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七十四章 新号码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糟糕的状态来得诡异,去得也方便。

    摆脱了被几十号人物压制的不良环境,隔天早上醒来,秦风整个人已经神清气爽。当然,这也少不了苏糖昨晚上帮他释放压力的功劳。

    秦风和苏糖起床后没怎么磨蹭,先给刘雅静去了个电话,让她通知几个愿意一同外出的同学,先把短程旅游要带的东西准备妥当。这边两个人洗漱完毕,在螺山镇找了家相当不咋滴的早点摊吃了饭,然后便直奔市区,去找老秦同志。

    考虑到这次去的人有六七个人,要是全都塞进自家的SUV里,恐怕开不到半路就会被交警截停,那样一来,不但旅行得泡汤,无证驾驶的秦风搞不好还要在开学之前惹上一身腥。而再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考虑,他们一行人这一走估计就是十多天,如果开自己家的车子,万一秦建国和王艳梅临时有什么需要,到时候就更不方便。综合这两点,秦风打算先去租一辆车。而租车,当然需要秦建国出马。

    “小弟弟,你要快点长大啊……”苏糖自打昨晚以后,不可自拔地爱上了管秦风叫小弟弟的感觉。

    秦风目不斜视地把着方向盘道:“小弟弟再长大你就吃不消了。”

    “哼!”苏糖的羞耻度进化神速,虽然脸上还是发烫,可反驳起来却是流利得很,“从来只有牛累死,哪有田吃不消的?”

    秦风想了想,悠悠道“田……也是会吃不消的,不然干嘛要搞个休耕期呢……”

    小两口在车里越说越没底线,如是一路从螺山镇口头调戏到市区,等下车的时候,两个人安静了好一会儿,才把生娃造人之类的想法从脑子里赶出去。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总算有脸从车里出来。

    秦风把车子停在了十里亭路旁的一条小巷子里,走出巷子前行不到100米,就到了秦建国的面馆。秦建国的面馆装修得相当朴实,大大的招牌就挂在门上,写着“老秦面馆”四个大字,入口的四道玻璃门上,分别贴着“内有空调”“面条粉干”“炒饭小菜”和“外卖电话88985671”几个字,跟秦风两辈子以来见过的所有小面馆都没有区别。

    秦风和苏糖到店里的时候,时间是9点半左右,面积不大的面馆里却坐了不少人。

    6张桌子全都坐满,十几个人呼哧呼哧地吃得相当欢实。

    秦风和苏糖刚一走进店里,面朝店门口的几个客人首先停顿了下来,然后吃面的速度一下子慢了许多。

    这时一个伙计提着四五份汤汤水水的点心从里屋跑出来,见到苏糖,自动忽略到秦风,笑得很灿烂道:“吃点什么?”

    苏糖摇摇头。

    秦风无语道:“你们老板在吗?”

    伙计奇怪地看了秦风一眼,然后扭头就朝厨房里喊话:“老板,有个帅哥找你!”

    伙计这么一喊,店里头其他低着头没注意到苏糖的客人纷纷转过脑袋,然后马上就有人惊呼了一声:“哟,好漂亮!”

    苏糖听多了这种话,半点表情都没给那位直率的老兄。

    屋里头,正在帮着董建山打下手的秦建国忙放下手里的活,走出来一看是儿子和儿媳,笑呵呵道:“你们俩来吃早饭啊?”

    “爸,我们吃过了。”苏糖叫得无比顺口。

    店里头爱打听八卦的客人马上问道:“老板,这是你女儿和儿子啊?”

    “是,是。”秦建国也不多做解释,随口应着。

    于是那客人又啧啧叹道:“你们家的种子好,都生得这么好看,我女儿要是有这么漂亮,那我下半辈子真是不用愁了。”妥妥的卖女儿思维。

    秦建国呵呵笑着,没搭理他,而是问秦风道:“不吃饭,来这里干什么?”

    “找你帮个忙。”秦风说着,拉着秦建国走进后厨。

    董建山见到两个人,笑着打招呼道:“今天有空来这儿啊!”

    “有点事。”秦风对董建山道。

    苏糖也微笑着冲他点点头。

    “爸,我和阿蜜打算出去玩几天……”秦风小声地,把事情跟秦建国说了一遍。

    秦建国听完颇为犹豫道:“这样行吗?用我的名字借车子,被抓到的话,搞不好我们两个人都要蹲局子的!”

    “没那么严重。”秦风道,“顶多就是罚款。”

    秦建国表情纠结了:“小风,咱们的钱也不是风刮来的,没事干嘛要给交警队送钱?”

    秦风早猜到老秦同志的反应,于是拿出杀手锏来,贴着他的耳边道:“爸,你知道我昨晚上和阿蜜去哪里吃饭吗?”

    秦建国想起昨天秦风和苏糖那盛装打扮的样子,奇怪道:“你不是说去吃朋友的结婚酒吗?”

    秦风微微一笑:“爸,我那个朋友……家里比较有钱,昨天婚宴,把市里的领导都请来了。”

    秦建国瞬间面露惊诧,问道:“真的?”

    秦风点了点头:“那个朋友和我关系不错,要是真被交警抓到了,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秦建国直摇头道:“你哪里认识的这些人啊……”

    “哪里认识的,你就别管了,反正你儿子现在面子大得很。”秦风不害臊地自吹自擂着,为了讨老婆开心,毫无心理负担地干着深度坑爹的事情。

    秦建国被说得没法拒绝,只能跟董建山招呼一声,陪着秦风和苏糖出了门。

    租车行离面馆不远,半个小时后,三个人就办完了租车手续。

    “那你们中午就不回家吃饭了?”秦建国站在路边,从秦风手里接过自家SUV的车钥匙。

    秦风点点头,打开身旁7座东风的车门,一边回答道:“应该是不回来吃饭了,争取今晚就到目的地。”

    “那你们小心点玩,路上遇到生人,别随便和人家说话。”秦建国忍不住提醒道。

    秦风没有像上辈子那样,不耐烦地说知道了,而是很认真地回答道:“好的,我会注意的。”

    说完,父子俩大眼瞪大眼对视半天,秦建国笑道:“你们先走。”

    秦风笑了笑,钻进车里。

    苏糖隔着车窗,向秦建国挥手道别,车子一眨眼开出去十几米,秦风笑着说道:“有没有一种回婆家看公公的感觉?”

    苏糖眼睛一亮,居然还挺兴奋道:“诶,别说,还真有这种感觉啊!”

    秦风正要吐槽,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

    “帮我拿一下。”秦风对苏糖道。

    苏糖把手伸进秦风的裤兜一阵乱掏,拿出来一看,却发现号码是刘雅静家里的。

    “她怎么打你电话啊……”苏糖有点小不高兴,然后接通道,“雅静。”

    手机那头一顿,旋即笑道:“我特地想打电话过来跟秦风说一声,又多了两个人,怎么成你接电话了?秦风呢?”

    “他在开车。”苏糖说着,扭头问秦风道,“雅静说多了两个人。”

    秦风淡淡道:“告诉她,最多再带一个,咱们的车是7座的,要是超载被抓住,大家一起完蛋。”

    苏糖把秦风的话转述了一边。

    刘雅静那边抱怨道:“怎么这样啊,我都跟张伟说好了……”

    苏糖想了想,对刘雅静道:“那你直接跟我家秦风说好了!”说着,把手机放到了秦风耳旁。

    秦风小心地先把车停在路边,然后才说道:“雅静,不好意思啊,我刚才出门前听你说只有5个人,就租了7座的车子。现在手续都办好了,再去换会很麻烦。张伟那边,你就代我跟他道个歉。你让其他人先在你家里集合,待会儿我直接过去你家里接你们,咱们争取晚上天黑之前泡上温泉。”

    刘雅静听秦风说完最后一个字,立马就没立场了。

    随口又扯了几句,便匆匆挂了电话。

    秦风摇摇头,继续开车。

    苏糖感觉有点后悔道:“早知道就我们两个人出去。”

    秦风道:“两个人好是好,就是不安全。尤其是带着你。”

    苏糖就喜欢秦风这种拐着弯的赞美,笑道:“那以后我们不是都没机会出去二人世界啦?”

    秦风道:“不会,我有信心,等再过上几年我就能雇得起专业保镖。”

    苏糖自恋地问:“万一那个保镖见色起意,叛变了呢?”

    秦风道:“那就雇个女的。”

    苏糖道:“女的也可以见色起意啊!”

    秦风问她:“见你的色还是见我的色?”

    苏糖安静了几秒,面带忧虑道:“老公,我发现你的思想真的好龌龊……”

    秦风道:“老婆,不要用肮脏这个词,要说污,污染的污。”

    苏糖点点头:“嗯,老公,我发现你的思想真的好像是被全世界最肮脏的东西污染过……”

    一路聊着,等车子忽然右拐,朝和刘雅静家相反的方向开去,苏糖连忙喊道:“路开错了!”

    “没开错。”秦风说道,“先去买部手机。”

    苏糖很奇怪道:“现在去买手机干嘛?”

    “知道我现在这个号码的乱七八糟的人太多了。”秦风说道,前天晚上三更半夜霍汉伟的那个电话,还有刚才刘雅静打来的那个电话,让秦风意识到确实到了开新号的时候。

    不过可惜的是05年还没有一机双卡的手机,所以只能铺张一回,买部新手机。

    车子在一间三星专卖店前停下,秦风动作很麻利,不到10分钟就买来了新手机。

    回到车里,先把苏糖、秦建国和王艳梅的号码输进去,然后再想了想,又把李郁和袁帅和号码记上,接下来是黄秋静。存完这几个号码之后,秦风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放弃了添加秦建业的号码。他给通讯录里的所有人群发了一条短信:“这是我的新号码。”

    这边苏糖收到后,拿出来看了一眼,然后把秦风的号码名字存为“老公”。

    又等了几分钟,陆续收到李郁和黄秋静的回复,内容很相似。

    李郁回的是“好的”,黄秋静回的是“知道了”。

    再接着,等车子启动往刘雅静家里开的时候,王艳梅就打来了连环夺命扣,先给秦风的新号打电话,秦风没接,再给秦风的大号打电话,秦风依然没接,最后打到苏糖手机上,苏糖接起手机就道:“妈,你干嘛啊,秦风再开车呢!”

    王艳梅话语连珠道:“干嘛换号码?小风是不是又买新手机了?”

    苏糖显得很无力地嗯了一声。

    王艳梅立马在那头质问道:“是不是你让他买新的?”

    苏糖这下就怒了,烦躁道:“妈,你在想什么啊!我又不是卖身给秦风的!”

    这话的逻辑显然有点问题,但秦风还是听懂了苏糖的意思,在边上凑热闹道:“跟妈说,我们的爱情是纯洁的。”

    苏糖牙痒痒地白了秦风一眼。

    手机那头王艳梅被苏糖一吼,不禁也冷静下来一点,然后语重心长、苦口婆心地叨咕:“我不是怕你们乱花钱吗?又买手机又出去玩,一个暑假要花这么多钱,你们不心疼我都心疼了。对了,你们这么多同学出来玩,全都是秦风请客啊?”

    “AA,AA好不好!每个人都要交钱的!”苏糖烦躁地大喊大叫。

    “妈还不是为你们着想……”王艳梅显得挺委屈,又唠叨了几句,终于挂了电话。

    苏糖气嘟嘟地把手机收好。

    秦风站着说话不腰疼,教育道:“跟妈要好好说话,脾气不能这么坏。”

    苏糖问道:“你爱我妈,还是爱我?”

    秦风一本正经地扯淡:“别这样,我爸心眼不大,听到这些会弄出家庭矛盾。”

    “……”苏糖无语了一会儿,又问道,“你怎么不叫上李郁和乐乐?”

    秦风道:“乐乐篮球队要训练,肯定出不来。李郁他们……好像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一中的学生,这日子也不容易啊……”

    苏糖笑道:“还是我们十八中最好!”

    秦风道:“怎么能这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苏糖反击道:“你不也是十八中的?”

    秦风微微一笑:“我是东瓯医学院的。”

    苏糖挺内伤地看着秦风,小声嘟囔:“你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秦风摇摇头,谦虚了一回:“别崇拜我,你只是和李郁那种档次的牲口接触得太少了而已。”(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