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六十四章 早当家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爸,吃饭了。”毛佳宁把饭打好,端上装菜的盆,慢慢走到床边。装菜的塑料盆是几年前他爸爸住院的时候,医院里发的,用了许久,一直没机会扔掉。毛佳宁有时候会想,或许这个小塑料盆要一直用到他父亲死的那天为止。屋子有点暗,不是很容易看清东西,但毛佳宁舍不得大早上的开灯,他小心翼翼地把两个碗放好,然后走到床尾,吱呀吱呀地把床摇起来,这张病床用了许久,毛佳宁生怕哪天它会坏掉,现在再买一张,又得花上一千多块,对于他家的条件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款子。

    “佳宁……”毛佳宁的父亲含糊不清地喊了声。

    毛佳宁马上起身,心里虽然觉得不应该,但语气又难免烦躁道:“干嘛?”

    “我想大便……”毛佳宁的父亲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毛佳宁心里涌上一阵无名火,没好气道:“饭都端上来了才说大便,恶心不恶心啊?”

    “唉……”半瘫了的毛佳宁父亲叹出一口气,“苦了你了……”

    毛佳宁心头微微一颤,摇摇头,无奈道:“你等着。”

    伺候一个半瘫的病人在床上大小便并不容易,没干过这活的人很有可能在第一步就崩溃,但毛佳宁很内行,他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就接触这些事情,如果有朝一日护工能评职称,毛佳宁相信自己分分钟可以拿到高级职称,至少在操作这方面,他已经无懈可击。

    20分钟后,毛佳宁提着一包气味令人作呕的垃圾走出了家门,垃圾袋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自然不言而喻。回到家,毛佳宁洗了洗手,然后慢慢等弥漫在屋子里的气味散掉,这才开始给父亲喂饭。午饭的菜相对来说不错,是四季豆和红烧肉。只是今天早上毛佳宁的母亲又跟他抱怨,说菜价又涨了,这让毛佳宁很是舍不得让父亲吃这么多——反正不管吃多吃少,似乎都对他的病情没什么帮助。

    坐在床边侧身喂饭的动作很让人觉得别扭,毛佳宁的父亲吃得又慢,这让他每隔几分钟,就不得不敲打几下自己的腰。

    好不容易喂完了饭,毛佳宁的活依然没干完。

    他得洗碗、洗衣服、洗地,与此同时,要时刻注意父亲的情况,以防他尿在床上——今年以来,父亲似乎有点痴呆了,小便经常不说。好在毛佳宁家的屋子很小,一室一厨一卫,他在厨房洗碗的时候,完全听得清父亲的声音。

    “佳宁,你今年怎么没出去打工啊,去年放假的时候,不是在你同学那边做了两个月吗?”百无聊赖的父亲,躺在床上跟毛佳宁聊着天。

    毛佳宁没什么兴致,郁郁寡欢地回答道:“人家店都拆了,新店也不缺人。他没来找我,我总不能自己去找他吧?再说了,我要是出去打工,谁在家里照顾你?”

    “你妈嘛!平时你出去上学,还不都是你妈照顾我?”毛佳宁的父亲说道,隔了一会儿,又感叹说,“你那个同学,还真是有本事啊,小小年纪,自己就能开店了,你要是有他一半本事就好了。”

    毛佳宁眉头一皱,不耐烦道:“这种事要看基因的,你这个样子,能指望我出息到哪里去?”

    毛佳宁父亲又叹气了。

    屋子里安静了几秒钟,就在毛佳宁的心情又慢慢平静下来的时候,他的父亲忽然又来了句:“你去年2个月,挣了4000块……”

    “你有完没完!”毛佳宁心里的无名火一下窜了上来,他咬牙切齿地把手上扔不坏的筷子往地上狠狠一掷,冲着屋子里头大声咆哮道,“钱钱钱!整天就知道说钱!家里过得这么苦,还不是被你害的!”

    屋里头的父亲终于闭嘴了。

    毛佳宁喘着粗气,弯腰把筷子一根根捡起来,重新放进洗脸盆里洗干净。

    一边洗,脑子里却转着父亲的话。

    他本以为这个暑假秦风还会找他去打工,可现在半个暑假都过去了,他却连秦风的影子都没见到。一个月2000块啊……

    毛佳宁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来。

    日子过得很苦,但他很少抱怨。见到比他有钱的人,毛佳宁也不会感到嫉妒。

    他只是对未来感到迷茫,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如果非要等到他父亲死了才能获得自由,毛佳宁觉得倒不如自己先死掉来得愉快。可每当自杀的念头冒出来,他很快又会咬咬牙挺过去,他终究放不下爸妈。他要是这么白白死了,谁来照顾爸,谁来照顾妈?妈总有老去的那天,等那天到了,他得撑起这个家来。

    毛佳宁心里渐渐不苦了,然后看到一滴水滴进了脸盆里。

    他抽了抽鼻子,露出一抹笑来。

    妈的,真丢脸,居然哭了,但是好还没被别人看到。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走进卫生间擦了把脸。

    然后麻利地收拾完厨房,就回到房间,拿出暑假作业继续赶工。

    毛佳宁写作业的速度很快。一方面是知道老师根本不会看,所以写答案的时候相当敷衍,甚至有的题目是胡乱填的答案;另一方面,他也确实没多少时间可以拿来写作业。这几天他妈妈去外婆家住了,操劳了许久,他妈需要修养一下,所以家里的事情都得他来操持。而照顾一个瘫痪病人,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毛佳宁低着头奋笔疾书,完全不在乎答案对错。

    正写得high时,家里的电话忽然响起。

    毛佳宁还当是他妈打来的,不紧不慢走过去,拿起话筒,懒洋洋地应了声:“喂。”

    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秦风的声音:“佳宁,最近有空吗?”

    毛佳宁愣了楞,然后回过神来,连声说道:“有空,有空!你有什么事情吗?”

    秦风笑道:“有空的话,来我这里帮帮忙吧,我店里又缺人了,你来吗?”

    毛佳宁简直欣喜若狂,“来!来!我来!我……那个,我什么时候去你那边?”

    “最好今晚就开始,今天是1号嘛!”秦风道,“不过我这是夜班,需要熬夜的,你吃得消吗?”

    “有什么吃不消的?”毛佳宁二话不说道,“我跟家里人说一声,马上就过去!”(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