朝巷子里看了眼。

    因为烤串店生意的原因,巷子的地上显得有点油腻腻的,给人不太干净的感觉。

    秦风微微皱了皱眉头,对自己最近几天的疏于管理有点自责。做生意怕的就是扰民——这和职业道德没太多关系,主要是如果一条街面上的土著成天没事找政府投诉,这生意就绝逼做不下去。

    “都跟耗子说了多少次了,晚上打烊之后一定要好好把地洗干净,都当耳边风了?”秦风被这鬼天气弄得有点烦躁,很少见地跟苏糖抱怨了一句。

    苏糖倒是不在乎这点小细节,催促道:“快进去吧,我都快烤焦了。”

    两个人快步走进巷子,很快来到店门前。

    院门已经开了,只是院子里空无一人,晚上营业时间摆在院子里的几张桌子,这会儿都堆在院子的一角,上面相当随意地遮了一大块帆布,收纳方式十分粗犷。

    秦风心里暗叹一声,只恨自己财力不济,连个稍微像样点的仓库都买不起。不然以他的处女座性格,绝对无法容忍桌子就这么摆着。

    可见绝大多数时候,性格决定命运这话着实有点扯蛋。

    特么的连桌子放哪里都解决不了,还何谈安放更扯蛋的人生?

    跨进院子,直接推进走进前台。

    前厅很小,逼仄的空间完全没法和之前的烤串店比,关上门,屋里既闷又黑。

    秦风走到墙边打开灯,然后走到柜台后拿出遥控,打开空调,苏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

    “他们都还没啊……”苏糖随手拿过一张塑料椅坐下。

    秦风扭头看了眼时间,上面显示2点03分,距离规定的上班时间2点钟,已经过去3分钟。

    他用食指在柜台上轻轻点了几下。

    潜台词是:不像话。

    因为东门街内现在还满是住户,烤串店晚上的打烊时间已经提前到了1点半。

    凌晨1点半下班,下午2点上班,每天安排一个人值班,等早上5点钟接猪肉刘他们送来的货,值班的人多发50块的加班费。秦风觉得,作为一家收益有限的小店,这样的安排已经够对得起良心了,但是显然,员工们并没有对此感恩戴德,甚至连最起码的按时上班都没做到。

    敲了两下,秦风默不作声,径直朝后厨走去。

    厨房里自然更闷,也没有空调,只有一台大功率的电风扇。

    秦风把后门推开,屋外吹进一股热风,让空气稍微流通了一些。

    苏糖额头微微冒着汗跟过去,眼看着秦风打开冰柜,从里头拿出一块巨大的排骨,眨了眨眼睛,不解地问道:“你要自己切肉啊?”

    “嗯。”秦风淡淡回答,拿起菜刀,走到流理台前冲了冲。

    许久没有干体力活,久疏战阵的秦风施展起那套“狂风刀法”,已然没有一年前的风采,但切肉的动作,却多了一丝稳健。

    苏糖爱演得很,单手倚着门框,学着不知是哪个镜头道:“连切肉都这么帅,我挑男人的眼光真好。”

    秦风转过头,笑着揭穿道:“就十八中那群歪瓜裂枣,除了本大爷之外,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那时候人家许建阳追我,比你高,家里还有钱,你才是个摆路边摊呢!”苏糖坚持强调自己的主观能动性道,“要不是我眼光好,我肯定就选他了啊!”

    “嗯,好,好,你眼光好……”秦风无语地摇了摇头,这妮子越宠她就越变得孩子气,也不知是好是坏。

    “小老板!”屋外忽然想起王浩的喊声。

    王浩显得很兴奋地从屋外走进来,见到苏糖,忙不迭又赶紧喊小老板娘。苏糖微微一笑,很有老板娘风范地问了句废话:“昨天生意怎么样啊?”

    “昨天?”王浩一怔,“昨天不是那个什么局的人来查消防么?客人走了一大半,我们12点出头就关门了啊!”说着,他又忽然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走到秦风跟前问道:“小老板,我们现在怎么办?我看要不先停业整顿吧!”

    秦风转头看了王浩一眼,见他一脸严肃要参与拍板的模样,表情比王浩更严肃,说道:“这事不用管你,你管好店里的生意就好了。”

    王浩微微一愣,旋即讪笑一声。

    秦风又问道:“静静昨晚上几点回来的?”

    “静姐啊……”王浩装样子回忆道,“差不多10点半左右吧……”

    秦风眉头一挑:“这么晚才回来?”

    “嗯,她说堵车了。”王浩道,“那些查消防的人前脚刚走,静姐后脚就到,刚好没见着。”

    秦风微微点头,顺便放下了手里的菜刀。

    王浩表情很夸张地说道:“小老板,你今天气势这么牛逼,我刚才还以为你打算砍死我。”

    “不会的,人肉的口感又不好,剁了你也卖不了几个钱。”秦风随口回答,又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问道,“2点10分了,怎么他们都还没来。昨天不是还提前下班了么,多睡了1个小时,怎么反而还迟到了?”

    “这事啊?”王浩笑眯眯道,“我看天气这么热,和静姐商量了一下,就说晚半个小时上班好了,跟小赵、惠琴他们说下午2点半过来就行。”

    秦风微微一皱眉头,沉声道:“怎么不跟我说?”

    “啊?”王浩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紧接着一脸轻松愉快道,“这种小事,我看就没必要和你报告了吧。”

    “小事?”秦风呵呵一笑,但下一秒,陡然就太高了嗓门,“这是小事吗?这事大了去了!”

    王浩被秦风这冷不丁的一吼弄得有点发懵。

    一旁的苏糖也是满脸愕然。

    气氛正僵着,一个声音弱弱地从门外传了进来。

    “小老板,你来了啊……”惠琴从外头走进来,身旁还站着和她一起来的静静。

    秦风转过身,看了静静一眼。

    静静颇为心虚地和秦风对视一下,就赶紧移开了目光。

    秦风叹出一口气来:“我是不是对你们管得有点太松了啊?”

    屋子里几个人全都不敢吭声。

    安静了好一会儿,苏糖打破了沉默。她走到秦风身旁,轻轻挽住他的手,小声说道:“别这样了,他们快被你吓死了。”

    “扣奖金!”秦风指了指静静,转身又冲王浩道,“你也要扣。”

    王浩破天荒地没喊“凭什么啊”之类的话。

    秦风又停顿几秒,慢慢说道:“消防检查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了,我已经托人走了后门了。今天晚上打烊了,咱们开个全体会议。”

    静静点了点头。

    秦风没再说什么,拉着苏糖出了店。

    秦风一走,屋里头三个人齐刷刷喘了口大气。

    王浩心有余悸的样子说道:“小老板今天吃了枪药了吧,昨天消防的人找他麻烦,他今天就找我们麻烦对不对?”

    “别说了,你就是自己欠抽。”惠琴照常揶揄王浩道。

    静静微微蹙着秀眉,显得有点委屈,轻声道:“他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好了,谁让我们给人家打工呢……”

    王浩表示感同身受地叹息一声,接着又脑回路跑偏,忽然问道:“静姐,昨晚上来查我们的那些人,他们是哪个局的啊?”

    “哪个局?”静静完全没有印象,她扭头看看惠琴寻求支援。

    结果惠琴脑袋摇得跟中风似的,连声道:“不知道,不知道,这个局、那个局的,谁搞得清楚嘛!”(未完待续。)(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