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七十二章 接班人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侯老板的婚礼场面很大,套路却相对普通。婚宴的高|潮出现在开席后大概一小时,侯老板和老婆上演了一场“加冕仪式”。侯老板不知从哪里弄来一顶珠光宝气的冠冕,亲手为他风韵犹存的老婆戴上,秦风看着冠冕上那颗硕大的宝石,估摸着这顶冠冕少说也值个千把万,侯夫人相当于把一幢豪宅顶在了脑袋上。而在细想一下,候总此举又有另一层深意。如果一个人的老婆能享受到王妃的待遇,这岂不是说明,这位老兄本人就是王?

    “东瓯王……”秦风这么想的时候,身旁的狄帅哥却毫不遮掩地说了出来。

    在场的人不管听没听见,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

    唯有几位党政要员,表情显得不是那么自然。

    秦风默默地观察着众生相,老老实实地一声不吭。

    一顿奢侈到每一口至少价值百来块钱的晚餐,秦风吃得如履薄冰。

    好不容熬过2个小时,等到宾主尽兴,出了楼,坐上车,秦风才总算喘上一口大气。

    黄秋静跟着一辆在东瓯市不多见的宾利,慢慢开出侯府大院。

    满载全市名流的长长的车队驶出石桥,各分南北径自开走。

    很快,被封锁了将近4个小时的湖滨路上的警察就撤掉了。

    秦风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直摇头道:“受不了,我看国宴也就这个程度了吧。”

    “差不多。”黄秋静道,“以候总的实力,想和国家一级的领导人吃顿饭,真想办还是能办得到的。”

    秦风好奇道:“候总到底有多少身家?”

    黄秋静微微摇头:“不知道。”

    秦风满脸苦笑地呵呵一笑,“那还真是够多的。”

    苏糖倒是完全感觉到这场婚宴上的暗流涌动,天真道:“我觉得没什么啊,哪有你们说的那么紧张,不就是吃顿饭么!”

    秦风揉了揉脸,自己也觉得挺丢份道:“我没见过世面啊……”

    黄秋静和金明月相视一笑。

    秦风忽然又问:“我有点想不通,侯老板今天为什么叫我过来,这里好像没我坐的地方吧。”

    黄秋静沉默了片刻,看似完全不搭边地反问道:“读过《水浒》吗?”

    秦风脑子转不过来,问道:“什么意思?”

    黄秋静给出提示:“第七十回。”

    秦风好歹是中文系出身,话说到这份上,就不可能不懂了,他脱口而出道:“排座次?”

    “嗯。”黄秋静点了点头。

    秦风又问:“排什么座次?”

    黄秋静语气平静地缓缓说道:“这里的院子,是前几年候总从国外回来之后修的。所以既然决心回国了,做事就要守规矩。候总年轻的时候路子比较野,手底下什么人都有,为了处理掉一些麻烦的人际关系,候总回来后的这几年,一直在费力气。到今年,候总的班底总算干净了,所以对手底下的人,该给的名分,全都要拿出来晒一下,这样互相之间也好配合。”

    秦风几乎听不懂黄秋静在说些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关心自己在其中的位置。

    “那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秦风问道。

    黄秋静又一次反问:“今天桌上有五六个年纪不到三十岁的人,你注意到了吗?”

    秦风马上想起坐在他身边的帅哥,点了点头。

    黄秋静道:“你们是预备队。”

    秦风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惊道:“我怎么就成候总的预备队了?”

    黄秋静微微一笑,转头对金明月道:“明月,把那份股权证给他。”

    金明月低头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转身递给秦风。

    秦风结果信封打开来,从里头拿出一张股权证明。

    黄秋静淡淡道:“这是你投资加蓝科技的凭证,候总借你的壳,拿到了加蓝科技12%的股份,其中1%归你。你现在是我们的人了。”

    秦风目瞪口呆,有种强烈的被骗上贼船的感觉。

    他拿着手里这张轻飘飘的纸,却觉得它重逾千钧。

    秦风忧愁道:“黄律师,能退出吗……”

    黄秋静呵呵一笑:“你说呢?”

    秦风叹了口气。

    沉默了片刻,秦风又问道:“我们这些预备队有什么用?”

    “现在当然还派不上用场。”黄秋静道,“我们还需要继续考察你们。”

    秦风问:“考察什么?”

    “很多方面。”黄秋静道,“能力、性格、喜好、为人,还有你们的家人,你们每一步的选择和判断,我们都要观察。”

    “我怎么感觉像是被人选作了继承人?”秦风调笑道,“认干爹的前奏吗?”

    “差不多吧。”黄秋静道,“候总待人很真诚,他要是真觉得你靠得住,对你未必比对自己的亲人差。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心甘情愿给他卖命?”

    秦风狐疑道:“可你刚才还不是说,他处理很多关系……”

    黄秋静露出一个玩味的笑:“怎么,你以为候总把他们都杀了?”

    “呃……”秦风好尴尬。

    “28亿。”黄秋静忽然报出一个数字,“据我所知,候总花了28个亿,安置了106户人家,这笔钱足够他们舒舒服服地过完下半辈子了。”

    “28亿……”秦风这下就彻底不淡定了。

    这笔钱可是现金呐!

    而且更让他肝儿颤的是,候总在花了这笔钱之后,居然还能撑起现在的摊子。

    黄秋静继续道:“候总不喜欢抛头露面,容易惹麻烦。所以大多数的事情,都需要借别人的手去做,大多数的话,需要借别人的嘴去说。”

    秦风想了想,说:“比如南乐清吗?”

    “嗯。”黄秋静承认得很干脆,“不过南乐清只是其中一个。”

    秦风道:“那么,你的意思是,我以后也要成为其中一个。”

    黄秋静笑道:“目前候总是这个意思,不过还得看你自己的发展,如果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下回再有这样的宴会,肯定就没你的座位了。”

    秦风心里暗道:“这种关系,果断要摆烂啊!”

    黄秋静却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马上补了一句:“你自己要是故意乱搞,候总也无所谓,反正你乱来的话,毁的也是自己的日子,候总可不会给你买这个单。”

    秦风默然两秒,忽然牵起苏糖的手,一本正经道:“阿蜜,我一定要让你过上比候总老婆更奢侈的生活,我这辈子就为你活了!”

    苏糖被搞得一头雾水,眼里却含着笑道:“你干嘛呀,突然来这么一句……”

    “来这么一句就对了!”黄秋静把方向一转,笑着说道,“做人嘛,自己强大了,谁还真能吃定你的死活?”(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