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人生太玄幻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傍晚时分,中心区下了一阵小雨。 只是这点雨量非但没能让气温降下来,反而让原本就叫人烦躁的环境平白多了一分潮湿,乌云久久不散,盘桓在钢筋水泥城市的上空,低低的气压,让每一个昼夜为生计奔波的人越发喘不过气来。

    5点半刚过,秦风就接到黄秋静打来的电话。黄秋静表示要亲自来接秦风和苏糖过去,要他稍等片刻——侯老板的婚礼,自然不是随随便便是个人就能进去,就冲今晚要到场的客人的身份,安保措施肯定也马虎不到哪里去。按照秦风的猜测,到时候以那边的阵容,如果有人往里头扔枚炸弹,东瓯市起码也得垮掉大半个领导层——包括明面上的和暗地里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像秦风这种边缘角色,自然需要别人领路进去。

    秦风认为这种安排非常科学。

    通话一结束,秦风马上就拉着苏糖进了房间,先把晚上的正装换上。一番收拾打扮后,两个人走出房间,王艳梅直看得眼睛冒光,还说让秦风捡了大便宜,要是搁在古代,阿蜜这丫头再不济也该是王妃的命。秦风承认丈母娘说得没错,以苏糖的长相和身材,绝对是不辜负“国色天香”这四个字的。不给王艳梅太多闲扯的机会,等苏糖化好淡淡的妆,两个人马上就出了门。

    正是饭点,小区里家家户户开着门。

    秦风和苏糖如同走秀一般,从小区内招摇而过,带起一片片的惊叹声。走到小区外头,站在马路上当了不到5分钟的摄影模特儿,黄秋静的奔驰s600就停在了两人跟前。

    “我说你们两个穿成这样,是打算去蹭婚礼啊?”黄秋静开着玩笑。

    金明月转头多看了苏糖一眼,笑容婉约地说:“今天新娘子的风头,看来是要被阿蜜抢光了。”

    苏糖听得有点慌神,略显无措道:“不能这么穿吗?”

    “那倒不是。”金明月道,“就是你这身颜色太艳了点,不过还好你皮肤白,穿在你身上,倒是很合适,但就是容易分散男人的注意力。”

    黄秋静嘴角微微一弯,抬眼一瞥后视镜,正好能瞧见苏糖那伟岸的**,然后马上克制地把目光收回去,心里暗叹秦风命好,当真叫艳福不浅。

    “听你们这么说,我好像很可能会被人挖墙脚。”秦风表面上淡淡然说着,内心却着实有点不平静,下意识握住了苏糖的手。

    苏糖心有灵犀,竟察觉出秦风的想法,甜甜一笑,把脑袋往秦风肩膀上一靠,好让他安心。

    金明月见小两口情深意浓,笑着转回了身子。

    车子沿着秦风熟悉的路一直往前开,等车子拐进湖滨路后,秦风发现这里比往常多了许多警察,而且——似乎封路了……

    秦风完全没法相信,侯老板的住处居然离他家不到一公里。

    但当黄秋静开车驶过一座不起眼的小石桥,然后拐进一条秦风从来没有到的小巷后,秦风就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

    车子在小巷中往前开了二三十米,便是一扇大门。

    不等车子开到大门跟前,大门先一步打开,露出门后四个迷彩装扮的猛男。而让秦风讶异的却并不是猛男本身,而是他们手里扛着的东西。

    在枪支管制严格的国内,看到真枪并不容易——之所以丝毫不怀疑这些东西的真伪,是因为以侯老板的招牌,根本犯不着拿假货来装逼。

    秦风倒吸一口冷气。

    黄秋静在后视镜里看到他惊愕的神情,沉声解释道:“候总另一个头衔是东瓯市民兵团团长,所以这里也算得上半个军事管制区。门口这几个全都是现役士兵,是东瓯市军分区派驻在这里的。”

    车子稳稳地往前开着,然后在一处空旷的空地上停下来,边上已经停了不少辆车。

    秦风四个人从车里出来,苏糖拘谨地挽着秦风的胳膊,怯怯道:“居然这么大……”

    黄秋静吐出一个数字:“30亩。”

    秦风听得直摇头。

    以东瓯市日后畸高的地价和房价,光是这片地,至少就值几十个亿了吧?

    秦风终于明白,为什么长久以来,以湖滨路这么好的自然环境却没有得到进一步开发。

    侯老板的大庄园设计得相当复杂,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假山亭榭、小桥小屋。整个园子内部种满了各种乔木和灌木,至于刚才进来的围墙那边,则种着高大的树木,挡住了外部的视线和噪音。靠近入口大门边的,竖着一幢5层的公寓式建筑,秦风以前一直以为这幢楼是湖滨路住宅区众多民宅中的一间,现在看来,估计专门用来给园子里的工作人员和服务人员住的。黄秋静领着秦风和苏糖,在亭台楼阁之间穿梭着,眼前的场景时而逼仄狭小时而空旷开放,秦风自然而然地想起《红楼梦》里的大观园,今天总算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有钱人。

    走了十来分钟,四个人终于来到侯老板家的主楼跟前。

    那是一幢不高不大也算不上气派的老房子,但简单的灰墙黑瓦,却透着浓浓的历史气息。

    老式的大门前,站着迎宾的服务员,门口恰巧也来了几个客人,正站着说说笑笑。

    见到黄秋静,其中一人远远地朝着秦风几个人点了点头。

    秦风跟着黄秋静走上前,意外发现站在门口的居然是东瓯市明面上的首富南乐清。

    关于南乐清,秦风前世曾经近距离见过一面,那次是跟着老板外出开会,南乐清作为东瓯市商会代表,在会议上吹了一通牛逼。因为普通话说得极烂,当时公然把“刘总”念成“牛总”,所以留给秦风的印象极其深刻。

    “黄律师,好久不见。”南乐清丝毫不摆首富架子,很客气地跟黄秋静打招呼,但紧跟着又耍了个宝,装出惶恐的模样,跟金明月开玩笑道,“哎哟,不对,不对,应该先跟领导问好!”

    金明月咯咯直笑,然后给南乐清介绍道:“这两个小朋友,是候总特地请来。”

    南乐清看看秦风,再看看苏糖,哑然笑道:“我看这两个孩子长得都这么好看,还以为是你们家的什么亲戚呢!”

    “我也想带个亲戚来见见场面啊,可候总的场面,哪有这么容易见?”金明月说着,扭头朝边上另一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道,“姜教授,你说对吧?”

    中年男人淡淡一笑,道:“哪有什么场面不场面的,只要自己争气,走到哪里都是大场面。”说罢,对南乐清道:“南总,咱们进去说吧。”

    “好,进去说。”南乐清笑了笑,转身进屋。

    黄秋静和金明月不动声色,等两个人往前走远了,才领着秦风和苏糖跟在后头。

    秦风好奇地问道:“那个姜教授是哪个大学的?”

    “十年前在曲江大学教书,后来跟了侯老板。”黄秋静简单地解释道。

    秦风轻轻点头,低头若有所思。

    黄律师,姜教授,这些人物,估计应该是侯老板在学界的班底。

    至于南乐清,搞不好也是侯老板扶持起来的门面,这自然是商界的班底。

    还有各机关部门的头头脑脑,远的不说,就说金明月,绝对也称得上是侯老板的嫡系……

    学界、商界、政界,甚至还有部队,再加上他原本那些见不得光的黑色人脉,黑白两道这般左右逢源——在秦风的脑海中,一张以侯老板为核心的人际关系网,隐隐成了型。

    那么……在这张网中,我算什么?

    秦风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明明昨天还在跟一群客人为了几块钱的小钱讨价还价,今天却忽然就换了场景。

    这人生啊,太特么玄幻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