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七十一章 大场面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不懂室内设计,但即便再外行,也看得出侯府主楼建筑的别具匠心。

    走过长长的玄关,偌大的宴会厅豁然开朗。

    天花板上数百盏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丝毫没有因为数量的关系而让人觉得亮度不适。大厅的中央,一张环形汉白玉桌雅致地摆放着,中间空置的直径几乎有10米长。所以毫无疑问,一会儿入席之后,面对面坐着的两个人,几乎不可能听见对面在说些什么。然后即便如此,这张占地至少五六十个平方的环形餐桌,依然没让大厅显得拥挤,相反,它反倒给人一种恰到好处地填充了大厅空间的感觉。无需多余的装饰,配合上沿着大厅墙壁的案几和木椅,整个空间从上到下都透着简约明朗的大气。

    “黄律师,金女士,请到这边坐。”秦风正盯着那桌子怔怔出神的时候,一位足以让他打7分的姑娘走上前来招呼黄秋静。

    看打扮,应该是服务员。

    黄秋静点了点头,秦风正要跟上,却被那美女服务员抬手一挡。

    美女服务员笑容可亲,语气柔和道:“不好意思,座位已经排定了,请问两位叫什么名字?”

    “秦风,诗经国风的那个秦风。”秦风有点不适应这里的气氛,回答的时候,竟略微有点不争气的产生了一丝紧张情绪,“她……她叫苏糖,我……老婆。”

    美女服务员微微一笑,脸上却没有丝毫鄙视秦风的神情,依然很友好道:“好的,秦先生,苏小姐,请跟我这边走。”

    秦风和苏糖跟着那服务员,绕着大桌子走了小半圈,然后桌子右手边的靠中心稍微偏向入口方向的位置坐下。坐下之后,美女服务员交给秦风一个小遥控,轻声道:“需要什么服务的话,请按铃叫我。”

    秦风点了点头。

    等美女服务员走远,苏糖转过头,小声对秦风道:“在这里吃饭,感觉就像在开什么重要会议一样,搞得我好紧张……”

    秦风原本还没往这方面想,可苏糖这么一说,他倒是真有点类似的感觉。

    他微微呼出一口气,头一回在苏糖面前认了怂:“确实紧张。”

    一边说着,朝黄秋静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这位往日里从容淡雅的大律师,在落座之后居然也放不开了,正襟危坐着,行为相当拘束。

    这样一来,秦风对自己的反应就释然了很多。

    看来不是自己怂逼,而是这地方气场太强。

    过了几分钟,从入口进来的客人渐渐变多,不多时,秦风和苏糖身边就有了人。

    东瓯市的圈子毕竟不大,随着互相之间熟识的客人变多,客厅也终于热闹起来。

    每个客人的座位之间,相隔大概半米。

    秦风转过头,随意地看了眼坐在自己身旁的老兄。不看不要紧,一看立马就有点自惭形秽。按说秦风原本觉得自己今天已经够特么帅了,要是放在十八中的校园里,绝对是能让女生们争着舔的类型,然而跟身边的这位帅哥一比,他就仿佛是手电筒碰上太阳,那丁点光芒立马就被掩盖了。而且帅哥不仅帅得令男人发质,身高显然也高了秦风不止一头,这么一比较,秦风自然更加内伤。要知道,今天苏糖可是穿着高跟鞋出来的,站起来刚好比秦风高了半个头,再公平地轮一轮颜值,显然还是这位帅哥老兄和苏糖比较配。

    秦风看着他,心中没来由地生出了一丝敌意,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个自以为帅爆却只是一般帅的男人,对一个真心帅到爆的男人的天然嫉妒。

    兴许是盯得太入神,那帅到爆的老兄终于察觉到了秦风非礼的目光。

    他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对秦风点点头,用秦风刚好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你好。”

    秦风瞬间心虚,赶紧回话:“你好。”

    帅哥点点头,又把目光一转,眼神清澈地直勾勾地盯着苏糖看,问道:“她是你女朋友?”

    苏糖听到那帅哥问,侧身一看,眼中瞬间散发出了穷逼买中500万彩票般的神采。

    秦风忽然有点后悔让苏糖打扮得这么明艳动人,城府不够的缺点暴露无遗,语气多少显得生硬道:“是。”

    帅哥却出乎意料地并不多做纠缠,风度好得让人怀疑,微微一笑,说道:“很美。”

    说完,便转过了头,摆出一副丑逼不要随便和本帅搭话的高冷架势。

    秦风恍惚间觉得自己身上有个叫主角光环的因果律武器被消解了,傻逼得不知该怎么做下一步动作。

    苏糖这边却是兴奋得不行,直拽秦风的胳膊道:“好帅啊,好像从电视里走出来的一样。”

    秦风蛋疼道:“从电视里走出来的那是贞子……”

    苏糖盯着秦风看了两眼,在他耳边吹气道:“吃醋啦?”

    秦风相当坦白:“特么的长得那么帅,要不我们不吃了,我怕吃到一半你就跟人家跑了。”

    苏糖哈哈直乐,浑然忘了这里是哪儿,然后笑了两声就吸引来几十道目光,霍然间俏脸一红,然后娇嗔着敲了秦风一下,表示都是秦风的错。

    秦风和苏糖没胆子在这里搞幺蛾子,双双安静下来。

    渐渐的,餐桌基本坐满,大厅里的十几个服务员也训练有素地排着队把餐具摆上来。

    等到差不多快6点的时候,入口处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貌不惊人的中年男人,与东瓯市一把手谈笑风生并排而行地走了进来。

    “候总。”

    “候先生。”

    “老板。”

    十几个在东瓯市叱咤风云的男人,几乎在同一刻不约而同地站起来。

    秦风身边的帅哥看似高冷,这一霎那也跟着起了身。

    “坐,都坐!”身高似乎还不如秦风的侯老板大步进屋,一路做着众卿平身的手势,等走到秦风和那帅哥之间的时候,脚步却是微微一停,先对帅哥说了句:“小狄,什么时候来跟我干啊?”

    帅哥淡淡一笑,轻声道:“侯老板,我是党员,要为建设社会主义奋斗终生的。”

    侯老板哈哈狂笑,笑声跟傻逼似的,拍着帅哥的肩膀道:“来我这里也是建设社会主义嘛!不信你问陈书记!”

    一把手显得很无奈道:“候总,你都挖了我们机关那么多人了,老的你挖走也就算了,小的也不放过!你这么个挖法,很影响我们搞工作啊……”

    “不影响,不影响,哪里影响了,都是本地人,来来去去都在东瓯干活,你们干不了,我来干也是一样的嘛!”侯老板这话说得震天响,一把手脸都绿了。

    一个黑头子,居然当着市里一把手的面说要把政府干不了的事都干了,这特么和造反夺权都什么区别?

    可偏偏陈书记还反驳不得,一脸生无可恋地摇着头,小声道:“你呀你,胆子太大……”

    侯老板得意地露出八颗牙,然后忽然话锋一转,啪一下搭住秦风的肩,问道:“你叫秦风?”

    秦风没料到这里还有他说话的份,受宠若惊地赶紧坦白:“是,我是秦风。”

    “哦,真的是你啊,我是看到你的小女朋友才认出你的,我老婆说你的小女朋友长得特别漂亮!”侯老板看了看苏糖,比划了一个大拇哥,确认道,“果然是万里挑一的大美人,小伙子,你可得看紧了,今晚来这里的,每一个都能一口吞了你们俩。”

    秦风嘴角抽抽:“候总,能不这么吓唬人吗?”

    “谁吓唬你了?”侯老板正色道,“老子说真的!”

    秦风没话了。

    侯老板忽然道:“下个月开学,你来给我儿子当家教。”

    秦风被侯老板迷之跳跃的思维搞懵了,脑子正抽着筋,大厅入口处忽然响起一个嘹亮的喊声:“风哥!”

    秦风转头一看,赫然发现那喊话的竟是秦淼的同班同学,上次在江心海景酒店见过的那位猴子同学。

    “猴子,侯老板……我去,这世界不会真这么小吧……”秦风心里嘟囔着。

    猴子已经跑上前来,表情亢奋地对秦风道:“你可真有面子,我爸妈的婚礼你都能来!”

    猴子说着话,他那风姿绰约的老娘,已跟在他身后款款走了过来。

    跟秦风和苏糖有过一面之缘的侯夫人对两个人微微一笑,轻声对秦风道:“听说你自学两年考上重点大学,我家小白就拜托给你了。”

    尼玛,这完全不给拒绝的机会啊! △≧△≧

    侯老板夫妇都特么不拿人权当干粮啊!

    秦风心里头一万个想要说没空,可眼前的场面,却显然容不得他说半个不字。

    而他才不过略微犹豫了2秒,刚要张口答应,站在一旁的陈书记倒先不耐烦了,“小伙子,愣什么呢,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

    秦风万万没想到这辈子和这种封疆大吏的对话,竟会以如此扯蛋的话题开场。

    东瓯市各界的头头脑脑全都盯着秦风,秦风只觉得脑子里一阵接着一阵地发晕,嘴里也莫名变得发干,他不敢再耽搁,一口答应下来:“好,交给我。”

    侯老板微微一笑。

    然后猴子朝狄帅哥做做鬼脸,雀跃道:“以后再也不用你教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