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旅行安排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下雨了。

    车子驶出东瓯市中心区的范围,天色就变得阴沉起来。

    一滴小雨点打在车窗上,清楚地表明今天并非是外出的好时间。

    车里安静得很诡异,一段长时间的出发前等待,仿佛耗光了所有人的力气,每个人都显得兴致不高,蔫蔫的,状态比清明上坟还不如。

    黄震宇坐在车子的第二排,盯着坐在他前排的苏糖的背影,简直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出来。他显然并不怎么想玩,一个多月前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后,当时就有点后悔,但出于男人那可笑的面子,也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好在家里人倒是不非常反对,难得高中毕业了,也考上了本科,即便只是个破三本,但对于从未出过大学生的老黄家来说,这也是值得高兴的。

    再者说,刘雅静组织活动时提出的收费并不高,每个人500元,多退少补。黄震宇本以为出来的场面应该就像学校组织春游那样,租一辆大巴车,全班几十个人乐乐呵呵地找个地方干点野炊之类的事情,不成想等这一天真的来了,情况却和他所想象的大相径庭。

    小雨渐渐变大,秦风打开了雨刮器,顺手打开了音响。

    一首正红遍全国的《第一次》响起,车里总算有了点生气。

    坐在最后排的刘雅静开口打破了车内安静的气氛,说道:“阿宇老师,你的歌啊!”

    刘雅静所谓的“你的歌”的意思,是指黄震宇经常唱,而且唱得还可以。

    胡爽和谢子君闻言,跟着起了哄。

    “阿宇老师,唱歌给我们听啊!”

    “来,让我们欢迎著名歌手黄震宇为我们献歌一曲!”

    黄震宇终于有了点笑意,秦风很成人之美地把音量放低了一些,但保留了基本的背景乐声。

    黄震宇还是经不住哄,清了清嗓子,跟着副歌唱了起来:“第一次我,说爱你的时候,呼吸难受,心不停地跳动……”

    嗓音很娘,但肯定比不上原唱的味道。

    秦风心想黄震宇应该唱得挺费劲,果不其然等到了高音部分,他终于掉了链子,然后摇着头找借口道:“今天状态不好。”

    “挺好啦。”刘雅静宽慰道,接着忽然又把矛头指向了秦风,“阿蜜,让你老公也来一首啊,大家轮着唱才有意思嘛!”

    秦风在唱歌这件事上,向来是有自知之明的。

    平时自己哼两句自娱自乐没问题,可拿出来娱乐大众,就真没这本事。

    “开车不能一心两用。”秦风淡淡说道。

    “秦老板,你这样端架子不好吧!”刘雅静玩笑道。

    秦风来了句:“让我家阿蜜替我唱,我们夫妻一体的。”

    “哇哇哇!”车里三个女孩子立马一阵叫嚷,连向来不怎么说话的张亮都跟着嗷嗷起来。

    唯有黄震宇表情僵硬,笑得要多苦涩有多苦涩,他心里吼叫着自己一定是脑袋被驴踢了,居然会跟着秦风和苏糖出来玩!

    “秦风,我们到底去哪儿啊,你这路怎么越开越偏了?”黄震宇看着四周渐渐乡村化的景象,没话找话道。

    不料秦风竟悠悠然地回答道:“不知道啊,反正就是开到哪里算哪里。”

    黄震宇不知怎么的,一下就暴躁起来,呵斥道:“那你这不是胡来嘛!”

    车里本来挺高兴的气氛,一下子就被搅得稀烂,苏糖连忙道:“他跟你开玩笑的,我们昨晚上就定好计划了,今天下午先去蹦极,晚上顺路去泰安县泡温泉,就住在泰安的温泉旅馆里。黄震宇,我说你脾气也太坏了吧?”

    黄震宇的眼皮跳了跳,身子往后一靠,挺委屈道:“我又不知道秦风是在开玩笑……”

    “不好意思,是我的演技太棒了。”秦风微笑道。

    这时谢子君好奇地问道:“东瓯市还有可以玩蹦极的地方吗?”

    “有的,还有玩滑翔伞的地方呢!”秦风说道,然后一股脑地把计划说了一遍,“明天去武德山玩滑翔伞,后天去南溪江玩漂流,第四天去安乐山野营一天,第五天我已经订好了休闲酒店,咱们在酒店里休息一天,可以游游泳、打打球什么的,第六天去爬大罗山,顺便带你们去大学城看一看,提前认认路。可惜咱们这儿和观海县的大桥还没修通,不然可以一路开到岛上,再去吃点海鲜什么的……”

    “可以了,可以了。”刘雅静连忙道,“这样的安排很不错了!”

    胡爽插嘴道:“不过这样玩钱够吗?每个人500块,连门票都搞不定吧,再说还有吃住的钱呢!”

    秦风却淡淡笑道:“放心吧,不会让你们玩债肉偿的,我有办法。”

    刘雅静马上问:“什么办法?”

    秦风给出了完全的答案:“我有熟人。”

    全车人顿时释然。

    说到了钱,刘雅静这位名义上的组织者,马上咋呼着要掏旅行费。摸出5张毛|爷爷,让黄震宇帮忙往前头递。

    秦风腾不出手,对苏糖道:“老板娘,你先把钱收一下。等到了地方,花掉的每一笔的收据要注意收好,回来的时候对一下帐,多退少补,千万不能贪污群众的一针一线。”

    苏糖笑着站起来转过身来,扶着椅背喊道:“给钱!给钱!地主婆来收租了!”

    一边说着,一边把黄震宇手里的钱接了过来。

    黄震宇没料到苏糖会突然这样把身子倾斜过来,那伟岸的****头一回离他只有不到20公分的距离,他多么想伸出手去摸一下,可尚不至于泯灭的理智,却又让他不敢这么做,他反而更往后缩了缩,尽可能避免碰到苏糖的身体,自我感觉君子极了。

    秦风很敏锐地透过后视镜,从黄震宇的表情中看出了他内心的天人交战。二话不说放慢车速,腾出一只手来,拉了拉苏糖的衣服,提醒道:“地主婆,你的身体重心不适合这么往前倾,容易摔过去的。”

    “啊?”苏糖转回身来看着秦风,表情有点茫然。

    刘雅静在这方面向来反应快,抢着对苏糖喊道:“你家秦风的意思是说,你胸大站不稳!”

    苏糖被说得俏脸一红,那一瞬间的娇媚神态落在车里几个人的眼里,连几个女孩子都看得痴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