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大妈的逻辑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刘雅静家住江滨路,离东门巷只有几百米远,也就是一直被秦风吐槽的那几幢建了2年都没建完的住宅楼的旁边。

    这一带屋子大多属于安置房,普遍建得有二十多三层高,配套设施也属于05年前后全市范围内较为高档的,在秦风有限的见识中,算是中心区前几批装备了电梯的民宅之一。前些年房价还没开始涨的时候,像刘雅静家这样的拆迁户,只需要根据被拆房屋面积,再补个每平方不到2000元的差价,就能拿下这些大楼里的一间屋子。

    刘雅静家的老房子面积不大,不过听苏糖说,刘雅静的大伯将自己的房屋补偿款让给了她家,所以当时搬迁的时候,刘雅静家非但没出半分钱,反而多出了十来万可以用来做装修。相应的,代价就是必须把家里的老人也接过去住。去年刘雅静祖母去世,90来平方的屋子就彻底归了她们一家三口。

    秦风听苏糖一路说着,心里很是有点感怀。

    又是特么的别人家的系列,这其中的主角如果换做是秦建国和秦建业,秦建业才不会看在兄弟份上把便宜让给秦建国。

    事实上,前世秦建国和秦建业兄弟俩分家的时候,秦建业甚至利用信息上的不对称,独吞了好大一笔安置费,秦建国一直被蒙在鼓里许多年,知道秦风大学毕业后,听秦建华无意中说漏嘴谈到这件事,才总算搞清楚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只是那时候,事情已经过去多年,秦建国也不好意思再管秦建业要那笔钱,而且以秦建国的脸皮,他压根儿也开不了口。

    秦风在苏糖的指引下,将车开到刘雅静家的小区外停好。

    两个人没有下车,苏糖直接给刘雅静打了个电话。

    片刻之后,十几个人浩浩荡荡从小区里出来。来的人秦风基本上都面熟,就是去年刘雅静生日时,给她庆生的那一拨——苏糖的同桌谢子君、闺蜜之一的胡爽,始终跟几个姑娘同时保持暧昧的黄震宇,以及没什么存在感的张亮,再加上刘雅静,刚好是一行七人。

    不知过这会儿跟下来的,还有明显是某几位人的家长。

    刘雅静几个女孩子把场面高得很隆重,居然带了一个大行李箱出来。

    秦风一看就想拍额头,这么多东西,放进车里要说不压低底盘那是不可能的,真要全都坐上去,那跟超载也没什么区别。

    秦风无奈地走下车来,张口就道:“各位大姐,咱们就是东瓯七日游,用不着带这么多东西啊……”

    “多带点东西,有备无患嘛!”刘雅静没答话,站在他边上的老娘倒是开口了。

    刘雅静的母亲好奇地打量着秦风,又看了看秦风的车,啧啧赞道,“你家这日子看来真是不错啊,你才几岁啊,连车都会开了……”

    秦风呵呵敷衍着笑了两声,这边苏糖走到秦风身旁,跟刘雅静的妈打了声招呼:“阿姨。”

    “阿蜜,你可是好久都没来我家玩了,怎么,有钱了就看不起我们家雅静了啊?”刘雅静的母亲开着蹩脚的玩笑。

    苏糖也笨笨地很认真地跟着接茬:“哪有!我一直都有找雅静出来玩啊!”

    这时另外两个中年妇女忽然叨叨起来。

    “这个孩子就是苏糖啊?早听我们家阿宇说她漂亮,哎哟哟,还真是个美女!”

    “雅静,真是电视里那个紫薇格格都没你这个同学长得好看!”

    两人说话,又是一阵粗犷的大笑。

    “妈,你就回家去吧,我就是出去玩几天,你这都要跟过来看干嘛?”黄震宇听得直皱眉头,感觉丢了脸面似的,忍不住跟他妈嘀咕。

    黄震宇他妈立马高喊:“我不跟过来看看,我能放心吗?你们这群小孩子,怎么照顾自己都不知道!”

    秦风一听,惊声问道:“阿姨,你们几个人也打算过去?”

    “我不去。”黄震宇他妈说话完全不讲逻辑,很随性道,“我就是过来送一下,看看你们靠谱不靠谱。现在看来,你们应该还是靠得住的。”

    “呵呵……”秦风无语得想死。

    好吧,一眼就能看出别人是否靠谱,您老的眼光也算是国际级了。

    秦风暗暗嘀咕着,没心思再和几个人废话,伸手接过刘雅静和谢子君的行李箱,走到车后头打开后备箱,提起每个至少二三十斤重的箱子往里头一搁,原本就不大的后备箱空间直接说满就满。秦风郁闷地摇摇头,侧身问胡爽道:“胡爽,后备箱满了,你抱着箱子可以吗?”

    “啊……”胡爽露出一脸不乐意,讷讷道,“怎么会这样啊……”

    “孩子,你怎么租车的时候都不想一下的,抱一路多难受嘛!”黄震宇的母亲给胡爽打起了不平,接着立马满嘴跑火车地发挥起来,“你不是自己开店的嘛,怎么办事情都这么不小心,平时店里都是你爸妈给你看着的吧?”

    秦风淡淡地瞥了黄震宇的母亲一眼,连反驳的心情都没有,只是和胡爽解释道:“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你们会带这么大的行李箱出来。”说着,指了指张亮,道:“其实像亮哥这样,背个书包,装几件换洗的衣服就可以了,生活用品什么的,反正酒店里头都有。”

    “那……那我现在回家去换个小点的包?”胡爽用一种不确定的口吻,仿佛是在向秦风征求意见。

    秦风哪能给她这个时间磨叽,马上道:“来来回回太麻烦了,雅静,你家里有没有多余的包?书包也可以,先给胡爽临时用一下吧。”

    “有,当然有!”刘雅静的母亲立即道,“阿爽,你跟我上来,咱们抓紧点。”

    胡爽被刘雅静的母亲拖着,这下不换也不行了。

    两个人一上楼,秦风这边马上也就上了车。

    黄震宇和谢子君的母亲原本还想再聊几句,可一看秦风这副急着要走的样子,也就不好再缠着,各自跟黄震宇和谢子君又叮嘱了三两句毫无营养可言的话后,终于转身离开。只是一边走,嘴里还不消停。

    “我听说那个女孩子,已经跟这个男的睡过了啊!”黄震宇的母亲一脸八卦地起了头。

    谢子君母亲表示震惊道:“真的?你听谁说的?”

    “听雅静她妈说的啊,雅静跟她说,这两个孩子已经搬出去同居了。”

    “他们才这么小啊……”

    “小什么小,现在的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多乱来啊。搞不好早就搞到一起了!”黄震宇的母亲一脸批判道,“而且听我家阿宇说,这个男孩子去年高一的时候就不读书了,你想想这些人,本来就是乱来,家里肯定也不会管他!”

    “那这个女孩子家怎么会肯?长得这么漂亮,跟谁不好啊?”谢子君母亲来了兴致。

    黄震宇母亲道:“女孩子嘛,肯定好骗啊。再说了,这么小的孩子,自己开店,谁信呐?还不是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我说这个女孩子,一来是被骗了,二来啊……也就是贪人家的钱!”

    “唉……”谢子君的母亲摇了摇头,似乎已经认定了这个结论,“现在这个社会,真的是脏啊,我们那时候多好。”

    “就是,我家阿宇以后可不能这样,等上了大学,要交女朋友的话一定要让她先带回来让我看看!”黄震宇的母亲很认真地说道。(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