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人穷志短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毛佳宁给外婆家打了个电话,他妈一听儿子又要出去打工,立马就打包搬了回来,接手了照顾老公的工作。安排好家里事出门,已经是2个小时之后,毛佳宁生怕去得迟了,事情会有什么变故,很随意地擦了把脸,就赶紧骑着自行车直奔东门街而去。

    来到东门街巷子口,毛佳宁一眼见到秦风停在巷子外面的车,心态略微起了点变化。

    他下了车,推着车子慢慢走进巷子。这会儿正是10点来钟,巷子里各家各户刚要开始做饭,还有许多抄近道的人,在巷子里进进出出的,使得巷子显得非常热闹。

    毛佳宁内心忐忑地走到秦风的店门口,院门关着,却没有锁,留出了一道缝。毛佳宁轻轻敲了敲门,里头没人回应,他犹豫了一下,推开了门。

    抬着车子跨过门槛,毛佳宁走进院子,把车停在了门边,随手又虚掩上了院门。

    毛佳宁这是头一回来秦风的新店,他左右打量了一下院子,第一印象是觉得这地方远不如十八中后巷。然后又仰起头看了眼招牌,见到“糖风”两个字,不由微微一笑。

    “难怪这么容易就把校花泡到手,这泡妞的水平也抬高了,真实不惜血本啊……”毛佳宁嘴里嘀咕,往前几步走到正门前。

    隔着帘子,毛佳宁隐隐见到里头有人。

    他掀开塑料帘,冷气扑面而至,同时响起了秦风的声音:“来了啊?”

    骑车骑得满头大汗的毛佳宁冲秦风笑笑,进门前想好的一定要在秦风面前保持淡定的想法,在这一瞬间完全被抛到了脑后。他不自觉地露出一个谄媚至极的表情,身子微微弓着,驼着背、弯着腰,轻声对秦风道:“来了。”

    “你先坐一下。”秦风随手指了指前台跟前的高脚椅,然后起身走出前台,给毛佳宁端了杯冰水,一边说道,“我还叫了姜辉过来,等下一起讲一下晚上值班的事情。”

    毛佳宁木木地接过水,喝了一小口。

    秦风又坐回去,神情疲倦地打了个哈欠。

    毛佳宁这会儿稍微有点定下了神,跟秦风开了个含义隐晦的小玩笑:“看来你晚上挺辛苦啊,身体吃得消吗?”

    秦风虽然累得不行,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但见毛佳宁表情猥琐,还是听出了这话里的深意,笑着回答道:“昨天一整晚没睡。”

    毛佳宁露出夸张的神情,状态也放开了,说:“一滴精十滴血,你这样活不长的!”

    “什么活不长?”身后忽然想起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毛佳宁扭头一看,见到苏糖,立马变成了鹌鹑,整个人扭捏起来,支吾道:“啊……没什么,你好,那个……老板娘!”

    “什么老板娘呀!”苏糖心情大好,然后直接无视毛佳宁,走到秦风身边,露出一脸心疼道,“你昨天晚上怎么又不回家,也不打个电话过来,担心死我了。”

    “昨天太晚,怕把你吵醒了。”秦风道,“早上店里事情有太多,就忘了打了。”

    “你一整晚都没睡?”苏糖问道。

    “睡了一会儿,不过早上起得比较早。”秦风道,“出门去办了点事情。”

    苏糖问:“办完了吗?”

    秦风点头道:“嗯。”

    苏糖又问:“那今天晚上回不回家?”

    秦风回答:“回家。”

    毛佳宁狗粮吃得有点发撑,正不知该干点什么呢,院子外面忽然传来喊声:“秦风!在不在啊!”

    秦风刚要起身,毛佳宁连忙道:“我去叫他进来。”

    说着,匆匆跑了出去。

    苏糖一看没人了,突然很热情地弯腰亲了秦风一口。

    秦风扭头看着她眉角含春的样子,嘴角一弯,说了句:“今天晚上早点睡。”

    苏糖轻拍了秦风一下。

    毛佳宁领着姜辉一起走了进来,苏糖一看,对秦风道:“我上楼了,你们聊,妈说让我们中午一起回家去吃饭。”

    “好。”秦风轻声回答。

    毛佳宁和姜辉闪开位置,目送苏糖走了出去。

    然后转回身来,姜辉的表情比毛佳宁刚才那一下还要夸张,恨不能双膝跪地似的,满脸堆笑地对秦风道:“老板,你有什么活给我干啊?”

    秦风有点受不了这厮。

    虽说人穷志短属于客观现象,但见钱眼开成这样,多少还是为让人觉得不适。

    “坐。”秦风喊了话。

    毛佳宁和姜辉赶紧坐下。

    秦风有点累,声音很轻道:“这样,这事呢,咱们就长话短说。我店里现在缺两个送外卖的,晚上需要通宵,招两个人,主要是考虑你们身体可能会吃不消,所以就想让你们轮班,每个人做一天、休息一天,一直到暑假结束。钱的话,一天算100块,每个人15天,一共就是1500块,到月底的时候一起算。你们要是觉得可以,今天晚上就开始上班。”

    毛佳宁听秦风这么说,心里不禁有点失望。

    他原本以为这次还是想高一的暑假那样,可以按小时算钱,那样的话,如果生意好,他一个月少说也能赚个2000多块钱。但现在这样一来,工资就定死了,比预期的少了许多。

    “佳宁,可以接受吗?”秦风见毛佳宁情绪不对,开口问道。

    “啊?可以……可以……”毛佳宁答应着,又接着说道,“我们是9月5号才开学……”

    言外之意,自然是想多做几天。

    秦风笑道:“到9月份,店里肯定要招新伙计了。”

    毛佳宁无奈地点了点头。

    姜辉却是高兴得很,眉飞色舞道:“那也不错啊,做一天、休息一天,一个月还能挣1500块!”

    “要是觉得可以的话,就把合同签一下吧。”秦风说着,从柜子里拿出合约递给两个人。

    合约是他昨晚上拟好的,还特地大清早跑去复印店排了个版。

    见两个人一头雾水,秦风又提醒道:“你们是乙方,签在右下角那里。”

    拿着合约无所适从的毛佳宁和姜辉恍然大悟,姜辉赶紧拿过笔,根本看都不看一眼合约,就潦草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毛佳宁稍微慎重一些,想逐条读一读,却被姜辉催着道:“看什么呀,秦风还能坑我们?快点,快点,我等着回家吃饭呢!”

    毛佳宁有点恼,却又没办法让姜辉这货闭嘴,于是草草瞥了眼合约上的数额,确定是每天100元,这才签了名字。

    一式两份,秦风把两个人的合约拿回来,又问:“今天谁先上班?”

    “我先吧。”毛佳宁迫不及待。

    秦风点了点头,又在合约上填好了工作起始日期。

    填完合约,盖了章,秦风把合约交回给毛佳宁和姜辉。

    姜辉嘻嘻笑着接过来,说:“搞得还真是正式!”

    毛佳宁却只是低着头看,没有吭声。

    秦风见店里的事情处理得都差不多了,抬手看了眼表,就对两个人道:“行了,晚上9点开始上班,你们也可以早点过来。我也要回家了。”

    毛佳宁和姜辉点点头,就起身往外走。

    秦风走出前台,径直上了二楼。

    苏糖见秦风这么快就办完了事,心情很是舒畅。

    两个人手拉手下了楼,秦风走到厨房,跟正在穿串的静静他们招呼了一声。8月开始,白天班的时间已经提前到了早上9点,所以店里的人全都在。

    打完招呼,秦风和苏糖走出店门,却见到毛佳宁和姜辉还杵在院子里。

    “秦风,毛佳宁的自行车被偷了!”姜辉见到秦风出来,马上大声喊道。

    秦风转头一看毛佳宁,只见他脸色有点发白,整个人有点发懵。

    “我去,这青天白日的……”秦风走上前问毛佳宁道,“车是停在院子里的吗?”

    毛佳宁紧闭着嘴唇,点了点头。

    “这些贼真是,胆子太大了。”秦风很是无语,想了想,忽然来了句,“佳宁,你这车我给你报销!”

    毛佳宁猛然抬头,眼里透着欣喜。

    秦风道:“我早上刚好去订了三辆送外卖用的自行车,晚上等车送过来,你先拿一辆回家。”

    毛佳宁回过神来,摆着双手道:“别,别,这车是我自己弄丢的……”

    “别矫情了,送你的干嘛不要?”姜辉说道,又冲着秦风说,“风哥,你真是太会做人了!”

    秦风呵呵一笑。

    毛佳宁不再多说什么了。

    一辆自行车,少说两三百块,对他家来说,太贵,礼让不起。

    四个人出了院子,秦风和苏糖淡淡然地往前走,毛佳宁和姜辉很心安理得地像跟班似的跟在小两口身后。

    走到巷子口,秦风和苏糖上了车,苏糖隔着车窗,朝毛佳宁和姜辉挥了挥手。

    目送着车子渐行渐远,姜辉无比感慨道:“妈的,秦风真的是命太好了,有钱又有妞,我要是能把苏糖搞到手,还上什么班啊,每天在家里……嘿嘿嘿嘿……”

    毛佳宁朝姜辉翻了个白眼,沉声道:“你怎么不说人家有脑子呢?让你摆摊子,你能一年之内摆出一家店来吗?人家还一边做生意,一边考了个重点大学,你行吗?”

    姜辉听不得毛佳宁这种口吻,没好气道:“你特么有病吧?秦风再牛逼,跟你有半点关系吗?”

    毛佳宁冷冷一笑,转头就走。

    姜辉直摇头道:“装什么清高,也就比我多考个几分,到头来还不是给人打工的命。”(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