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五十四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傻逼!有种你别跑!”

    “傻逼!有种你别追!”

    东门街对面的江滨广场上,一群熊孩子无忧无虑地玩着追到你就阿鲁巴的小游戏,一个带着年幼孙子的大妈坐在依然微微发烫的绿化带旁的石条上,眉头微微皱起,嘴里嘀咕这群小崽子没家教,然后忽然觉得喉咙发痒,于是很自然地咳了一声,扭过头朝边上吐出一口黄痰。一阵微风吹过,那口痰在半空中偏离了方向,被吹回几公分,刚好落在大妈裤腿边上,大妈大惊失色地赶紧站起来,直道晦气地拍了拍被擦到一点的裤子,然后匆匆离开,换了更远的地方坐着。

    秦风避让着疯跑的小孩,牵着串串从广场中央慢慢穿过。

    夏季的江滨广场总是这么热闹,傍晚时分,热气还未完全从地下蒸腾出来,从瓯江上吹来的江风,却已经透着一丝丝的凉爽,绵长的江滨路上,到处都是纳凉散步的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原先很热闹的路边夜市,这会儿已经被彻底取缔掉了。

    有时候秦风会觉得政府这么干挺扯蛋,一边声称要扶贫,一边又不给真正的穷人活路。

    可反过来再想想,却又觉得他们这么干又无可厚非。

    毕竟城市环境太乱,总是容易出乱子,这样一来,招商引资就不容易了。

    现在先把小商小贩之类的赶跑,把马路弄得干干净净的,再弄点优惠政策,拐着弯地骗来几家大公司,如此一来,一家大公司每年交的税至少是这些小商贩的几百倍——而且话说回来,小商贩交的钱,基本上都进了基层街道的小金库,区政府和市政府又没油水可捞,所以牺牲一些小角色来换取一些大角色,靠打压无证商贩来发展经济,显然对更高一级的老爷们来说才是有利又有益的。用政府的话来说,这特么就叫顾全大局。

    有钱人和有权人的局,就是大局。

    从市场份额的角度来讲,这也确实是客观事实。

    “环境确实是好多了……”秦风越有钱就越顾全大局,看着广场周围一片安宁祥,既没有小贩又没有城管,心里渐渐地也把原本的夜市给忘了。

    人总要向前看,再者说,那些小商贩又不是他家亲戚,同情心什么的,实在没办法连续付出一个星期以上。而且全世界都知道,秦风本身就对“亲戚”这种关系不怎么感冒。

    在秦风看来,眼见着中国都进入信息化发展时代了,要是还靠血缘关系混社会,那倒不如去乡下包几亩地种黄瓜。

    穿过没什么车的马路,秦风走到停在东门巷巷子口的自己的车子前,掏出钥匙哔哔一按,打开车门,从里头拿出下午过来时苏糖喝剩下的饮料。

    恰巧边上路过几个年纪和秦风相仿的中学生,见秦风居然有车,脸上的神情齐齐有点复杂。

    “操,有钱人啊……”

    “傻逼啊,肯定是他爸妈的车啊,明显和我们差不多大,怎么可能有车……”

    他们用秦风刚好能听见的音量,嘀咕着走远。

    秦风面无表情,拧开瓶盖三两口把饮料喝完,然后关上车门,拿着空瓶子往巷子里的烤串店走去。空瓶子,自然也是要的,一个瓶子能卖5分钱,蚊子再小也是肉——当老板一年时间,秦风的理财观已经贱入骨髓,基本上已经进入了“宁可浪费一千绝不少赚一分”的境界。

    烤串店刚刚开门,秦风走进院子的时候,王浩这货正指手画脚地让王炼搬桌子。

    秦风见状,二话不说松开狗绳,自己就撩起袖子上去干。

    王浩毫无身为富二代的觉悟,用很狗腿的口吻,一边拦着秦风一边说:“小老板,这种粗活你怎么能亲自干呢?”

    秦风呵呵一笑:“咱们店里唯一的大厨都被你使唤来搬桌子,我还有什么不能干的?”

    王炼是个老实孩子,忙接话道:“老板,没关系的,大家都是同事……”

    “对嘛,对嘛,都是同事嘛!”王浩相当寡廉鲜耻地表示剥削王炼的劳动力不算什么。

    秦风斜着眼乜他,然后放下桌子,淡淡说道:“这事等晚上打烊了,开会的时候再说。”

    王浩和王炼对视一眼,双双想起下午的时候秦风吃了枪药的样子,心里都有点发慌,王浩也不嘻嘻哈哈了,很自觉地也搬桌子去了。

    20来分钟,搬桌子擦椅子的活就干完了。

    快到6点的时候,店里来了第一波客人,4个小年轻,看年纪大概在20岁左右。

    汪晓婷和楚娟娟两个人很麻利地出去招呼客人,秦风见这会儿还不怎么忙,就走到厨房,去检查一下食材的质量。

    厨房里赵云和王炼两个人正在忙着腌制排骨。

    一整盘的酥排骨,每份12元,这是秦风店里的新招牌。

    相比其他店卖的炸鸡骨,秦风这边的排骨显然合算得多——肉多味美也不算贵得离谱,所以销量一直稳中有升。连带着,卖猪肉的刘大叔最近几天偶尔见到秦风,也不再是一副“老子失恋了,老子很文艺”的模样,甚至就算说起王艳梅的预产期,他的脸上也看不出多少不自在,当然了,不排除猪肉刘在苦苦压抑内心真实情绪的可能性。

    想起肚子已经8个月大的王艳梅,秦风忽然就起了苏糖。

    这脑回路虽然听起来很神奇,但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因为苏糖这妮子晚上懒得出门,所以就在家里陪着亲妈,顺便,看肥皂剧。

    秦风在厨房里转悠了几分钟,就上了二楼,趁还没客人,给苏糖打了个电话。

    两个人在电话里腻歪了一通,听到楼梯下面传来蹬蹬的声音,秦风满脸微笑地挂了电话,然后跟几个客人错身而过,下了楼。

    过了6点半,天色渐渐暗下来,小巷子里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秦风店里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他很快就没功夫东走西走了,亲自挽起袖子,到处招呼客人。

    缺了静静和王安两个人,店里头又显得有点人手不足。

    赵云和王炼两个人在厨房里根本走不开,惠琴专门负责打饮料,基本上也是一整晚难消停,光靠王浩、汪晓婷和楚娟娟三个人里里外外的走,只能说刚好能满足一家店的运转需求,但如果以后再想搞点外卖之类的业务,或者他们当中忽然有一个人请病假了,店里的活估计就忙不过来了。

    秦风养尊处优了个把月,今天再全负荷运转起来,好不容易熬到静静放学回来,整个人都已经跟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浑身都是汗。

    静静走进前台,放下书包,跟秦风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多了一丝拘谨:“小老板,我来吧……”

    “嗯。”秦风点点头,叹道,“确实是有点忙啊,我还以为比在十八中后巷的时候要稍微轻松点。”

    “轻松了,不就赚得少了嘛!”静静轻着笑道,“现在正是放暑假,店里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要不是住在这里的人不让我们开得太晚,这里的营业额差不多都快赶上咱们在学校后面的时候了。”

    秦风又点了点头。

    这话倒是不假,他这些天虽然很少来店里,但对店里的帐却是一清二楚。

    烤串店昨天的日流水差不多有7000元,如果不是因为1点不到就打烊,日流水突破1万绝对不是问题。理论上,这家店的每日毛利润最少是可以达到5000元以上的。

    “唉,没法子啊……”秦风对街坊四邻们有点无奈,事实上,12点半打烊,也是他走了不少关系,花了不少钱才争取到的。别的不说,这条街上的住户,现在到他店里买东西,全都是半价,还有区委会那边,秦风足足给他们缴了5000块的卫生费,老人协会更过分,几乎是明抢一样的要了1万元的管理费,要不是有严晓海这个江滨街道的综治办大佬撑腰,老人协会那群老贼搞不好会更加狮子大开口。

    总而言之,扰民,这是很大的一项罪名。

    而秦风为止付出的隐性成本,简直让他抓狂。

    “夜校不应该是9月份开学的吗?你们怎么这么早就上课了?”秦风换了个话题。

    静静一边麻利地整理着前台上凌乱的票据,一边回答:“早点开课,早点结束,我们原本是3年的课程,现在要在2年之内上完。”

    “还能这么来?”秦风没上过夜校,很是不懂,旋即又反应过来,问道,“这么说,你接下来2年,每天都要这么晚回来?”

    “啊?”静静微微一怔,然后很犹豫地解释道,“也不是每天,我们每个星期还是有2天晚上休息的……”

    秦风马上皱起了眉头。

    静静也安静了。 》≠》≠,

    两个人都考虑起了同一件事情。

    抛开王安不算,静静现在的工资,是店里最高的。一个月光工资就有3500元,算上年底的将近,每个月平均至少在4000元以上。放在2005年,这工资差不多已经是都市白领级别了。

    但如果她每天都要缺勤至少3个小时的话,还有必要给这么高的工资吗?

    “小老板!”沉默间,王浩忽然掀开门帘走进来,急吼吼道,“有个客人喝多了,在楼上地板上撒尿!”

    秦风皱着眉头摇摇头,沉声道:“上去看看。”

    秦风出了前台,静静轻轻呼出一口气。

    但眉间的一抹忧虑,却是怎么都散不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