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七十八章 闷酒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李如意虽然不知秦风是什么来路,但对于秦风所持的那张卡,却给出了十分的诚意。秦风一行人的午餐地点被单独安排在餐厅外的一间竹楼小包间里,在天气阴沉的日子里,坐在竹楼里吃饭也不会觉得憋闷。秦风被司机一路送到竹楼下,先跟他道了声谢,然后才转身上楼。包厢的门没关,他一到门口,就听刘雅静喊道:“总算回来了,我们都快饿死了!”

    秦风抬眼往桌上一看,桌上已经摆了不少冷盘,但大家伙儿却都还没动筷子,显然是在等他。

    秦风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坐到苏糖身旁的空座边。开了一早上的车,他这会儿也饿得饥肠辘辘了,坐下来没说什么,拿起筷子就吃,刘雅静几个这才纷纷跟着动筷。

    苏糖对这种尊卑关系多少有点心怀得瑟,但人格本性中尚未剥离的小虚伪,又促使她以一半的言不由衷的心情,笑着说道:“早让你们先吃,非要等秦风过来,搞得跟我们剥削你们似的。”

    话虽然够假,但不至于惹人反感。

    至少对于苏糖的同学们来说,这种话听起来还颇为顺耳。

    张亮拧开一瓶可乐,给自己倒上,随口说道:“大姐,剥削不是放在这里用的好不好……”

    苏糖跟着反问道:“那你说应该用什么词?”

    “应该……”张亮想了想,却是半天都“应该”不出来。

    然后黄震宇忽然搭腔:“应该用欺凌。”

    不成想秦风紧跟着就说:“欺凌太书面,欺压比较合适。”

    “对,对,欺压听着比较顺!”

    “不愧是考上一本的啊,水平就是高!”

    刘雅静和谢子君不花钱地赶紧吹捧秦风,搞得黄震宇一阵难受。

    众人说笑着,楼下接二连三地响起了脚步声。

    一排身穿旗袍、身材窈窕但长相一般的服务员,举着托盘走上楼来,训练有素地一盘接一盘地摆在桌上,浓郁的香气伴着热气扑鼻而来的同时,领头的服务员走到秦风身边,笑容可掬地问道:“先生,请问需要什么水酒吗?”

    “不用。”秦风想都不想就回答道,别说他根本没有喝酒的习惯,光是今天晚上还不一定非要在这里过夜,如果下午上路无证驾驶外加酒后驾驶,到时候真要被交警逮到,那罪过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虽然他嘴里跟秦建国说自己头上有人,可总不能真的因为这点小事就去麻烦黄秋静。人情这东西不比钞票,那可是真正意义上的赚得难、花得易。

    但话音刚落,却听有人说道:“开瓶红酒吧!”

    说话的是黄震宇,显然是想刷点存在感。

    服务员没马上回应,而是转头看了看秦风。

    秦风和黄震宇对视一眼,黄震宇眼神闪烁着,下意识躲闪了一下,秦风笑了笑,对服务员道:“不要开太贵的,中档一点的就行。对了,再给我拿点米饭来,中午还是吃饭比较舒服。”

    “好。”服务员领班双手叠在腰间,笑着一点头。

    一排服务员陆续下了楼,秦风才说道:“下午说不定还要开车,这酒我就不喝了。”

    “我也不喝,下午还要玩呢!”刘雅静马上附和道。

    胡爽却没看出来这是餐桌政治,需要站队,迷迷糊糊道:“喝一点应该没事吧,反正我们又不用开车。子君,你喝不喝?”

    “我?”谢子君见气氛有点不对,支吾道,“我还是喝饮料吧。”

    黄震宇听得烦躁,对张亮道:“那就咱们几个人把酒包了。”

    张亮不吭声。

    秦风淡淡笑道:“大家只管喝,不够再叫。”

    苏糖这时才跟着夫唱妇随,“就是,出来玩嘛,开心最重要。”

    秦风旁若无人地摸摸苏糖的后脑勺,夸奖道:“这话说得好,来,奖励一个。”

    说着夹起一块鸭舌往苏糖嘴里塞。

    苏糖很给男人面子地乖乖吃下,看得刘雅静不住地啧啧道:“受不了你们两个啊……”

    苏糖笑道:“受不了你自己找一个啊!喏,这两个给你选!”

    黄震宇和张亮没有防备,均是愣了愣。

    不料刘雅静居然来了句:“不行,不行,这两个和你家秦风比简直天上地下,我找男朋友必须提高一下标准。”

    秦风不要脸道:“这种事情,就不要攀比了嘛……”

    逗得几个女生拍桌直笑。

    张亮这人实在,嘴里喊着****,内心很欢乐地跟着笑了笑。

    黄震宇的面色就僵硬得多,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超过秦风这个卖烤串的,好让苏糖知道什么叫后悔。

    片刻之后,服务员就端着一大盆米饭和一瓶波尔多上来。

    “先生,这瓶酒可以吗?”服务员低头问秦风。

    秦风很直接地问道:“这瓶多少钱?”

    服务员回答:“市场售价大概在250元左右。”

    “哦……二百五……”秦风点了点头。

    黄震宇面色发黑。

    服务员问:“要打开吗?”

    秦风道:“开吧。”

    服务员打开酒瓶,然后从包厢的柜子里取出一只大号的醒酒器,倒上一半,摆到桌子的中央,然后把剩了半瓶的酒,又放回到秦风跟前。

    不等服务员下楼,秦风就拿起苏糖的杯子,先给她倒上半杯。

    刘雅静张口问道:“不先等醒一下再喝吗?”

    “醒什么呀,我跟阿蜜都不会喝酒,醒酒就是意思一下,谁还真尝得出味道有什么区别?”秦风很随性地说道。

    张亮乐呵呵地跟着搭腔:“主要是为了装出懂行的样子。”

    “不装了,都是自己人。”秦风伸手向张亮要杯子。

    张亮赶紧递上,让秦风给他倒了一杯。

    秦风倒完张亮这杯酒,然后就把瓶子往桌子的转盘上一放,招呼道:“自己倒,自己喝,我要吃饭了,肚子都快饿扁了。”

    几个姑娘自然连声答应。

    黄震宇这时才终于轮到机会,他郁闷地转过盘子,拿过酒瓶给自己倒上。一口下肚,再抬头看看桌上的众人,见每个人都在各说各的、各吃各的,仿佛自己被孤立了一般。他不禁地回想起了几个月让他郁闷无比的生日夜,脑子一抽,愤然发誓道:“秦风,我以后一定会比你成功的!”

    正在埋头吃饭的几个人齐刷刷愕然停住地动作。

    秦风抬起头,看了黄震宇两秒,微微一笑:“加油。”(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